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0 articlesIn total 16056 words

還能夠祝福的,都是沒那麼喜歡的。

banli

要是真的很喜歡,又怎會甘心拱手讓人。即便是因為對方沒那麼喜歡我,我也從不祝福,不是因為我不夠大肚,而是因為我太過喜歡了。眼看2021年就這樣忽快忽慢的過了一個月了。細數這個月發生的事情,足以讓我深刻思考的事情,一縷一縷的都理不清。先把一個人的日子過明白,才知道自己需要怎樣的另一個人。

愛你的方式就像愛我自己這般的自在

banli

這世上能有一個你,愛你的方式就像愛我自己這般的自在,真的是十足的幸運。在家窩在沙發上看電影劇集時,不僅喜歡吃著一甜一鹹的爆米花,笑點跟哭點還幾乎一樣,甚至連笑聲都幾分神似,尤其是感動到哭的樣子,默默落淚再默默拭淚深怕被別人發現的動作居然還一模一樣。

對你來說的救贖,對現在的我而言盡是強加觀念。

banli

九月底顫抖著手,充斥著不確定感的按下了送出鍵的那刻起,我做了到目前為止人生當中最勇敢的事情 — 刺青。二零二零年的十月是我在好多明明很確定的事情當中,卻開始對自我感到不確定、質疑、懷疑,直到最近我才放下某些執著的日子。而困擾我的還有:除了坐飛機外,從未感受過耳鳴是能吵到我連一點思...

成功的定義,讓我們從心開始。

banli

在思考成功定義之前,我往往都會從何謂「愛自己」開始。總是會思考什麼樣程度的愛自己才是我認定中的那樣?大學之前的我會認為:「給得起自己嚮往的物質生活,就是一種愛自己。」出社會後的我會覺得:「能夠選擇不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我有選擇權這件事情,是一種愛自己。

預設立場,設立框架,其實是一種對自己的控制。

banli

我總想著 「擁有過後再失去的痛苦,會遠遠超越沒有擁有過就失去。」 但其實不然,在跟前任在一起之前,他因為知道了我們都會轉學,會沒辦法忍受遠距離,於是乎在我第一次告白後拒絕了我。那之後的我哭得甚是撕心裂肺。但在今年的分開之後,我過了許久,都不感到像第一次失去他之後的那般難受,甚至是...

善良的人,運氣通常都不會太差。

banli

「在我認知裡妳的善良是:你再怎麼討厭也不會輕易惡言相向出口傷人,寧可扮一次黑臉,也不會用白臉一直折磨別人。」 這是A曾經對我說過,她覺得我是一個善良的人之後,替我解惑的一句話。聽到這句話之前,我對這個特質套用在我身上是很困惑的。其實在我的成長過程當中,比起大多數人算是過得很幸福。

常常卡住我們的不見得是能力,而是心態。

banli

從月初開始被突然而來的幼稚心態給卡住了將近要一個月。但在這些天我突然轉念地認為「好像該來解開了」。在乎起那些或許幼稚的想法們,更幼稚地想要用報復心態去回擊這人生的這個念頭。可說實在話的,報復心態的攻擊,除了你自己又會有誰會在乎呢?但我還是任由報復心態的滋長,默默地與自己展開一場: 「不主動社交運動。

不眷戀、不干涉,但保持關心。

banli

「決定存在感的從來不是社交能力,而是內在行為。」 — 《隨時說再見,隨時再相見》自小我應該可以算是獨立,目前也還算享受孤單的感覺。大概是因為家父在我年幼時就過世,家母又要奔波於工作與家庭兩者之間。我哥又跟我差了四歲,下課時間經常是錯開的,我就常常得要自己一個人待在家裡。

該逃離的不是舒適圈,而是安於現況的妳自己。

banli

2020年6月的一開始,妳又陷入了一個迴圈。總覺得每次只要陷入這種負面迴圈後,妳就會待在裡面遲遲不肯面對。「雖然沒有動力是事實,但這不是妳能放棄的藉口。」有天妳跟A說著妳的生活最近過得很無趣:就是每天看書、做著運動、看看影片、學學英文…這個日復一日的生活讓妳感覺沒有動力。

Dear today.

banli

"又不是在做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憑什麼妳不能夠隨心所欲?" 今天是2020年5月21日,突然的想跟妳說說話。2020年的3月1日,對妳來說就像是重生的日子對吧?那天的妳,遇見了妳在這個階段的A+男子 - 徐先生。為了他,妳又重新拾起IPAD和PENCIL,開始又想為了妳的愛寫些文章,寫些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