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夏與中國

Joanna
回覆
可可托海@altay

你所提到的那群諸夏愛好者不過是一群裝逼之徒。他們與我們之間,除了“諸夏”兩個字看上去相似以外,毫無任何共同點可言。他們的諸夏與我們的諸夏是完全兩個概念。

Joanna

大蜀民國事務和我們無關。我們是諸夏基督徒,認為此類cosplay事務不是我們現在關心的對象。

所要到來的真正的公義

the lost children

Joanna

  “Why does the sun go on shining”

  “Why does the sea rush to shore”

  “Don't they know this's the end of the world”

一年前最后一次穿越中国,在去北京的高铁上我一直循环着这首歌,记得是在18年初,一位在自己码小说的网站上认识的网友发给我的。那名网友的家在山东烟台某个乡村的海滩,曾经答应要去看看,可是后来,仿佛猛然醒了似的,我突然明白自己就在世界尽头。

2019年初我离开中国,当时告诉家人,我再也不会回来。我路过河北荒漠似的田野,田野上零零星星的墓碑就像长在沙地上的白蘑菇。当时我感觉,这个地方的所有人,都沉默地等待着什么。是什么?

所有人都知道,但是所有人都不说。可是我不能拒绝知道,我不能不说,如果我没有说的权利的话,我至少还有逃离的权利,即使这逃离的权利,在我在德国生活了一年后, 才明白,原来只是诅咒。

可是,即使这诅咒在我的身上,我仍然珍爱它,因为它表明了我生活的属性。这是个世界尽头的时候,我们站在同一个位置。我也想对你分享在我上高中那会还在写小说时写的文字,绝望的文字,我们在这个末后的时代留下的文字。可能是我的秘密,但是我们已经站在没有黑暗的地方。

https://mp.weixin.qq.com/s/cSYoQMhtSyuKS9Ciqm7dJA

祝福

一个大陆学生的一点点声音

Joanna

是的,我们不得不说,中国人配不上共产党。如果不是共产党,中国人这样的征服者脚底的垃圾不可能通过革命外交得到现在的地位。批评共产党的你们要明白,对于中国人而言,他们本身没有生存权,而是共产党刀下留情给了他们生存权。梓潼人为张献忠的刀下留情造了一座庙,难道中国人面对共产党就可以骂娘吗?

当然,被征服者对征服者的跪舔尽管合情合理,但仍然是没有好下场的。在征服者声威渐衰之时,他们会发现,他们一无所有。

Hong Kong Way 香港之路 — 一封來自法國手足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