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anna Recus

关于自由、道德与正义的秘密 在德国的学生,中国/世界历史研究与评论,Twitter: Joanna Recus

纳粹道路的十字路口

發布於
到现在为止,一切看起来都在通往世界大战的道路上重演着。但是在这其中有着某些不同——有着很大的不同。世界会好起来吗?恶人会得到惩罚吗?我们会得到救赎吗?

刘仲敬经常将英国与美国放在一起讨论,美其名曰”盎格鲁——撒克逊的自由“,简称”盎撒“,一个对圈外人来说搞不懂的别扭词汇。山高县一类的自干五也经常将英国与美国放在一起讨论,同样简称”盎撒“,并且称其为”奴隶主集团“,”必须被毁灭“。他们的立场好像截然不同,但是仔细钻研,你就会发现,他们的立场完全相同。只是,对象换了个个儿。

山高县之流,还有之后痛改前非赞美大国崛起的李硕,希望中国继承纳粹德国的衣钵;而刘仲敬之流,看上去与纳粹中国势不两立,则是希望继承大英帝国,哦不,我是说美利坚帝国的衣钵。山高县坚称中国会走上富国强兵,民族复兴,征服世界的道路,刘仲敬则坚称美国会走上如大英帝国般”护卫全世界资产阶级的自由“的道路。

百年前的历史在他们面前好像就会重新发生一遍,他们对未来的预测充满着对自己了解历史的洋洋自得。历史在他们面前,好像就是相同生态位的和平权力交接,下一个与上一个的性质总是一致的。他们中的第二个已经给自己准备好了戈培尔的位置,第二个已经给自己准备好了英国驻叙利亚或埃及总督的位置。虽然历史上他们的下场都不怎么样,但他们显然都认为自己不会重蹈先辈的覆辙。

正在试图抓准时机的人们岂止这寥寥几个“历史学家”?华尔街的金融帝国主义者与全球金融集团们对英国“保障世界秩序”的所谓自由主义奉为圭臬,痛斥共产主义的邪恶和虚伪,高呼还是要让市场的自然规律(或者换个词来说,上帝的安排)来解决所有的社会问题,免得干预他们发大财;而中国炒房客们的眼中则看准了日耳曼尼亚首都北京(柏林?)一套房子换美利坚一个县城的未来,同时高呼着国家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人的心中已经等同于它了)的优越性,北美奴隶主和邪恶的资本金融集团如何压迫本国底层百姓,中国人民是如何团结一心对抗帝国主义的。除了戈培尔与总督以外,有千千万万个人们意淫中的位置等待他们去占领。

这就是世界大战爆发的根源:两种人的意淫冲突了。如果你去观察每一边的叙事,你会发现好像每个人都是正确的。他们无比正义,敬仰着本民族正义的英雄,xxx公爵,冯xxx;他们的事业好像也是正义的,因为敌人被他们描绘得无比邪恶,是真的吗?确实是真的,两边对敌人的描述,都是真的。

美国工人难道不是金融家掌握着无穷无尽的财富,底层人民失业,流浪,吸毒,枪击,没有未来?中国新疆难道不是有集体轮奸的集中营?中国的底层人民难道有什么正义可言?但每一边都觉得, 对方的叙述是邪恶的,因为对方就是邪恶的,出于自己的生存,拼命要害彼此。于是,在索姆河一天有五万英军翻上战壕,走向阵地,被枪毙。走上阵地,被枪毙。


看起来,好像,中国就是纳粹德国,美国就是大英帝国。崛起,威胁,然后是战争,没有一方觉得自己会失败。

事实上,自从文革的发生,共产主义的信仰在中国看起来不再成立以来,中国就一直在这条道路上走下去——”发展是硬道理“,道德与共产主义的社会目标,由于文革已经证明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中的无产阶级是一群毫无道德,残忍自私的混蛋——以共产主义社会的正义为存在唯一合法性的共产党政府,便成为了毫无合法性的政府,因为几乎所有人,自己也不相信人民能够被革命改变了。

