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9 篇作品累積創作 26429 

唐山事件背后的父权同构

不存在的城邦

治安机关对于这几个渣滓可能的包庇、他们对于女人挥起的拳头和酒瓶、以及舆论场上这些指责女性挑起了性别对立的声音其实都是父权制的不同方式的呈现。

反青年的青年节,和反青年节的青年

不存在的城邦

在劳动节,我们骄傲劳动者的身份;在儿童节,我们为孩子准备开心的玩乐体验;在清明节,我们思念逝去的亲人……然而在青年节,我们要想些什么,做些什么?

一则无人问津的奥运故事

不存在的城邦

在这个故事里面是奥运会、移民/偷渡、警察。在其他的属于现代景观的故事里面,则是:根深蒂固的歧视和对劳工的剥削、每一种疾病的学名、和腐朽的政治机器鸡蛋碰石头的绝望对抗、充满恶意网络暴力、奶头乐背后的麻木……在现代科技努力为根植于人类古老经验里的痛苦(克服衰老、疾病与命运的波折等)提出新的解决方案的同时,人类的痛苦之名目如同他们享有的商品种类一样飞速扩增。

受到诋毁的尼采遗志和现代人的道德危机

不存在的城邦

从尼采为我们敲响的警钟谈起。能否建立一个全新的人哲学,去帮助我们重塑人作为人本身的尊严和主体性,不做愚妄而古旧的道德传统的奴隶?

所谓问题,所谓答案

不存在的城邦

少年时期,我曾经这样设想自己对终极问题的回答: 生命也许只是随机、无意义的增殖现象,但不排除存有一个终极目的的可能。这个终极目的或许存在于对于知识的究极探询背后,或许被某种我们尚未获知的超自然力量所决定。但无论答案是什么,只能贡献自己的努力让文明存续,让社会发展下去,以俟在未来求得答案。

父权社会里的男人有多难?

不存在的城邦

两性平权,或者说女权,不是一个对身份背景容忍度很高的运动。作为被确定的现行既得利益者,男人的声音在其中常常会被先入为主地打上“居心不良”的标签。女权运动到今天为止,都是一个以女性为中心和主体的运动。就算是看到了不少女性受到不公正待遇的现象,甚至对社会结构性问题有了一定的认识...

中国的性别平等与对立

不存在的城邦

  中国关于性别平等、女权主义、两性平权...甭管你管这个叫什么...的讨论已经陷入了一片泥沼。这篇文章提出的观点着眼于现状的一个侧面,也即一个主要的不利影响因素:广泛存在的性别的本质主义论断。有这样一种针对性别生物性本质的广泛预设和幻想:男性是好斗的、理性的、独立的,与之相对的是温顺的、感性的、社交的女性。

谈论冠姓权时,我们究竟在谈论什么?

不存在的城邦

微博上的冠姓权争议 前两天微博上关于争夺冠姓权的话题又吵得沸沸扬扬。缘由是,一位博主@写论文使我快乐_今天写论文了吗 发布了一篇长文,讲述了自己因为冠姓权和丈夫产生矛盾最终离婚的故事。这个微博具备了很多引起争议的话题,比如对自由的看法:外人眼中样样好的伴侣,下班就回家带娃...

谎言的统治及其敌人

不存在的城邦

两个对立的存在支撑了哈维尔《无权者的权力》的论述的核心:真实的生活与谎言的统治。位于真实的生活之上的,我们常常称之为想象的或者观念的结构,对我们有如幻影般的操纵与控制力。而一旦它们与真实的生活格格不入的事实被揭露,则成为人们心目中巧妙装潢的谎言与幻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