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看不看

不高不矮,不瘦不胖,一副路人樣。

三題練習|睡過頭、口罩、果汁

  他猛然睜開雙眼,房間裡鬧鐘的滴滴聲早已消散,空氣裡是徹夜累積的灰塵與汙濁,空調早已定時關閉,汗水密密麻麻的自髮際及背後滲出,他渾身濕得像是剛從水裡出來。

  他看了一眼時間,發現早就超過預計起床的時間了,低聲罵了幾句,他抹了一把眉上的汗,起身走向浴室將滿身黏膩洗淨。他並不討厭早晨起床這件事,但對於渾身汗水的醒來這件事,他怎麼樣都無法喜歡。洗完澡後渾身清爽的他站在窗前望向灰濁的街道,天邊層層疊起、宛如巨浪一般洶湧的黑雲,想到等等出門後全身又將沾上又黏又辣的氣塵,他就不禁長長的歎氣。

  距離下一次見到陽光會是什麼時候?他煩惱的想。也許只能等到明年城市中心存夠了錢,才能再啟動一次中央系統以換取七天乾淨的天空;畢竟他怎麼樣也存不到離開這個貧窮地方的錢,沒辦法到更富足的城市去享有更多的日照。

  去大城市的話,要繳交的稅也會更高的。

  美夢只能偶爾做,然而如果他再不出門的話,他連下個月繳稅的錢都不會有。注意到越來越晚的時間,他緊張的將衣服穿上,外面罩上厚厚的防護風衣,帽子手套也都不能少。出門前,他伸手從盒子裡抽取一副口罩戴上──匆忙出門的他沒注意到,本該裝著定額配量口罩的盒子裡已經空空蕩蕩了。

  精密材質製成的口罩緊緊服貼在他的臉上,使他不致於吸取到外頭既黏濁又致命的骯髒空氣,他緊繃著身子在街道上快步行走著。睡過頭的結果就是搭不上半天一班的路軌電車,無法待在緊閉安全的車廂內乾淨的到公司去;這該死貧窮的城市,連多設一班車的錢都沒有,他在口罩下咬牙切齒的低聲抱怨,一邊腳步不停的拐了一個小彎轉進一條巷口,裡頭有一間小小的咖啡廳,偶爾他沒班的時候會來這享用難得的早餐。

  沒搭上電車的小確幸也許就是能夠在這裡稍作停留。

  他在小小的窗口點了三明治和果汁,站在咖啡廳門口的中隔島小心翼翼地拉下口罩,小心翼翼地喝了口蘋果汁,甜甜的滋味稍微安撫了遲到而焦躁不安的心。

  然而,正當他準備拉上口罩時,他聽到了一點奇怪的喧鬧的聲音自外邊傳來──下一秒,咖啡廳的門被毫不留情地炸了開來,強烈的衝擊波將濃烈的毒塵捲進中隔島──將他不客氣地拍在牆上,也順便將果汁杯掀了起來,全部灌進了措手不及地他的口罩裡。

  幹!他的口罩!

  他氣急敗壞地將報廢的口罩扯下,避免果汁繼續汙染進他的防護外衣裡,抗議的暴徒隨著投擲彈蜂擁進附近的每個小巷,將所到之處的門窗全部擊破,咖啡廳裡的客人也隨之散了出來,熟練且驚慌失措的一個個戴上口罩狂奔,毒塵湧入他的鼻腔與咽喉中,嗆得他幾乎無法呼吸,他踉踉蹌蹌的隨著人潮蹣跚前進,感受肺部及氣管劇烈的疼痛,他急忙往懷裡摸他的口罩盒子。他必須換上新的口罩,否則他的肺會癱瘓,然後因空氣中的毒素致命──

  然而,盒子裡空無一物。

  毒塵繼續如狂風一般的襲來,逐漸在他身後形成濃得連光線都透不過的黑塵,他的手腳逐漸發軟,驚慌不已的他試圖向經過身邊的人們求救,卻只被奔跑的人們撞倒在地。

  不,救我,我沒有口罩,救救我──救我!

  他伸出的手被踩在地上,他的視野逐漸模糊,他想也沒想過會有今天這場意外。

  ──救我啊!

  他猛然睜開雙眼,房間裡鬧鐘的滴滴聲早已消散,空氣裡是徹夜累積的灰塵與汙濁,空調早已定時關閉,汗水密密麻麻的自髮際及背後滲出,他渾身濕得像是剛從水裡出來。

  他看了一眼時間,發現早就超過預計起床的時間了,他低聲罵了幾句,翻身從床上起來。

  是夢嗎?媽的,一群城市賤民,只會抗議政府沒餵奶給他們吃。他仍然未從被踐踏以及窒息的恐懼中緩過氣來,下意識伸手將床頭的通訊器抓了過來。

  寶貝,今天下班來陪我。要去領配額口罩?算了吧,舊的還可以多戴幾天吧?口罩重要,還是我重要……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