于是,在这几十个”先富带后富,共奔富裕路“的理想主义者逐渐走向末路的年头,自私和贪婪的人民像是找到了完美的天堂一样,在改革开放的中国这里,先富起来,然后享受着踩爆还没有富起来的人的睾丸的自由。他们的选择有很多:例如,把不义之财搬到美国去,享受真正的自由空气,像那群追捧郭文贵的人一样拼命骂为什么美国还不和中国开战。

现在,既然情况越来越极化,这群追求着压迫他人的自由的人的信仰就有了两种分化:一群人在中国的内卷中获得有利地位,不愿失去现有的财产,大谈民族生存,丛林斗争,”也多亏领导英明,在六四杀了人,维护了稳定发展“,”现在的中国,就缺一个像邓小平一样的务实派强人“——转而”务实“地将社会矛盾归结为美帝国主义压迫,鼓吹对外战争;另一群人在中国的内卷中没有获得有利地位,或者在西方的内卷中获得了一些有利地位,希望自由的美国赶快来解放专制独裁的中国,从而获得一个得到有利地位的机会。

于是,这两类实际上属于一类的人,在言语上,看起来真都像是为正义而奋斗一般。他们所指责对方的,正是自己极力要避免的指责。真所谓”不要论断人,免得你们被论断“!


也许所有出生在中国的有良心的人所痛恨的,无异于中国走向纳粹的道路,而现在,纳粹的道路在一大部分中国人心中,好像已经是一个确定了的,狂热的未来。

纳粹道路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人们不再思考正义问题,不再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贫富差距与社会内卷。所有的道路通往唯一的方向,就是战争赢得生存,得以保存和扩张自己挣得的,比下等人强的资本。至于下等人,也该在”民族危亡“面前,不顾上等人的自私与丑恶,先与其他民族拼死争斗一番,上等人因此给予下等人战争胜利后在其他民族的奴隶面前当主子的承诺。

上等人有继续做主子的自由,下等人有将要做主子的自由——不是零和博弈了,而是双赢,win-win——正所谓”自由不是免费的“,做主子的自由,当然不是免费的。

这种状况发生的前提是——人们承认,阶级的存在不是一种不正义,而是一种必要手段。或者,承认“自私是经济发展的原动力“,否认人们天生就是平等的。20世纪的共产主义尝试失败以后,中国放弃了共产主义道路,成为了一个毫无合法性的威权政府——而美国在与共产主义的对抗中,也显现出某种大英帝国的特点:崇尚没有责任的自由,维护毫无道理却仅仅是因为帝国利益的秩序。

共产主义一说出口,好像就意味着邪恶,在中国和在西方都是这样。于是,人们不再相信他们是平等的。在很多人眼里,社会主义的实义从走向共产主义的一个阶段,变成了国家社会主义;美国的自由从反抗英国的帝国暴政,维护正义的自由,变成了全世界自私的人们趋之若鹜的,只用享受而不用负责的自由。前往越南,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美国士兵,越来越像曾经被派往南非的英国士兵一样觉得自己是被背叛的那个冤大头。

世界的其他地方,则是沉默的大多数:他们全都在”为自由发声“,拼命证明自己是”自由联盟“里的一员,还有被美国视为盟友的资格。他们的话使得美国人越来越觉得,自己肩负着维护“自由世界”的责任。可是,实际上,他们全都是单凭幻想,寄生在这毫不负责任的自由上的寄生虫。



现在的国际局面,其实在考验着的,是良心。是所有人的良心:既是中国人的,也是美国人的良心。美国是不是走向英国,中国是不是走向纳粹——我们所有人,正站在一道十字路口上。

万幸的是,这世界已经显示出和上个世纪完全不一样的局面。

美国在什么条件下才会成为英国?中国在什么条件下才会成为纳粹德国?

