心理探索教育/人性觀察者

我沒有不一樣,只是對週遭人、情、事、故比較敏感一點,容易察覺細微變化,我在攝影視界找到了管道,也在文句中得到抒發,我是『鬱攝影』。

『光』與『影』

鬧鐘響起,又是一天的開始!

睜眼的一瞬間,腦海閃過的卻是「又」一個意識模糊的夜,昨晚又是在藥物的輔助之下入眠,對睡前做了什麼、看了什麼書、打了電話給誰。都得醒來過後,透過努力的回想,加上咖啡因的催化,腦袋才會漸漸清晰,昨晚零碎的記憶。

光是起個身,賴床就得花費快半小時,因為『藥物』導致我的行動力降低,如果不吃就是徹夜未眠,如果可以選擇我可能奢侈的希望我可以正常入睡,不過就只是個願望罷了。

很多事情,大多是「相對」是「相互」影響的。沒記錯的話,「愛因斯坦相對論」是吧!這也是用嗎?其實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光』與『影』就是相對的,而我是活在『影』的背後,而覺得光是一個無法觸碰的一個危險物品,或者是一個奢侈又奢華的聖物。

光是什麼?

光,應該是溫暖炙熱的陽光,炙熱而閃耀的,誰不希望人生耀眼,充滿溫暖帶給人家希望,不過發生在我身上發生的既不是這種令人溫暖的光,而是充斥著嘲諷的『異樣的眼光』。

回想起,求學階段時期,記憶最深刻的就是國中,我永遠記得你們那些人的嘴臉,個個面目可憎的嘴臉,在班上人緣算不錯的自己,為什麼要因為淳樸、無知而受到你們自認不是惡作劇自認不是調皮的行為,甚至因為不承認錯誤而惱羞的行為?

憑什麼?你們的世界天下太平而我的世界,卻因此愛入了萬丈深淵?以前的校園霸凌可能沒有現在的多數,但是一直都是個潛在的問題,我一直堅信會有公平、會有正義,到頭來我想就是多數決,你的少數不一樣就是詭異就是怪異,沒有為什麼因為你就是弱勢,當下在這樣子校園生活的我,一切都不知原來我離『危險邊緣』世界僅有一線之隔。

總是在心緒低落的時候強迫自己要樂觀,因為不想被察覺不想當一個怪人,因為我們很清楚,這場戰爭不會是一時的,而是要和自己也要和環境一起對抗的,當然更不想因為這樣子而被『邊緣』。

因此,在這樣子高壓環境的週遭,我還是選擇了『人前光鮮亮麗』、『人後眼淚鼻涕』的壓抑生活,讓自己在團體生活中,可以融入大家,這樣子每分每秒都是在跟自己的意志力搏鬥,當你們面對人群的時候,會有什麼樣子的防備心理?光,是你想伸手都不一定碰得到的奢侈品。

影子呢?

不用多說了,我們都知道暗地裡的自我,非常的憂鬱甚至,冷淡、悲傷、易怒這些都是我,但是在這影子底下輕鬆地做自己,背負著痛苦的身軀,那一絲絲理性支撐著,至少不會被那幾雙瞪大眼看戲的盯著,可以為所欲為,可以得到那一點的心靈慰藉,為什麼不好好活在影子底下就好呢?

有光的庇佑,影的存在才有意義,但我卻活在有光,卻是黑影之下...........


(下一話....『求學』VS.『求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