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 篇作品累積創作 14213 
不存在的城邦

父权社会里的男人有多难?

两性平权,或者说女权,不是一个对身份背景容忍度很高的运动。作为被确定的现行既得利益者,男人的声音在其中常常会被先入为主地打上“居心不良”的标签。女权运动到今天为止,都是一个以女性为中心和主体的运动。

不存在的城邦

中国的性别平等与对立

  中国关于性别平等、女权主义、两性平权...甭管你管这个叫什么...的讨论已经陷入了一片泥沼。这篇文章提出的观点着眼于现状的一个侧面,也即一个主要的不利影响因素:广泛存在的性别的本质主义论断。有这样一种针对性别生物性本质的广泛预设和幻想:男性是好斗的、理性的、独立的,与之相对的是温顺的、感性的、社交的女性。

不存在的城邦

谈论冠姓权时,我们究竟在谈论什么?

微博上的冠姓权争议 前两天微博上关于争夺冠姓权的话题又吵得沸沸扬扬。缘由是,一位博主@写论文使我快乐_今天写论文了吗 发布了一篇长文,讲述了自己因为冠姓权和丈夫产生矛盾最终离婚的故事。

不存在的城邦

谎言的统治及其敌人

两个对立的存在支撑了哈维尔《无权者的权力》的论述的核心:真实的生活与谎言的统治。位于真实的生活之上的,我们常常称之为想象的或者观念的结构,对我们有如幻影般的操纵与控制力。而一旦它们与真实的生活格格不入的事实被揭露,则成为人们心目中巧妙装潢的谎言与幻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