那是在所有的信仰全部被放弃的条件下;是在所有对于人与人之间的平等没有任何信仰的人看起来最正常的条件下。在这些人眼里,纳粹德国与大英帝国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

在这些人眼里,美国应当自由放任,为了帝国和盟友的利益放弃本国中下层人民,不管他们的死活,像爱尔兰大饥荒时的英国贵族继续增加爱尔兰的黄油出口一样,表示苦难是对违反圣经的人的罪恶最恰当的惩罚。讨论跨性别者该进哪个厕所,发动席卷全国的BLM运动——这些在所有“正常人”看来,都是疯了,都是中共破坏美国的诡计。这样,美国怎么可能捍卫自己的帝国地位,不会日薄西山?

更别说,美国印钱帮助自己的人民,大搞社会主义,违反经济规律,将”自由世界“盟友弃于经济崩溃中而不顾——在任何”正常人“看来,他们都是错的,他们都疯了,他们都投向了共产主义敌人。可是,只有美国白左自己才明白,他们与共产主义者本来就是一路人。他们很快就会发现,自由世界对自己的忠诚,仅仅止于寄生而已;一旦寄生无望,他们就会转投他人,因此”自由世界“,根本并不存在。

这不是一个经济理论问题,这是人们选择不选择良心的问题。

在这些人眼里,中国也是这样:任何重拾共产主义信仰的尝试,都会被恐惧得要死的人民指责为“文革再来“。扶贫,仅仅是共产主义复活的第一次试水,可是有良心的人们很快会发现,扶贫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即将成为纳粹的一整个既得利益者阶级,才是真正的问题。

他们不敢承认政治的重要性,他们痛恨谈论政治,只拼命捞取利益。在共产党的领导下,革命将自上而下被发动,纳粹们会像当时对德国共产党的指责一样,指责动摇他们就是动摇国本。他们害怕威权时期的委屈被洗刷,因为那些委屈都是由他们造成;而这一次共产主义革命的对象,就是他们。



红左(共产主义者)与白左(多元文化平等主义者)形成了未来世界唯一活着的,有生命力的群体。在这个群体之外,便是人吃人的地狱。瘟疫之后,很快会发生席卷全球的物资大短缺;寄生在暂时迷途的美国身上的所有国家,像是英国——会羡慕朝鲜苦难行军时的饥荒水平,而这一次不会有任何援助落在他们的头上。战争的理由不再是正义,而仅仅会是抢夺粮食;所有人都会指责彼此是破坏繁荣的原因。

世界的其他部分,这个所谓的”正常人的正常世界“,会成为无人负责的,被遗弃的孤儿。作恶的结果:然而,这被遗弃的下场,完全是它自己的恶造成的。会像楚门世界一样倒塌,被灌入大水——中国的绝大部分,美国的很大一部分,和其余几乎全部的世界。

纳粹和自由世界大战的未来,会像幻梦一样破灭;民族主义者会被离奇地背叛,因为这个时代已经不是上一个时代。

期望赶上纳粹末班车的李硕之流,会在失望地发现美国并不会走大英帝国道路之后,再发现中国并不会走纳粹道路,反而会对外结好自主赤化的美国,对内消灭纳粹,因为挑拨离间他们的世界其他部分,都在浑然不觉之中陷入了地狱。

她过去怎样自炫自耀、奢华荒淫,现在也要让她怎样痛苦哀伤。因为她心里说,‘我贵为女王,不是寡妇,绝不会经历哀伤。’所以在一天之内,她的灾祸,就是死亡、哀伤和饥荒要同时临到她身上。她要被火烧尽,因为审判她的主上帝能力伟大。

到那时,有多少人会被指责为导致世界陷入饥饿与死亡的元凶呢?太多了,人们会彼此指责,更会指责那些背叛他们的人。

可是,那些背叛他们的人背叛他们,是因为他们本来就不属于同样的世界。这叫做背叛吗?

革命后的中国,将向灾难中的各国输出共产主义革命——经历过了一次信仰崩溃后的共产主义者,也许会更明白,信仰是什么意义。

在这个时代,上帝的存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客观现实;他们不再会找不到原因,反而会承认,过去失败的原因,就是那邪恶的人民的罪过在那时还没有赎清。



Joanna

2021年5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