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看不看

不高不矮,不瘦不胖,一副路人樣。

四題練習|重新塑造自己的靈魂、 黑貓、 失眠症、風聲

發布於


  深夜裡,獨自佇立在陽台上,我靠著大理石的圍欄向下望去,大街上稀疏的車輛像是螢火蟲般在黑暗中駛過,和白天時的人群熙攘有著強烈的對比。

  抬起頭,放眼看去林立的高聳建築,我不禁開始想像,在那些冰冷又僵硬的水泥大樓裡,有多少個方盒中的人像我一樣,在床與椅之間反覆的輾轉,腦袋裡堆擠著無數的思緒,如同患上難以安寢的失眠症。

  帶著大城市獨有氣息的微風不經意的掠過臉龐,除了冰冷的溫度,風聲裡彷彿夾帶著許多人的聲音,而在眼皮微闔的時候,無數的思緒也伴隨著風聲逐漸在腦海裡交融,形成一個自己努力遺忘的臉龐。

  是不是此刻也有人,在這樣的夜裡,思念著誰。

  那些漂浮在空氣裡的無名思念交替著,似乎藉著風的傳遞,就可以傳向遠方;那麼我的思念是不是也可以穿越過整個大洋,把我的聲音帶到你耳中呢?

  回憶伴隨著風的聲音變得鮮明,讓我想起和你最後一次見面的場景,你那膽怯又優柔寡斷的語氣,在我腦海裡逐漸清晰,你推開我的畫面裡,卻又有著你矛盾的不捨隱藏其中。

  對你來說,我就如同那象徵著厄運的黑貓吧?就這樣悄然無聲的溜進你的心房裡,蠻橫無理的伸出爪子破壞你原本所固守的一切,只會在你人生裡帶來更多不幸的遭遇。

  和你在一起的過去,總能從你眼裡看見深埋在笑意底下的畏懼,你害怕我的出現,改變了你早已放棄的人生,你害怕原已接受的一切又再出現變數。

  我一直都不明白,既然如此的畏懼著我,又為何還要勉強自己愛上我。

  天空是一片迷朧的灰暗,接近零下的氣溫讓我不自覺的將外套拉的更緊,感覺就快要下雪了,身在異鄉的孤立感反而讓人更容易感到寒冷。

  在遙遠的家鄉,你是不是一如過往那樣,正望著窗外的雨季,自顧自的自憐自愛著?

  我從沒向任何人透露過來到這國家後的生活,像是這樣能拋開一切過去,可以重新塑造自己的靈魂,成為一個不再屬於你的自己,但又總能從網路社群傳來的隻字風聲裡得知,現在的你依舊是隻身一人,在你始終覺得格格不入又覺得擁擠的城市裡生活著。

  你是否在等著我回去,重回到你的身邊?每每此時我都不免自以為是的妄猜著。

  當思念混雜在冰冷又乾燥的氣溫裡,慢慢侵蝕著所剩無幾的體溫,無法再抵抗的我只能走進房間。

  關上了落地的玻璃窗門,又坐回到書桌前,桌上放著一張寫到一半的明信片,而曾經你送我的鋼筆落寞的躺在紙片的一旁;看著明信片裡,不知道是否該繼續寫下去的內容,我陷入沉思,頓時間我和你一樣猶豫了。

  始終著筆不了,無法坦然的告訴你即將要發生的一切。

  無法入眠的我胡亂猜想著,如果在寫下之後寄出,收到明信片的你,會不會義無反顧的飛過一整個大洋來到我身邊,只為了阻止我做這個會讓自己後悔一輩子的決定?

  儘管我是為了消失在你的人生裡,才會來離開家鄉,來到這距離千里的異鄉重新生活;儘管如此,我還是無法控制自己對你的渴望,放任著自己對你寄出一張張的明信片。

  我還是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我騙不了我自己,就算我知道不應該再繼續和你有任何聯繫,我還是無法停止想念你。

  你會懂嗎?愛上了一個人,即使重塑了人生,也沒辦法改變任何事情,就算我能忘了你,也不會忘了自己曾經愛過一個人的過去。

  我望向那此刻就在我身邊熟睡的異國男人,即使有著相同溫暖的體溫,卻怎麼也取代不了你曾給過我的擁抱。

  他只是我用來遺忘你的存在,無論他再多麼包容我,我也無法感覺到任何他所傳達的情意。

  在離開你後,我就無法再感受到所謂的愛,也無法再睡得如同在你懷裡那般安穩,喝下再多的威士忌也無法讓我入眠。

  那種彷彿失去了所有,又像是本來就不曾擁有過什麼的寂寞,變成一種難以言喻的焦慮,向發冷的四肢蔓延而去,只能為自己點上無法適應的異國香煙,試著逃避那些自找的折磨。

  你不喜歡我抽煙,你無法理解我一個女人到底是為了什麼抽煙,而一直以來我點燃的從來都不是香煙,是不能和你靈魂結合的痛苦。

  和你在一起的日子裡,你真的有直視過我的脆弱嗎?深愛著你卻又一次次被你拒於心門之外的我,是怎麼被傷害的。

  我想,你應該都只沉浸在你自己的自憐自哀裡,而我至始至終都只是一隻不識時務的貓罷了。

  如今我離開了,應該也不會牽起你內心的一點漣漪吧?我拿起硬冷的鋼筆,在明信片上寫著,每寫下一個字,就不爭氣地落下一滴眼淚。

  我明白你不會來找尋我,如果你會,早在收到前幾封明信片時,就來到我身邊,也明白這將會是我們訣別的最後一封,在你收到時,我將不再屬於你了。


  [……P.S. 對了,明信片的照片是我即將要舉辦婚禮的教堂,很美對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