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anna

Twitter: Joanna Recus

所要到來的真正的公義

在冠狀病毒陰影下的不要命的補課狂潮

在冠狀病毒陰影下的不要命的補課狂潮——我們所看到的荒唐背後,為我們揭示的總是過去與未來的秘密。

不要命的高三暴露的是帝國盛世的概念:所有人對於帝國的權威信以為真的前提下,底層野人除了拼命做題沒有任何出路,因為所有人都以為自己手中的鋼管無論如何都拼不過國家機器。可是肺炎之後,這個時代已經過去了;所有人都會漸漸發現,野人的機會已經變得比以前多得多,比如,在鋼管面前人人平等。

洪水時代做的就應當是洪水時代的事。在帝國的信譽不再被人相信,鋼管隊逐漸接管帝國秩序時,爆發的饑荒,死亡,瘟疫,戰爭,會讓所有人發現,其實共產黨確實符合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因為在這之後,舉起鋼管還有10%的生存率,動嘴皮子就只剩下0的生存率了。這最公正的公正,卻會被很多人看作洪水猛獸。

中國人確實不願意接受鋼管面前最公正的公正,卻很想利用公正這個在中國經過嚴重通詞膨脹的詞語來進行毫無成本的搶劫。確實,拒絕拿起鋼管的人,你們在用不公正責駡共產黨時,證明了你們自身就是依賴不公正活著的。願意拿起鋼管的人,上帝會為你們打開應許之地的門。

做題家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女孩子不再會追隨那些在災難面前屎尿拉一褲襠的富二代。倖存下來的小姐姐們會經歷自己身價一落千丈時的茫然,最終才知道最靠譜的男人反而是那手握著鋼管卻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明天的矮個子鄰家男生。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所有在祭壇上堆起的彩色石頭,一塊也不會剩下。

“As for these things that you see, the days will come when there will not be left here one stone upon another that will not be thrown down.”
-- Luke 21:6

但也因此,大洪水彰顯著公義:因它使得富人受辱,使得窮人得生,使得志得意滿的人失去一切,使得絕望的人從希望中獲得安慰。為洪水時代我們將有無數的讚歌,而恐怖與死亡將在這時代過去後被掩埋,數億的枯骨將會沉默如同鴨嘴獸的化石。

總是有絕大部分的人死去,而只有少部分活下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被淘汰,而人所活下來的,永遠是巨大的積累起來的屍骨上的那一點點東西——巨大的屍骨堆上,像考古學所發現的無數遺骸上,一點點的持續生長的東西。所留下來的公正,人唯一會被留下來的東西,卻並非是屬於人自己,而是屬於人所仰望的——社會的天演論的主角不是人,而是上帝。

這一部分屬於上帝的人,便是人與動物不同的一點;這一點點在歷史的總數中占比例無窮小的人,甚至不能在時間維度而只能在屬於上帝的更高維度上計算的人,成為了死亡虛無與無意義的黑色幕布上面的一根白色絲線。它的寬度是一個圖元,僅僅因為我們需要一個圖元來表達它的存在;剩下的全是死亡,但是這一個圖元的表示就足以成為希望了。

這是舊約所要表達的,人存在的偶然與必然:這偶然是數學上的偶然,命運上的必然,而區別僅僅在於我們所仰望的那名隱秘的歷史公義的存在與否。如果不存在,我們便是虛無;如果存在,我們便接受恩典。在即將到來的、真正的公義降臨的時代,每個人都要在是與否中做出每個人的選擇。


Joanna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