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班Nanimonai

西洋古代史學生,無家可歸者,譯者,常居🇳🇱,曾居🇨🇳🇮🇹🇦🇹🇹🇷。在躲進小樓成一統和橫眉冷對千夫指之間不斷轉換。

208追蹤者43追蹤中
  • 大陸人的一點疑惑和問題,誠懇希望可以一起討論。

    • 感謝這篇文章!很廣泛的討論範疇,我不知道會不會每一點都討論透徹。最近自己時間有限就衹說兩個地方吧:

      (1)補充其中你提到的「爲什麼要選在這個時間點」問題,提出這個問題似乎隱含著「這件事是北京啟動的」,但這次事件究竟是北京首先推動,還是港府首先推動?雖然決策過程不甚清晰,但至少從中共高層的表態時間【五月之前北京發聲一直不多,高層更是沒什麼人說話】來看, 我比較傾向於認爲是港府首先啟動、而北京則是從默許到主動支持,再到現在先由駐英大使放風然後促成林鄭暫緩。
      當然,這純屬個人猜測。

      (2)引渡Assange的操作更像是國家霸權的體現,在現有信息下,我堅決反對這麼做。但問題在於,「民主」這個詞和這個操作之間可能隔了好幾層實踐邏輯,比如美國制度【是什麼?】是否算是「民主制度」、這種執行操作是否違逆「人權」【又多了一個詞】等等。所以我大概不會下結論但只能提出一些問題。

      等待更多討論。

  • 非主观恶意泼水:《送中条例》通过对于大陆人有什么直接的、迫切的影响?

    • 这篇很有意思,似乎是Matters现在缺乏的看法。

      因为似乎提到了我的那篇文章,所以只能澄清自己没有想要批评别人为什么不动,而是想要为那些主观想动但找不到动的方案的朋友想一些可能的方案。但是主观不动的人我没有批评之意。如果自己不动且不让我动,那我才要说些反话。我在讨论的问题是「是什么」,而你在讨论「为什么」,我觉得二者并不矛盾。显然那篇文章意在提出一些讨论【我在文中反复提出了这点】所以会把范畴扩大引发讨论;如果你认为我在裹挟你的话,那虽然并非我的主观恶意,我也必须致歉。

      但至少在我的理解来看,你似乎没有「反正都没用你们这些人都别动了」的意思。如果大陆多数人是你指出的这种「自私自利的、刁民」,实话说我觉得问题还好办了,各方的「初始敌意值」也不会那么高。正是那些「以天下为己任」实际却只是在重复官样说法的人才造成现在的舆论困局。

      毕竟在墙内「我们发声的成本甚至比你们上街更高」已经不是调侃而是现实了。也因此,我很赞同华思睿的一条推特链中的一句

      to remind all of us to be more careful, more responsible, more respectful to people who live under authoritarian regime.

      正如@Hymnsin回复中所说,存在某种对大陆人政治冷感的指责,我希望提出的「减少双边的初始敌意值」另一面亦在于此:让港澳台朋友认知大陆人并不都是「被洗脑」了,而「正视」他们的议论。

      我觉得多数在中国大陆有居住经验的人都会认同,中共的基本盘依然很稳定,因此在政治层面「做成什么事情」短期内是不大可能的。但政治层面以外的事情还有很多,这是我认为「城市新一代」还能做到的微末之事,并且认为应该做、有价值。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观点。

      至于直接的、迫切的影响,我只能说:没有。我也同意「但真的要做成【按:我理解是政治层面上的】什么事情,这些“刁民”是你我必须去唤起的力量,甚至是变革的主体力量(而不是什么城市新一代)。他们才是极多数人。」
      但同时,我觉得「唤起」他们的第一步是改变某种政治文化,至少说服他们重新认为一些不那么「直接的、迫切的」东西也与他们有关。
      中共做到了,成功让很多人认为「某个南沙上的小岛礁被一个邻国抢了,对所有中国人都造成严重伤害」,至于一个岛礁真的被抢对他们有没有「直接的、迫切的」影响,我想也是没有的。我身边也有不少这样「狼性工作,文艺生活」的人,也会觉得这种事和他们有关。因此我至少相信,这个事件换成某些对我们更有利的话题,也是有可能的。

      如果按照中共这个逻辑,我觉得还有一种可能的说理逻辑,虽然我自己都知道不一定是真相,但反正政治说理也经常是政治家自己也不信的话:「如果我们在这时候对香港泼冷水【不说冷感】,那以后大陆人去香港肯定更被歧视/香港人以后更会闹事、更想独立」。

      最后,@Fai的问题我也很感兴趣:「我不關心那些抽象的中國人,我只關心你。」

  • 反送中答問集

    • 從現在來看,中共這次對大陸網絡的管控嚴格程度甚至要接近對六四了,就我認識的朋友中,已經有四位在這幾日被炸號【豆瓣的炸號率相比微博來說非常非常低,六四都沒這麼炸過】。之前Matters上那位大陸記者發文被深夜威脅之類的事我也有聽到更多例子。恐怕,「我們出來發聲的成本要比你們上街更高」這句話越來越不是虛言了。這讓態度變得更加難以捉摸。

      另外,我又有看到一些意見:

      (1)我觉得香港社会终究需要理性地从法律层面来看待《修例》,如何既解决港人顾虑又促进陆港之间司法合作之间达成妥协。香港司法并非限于香港地域,更是全球司法正义重要之环。港人最终还是要回应大陆对司法正义之关切。官民对抗会将这问题复杂化,最终双输局面会害死香港,产生陆港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2)我有点瞧不起那些嘲笑港独或者绿营的人,在我看来这些意识并没有区别。民粹强悍是种历史必然,不然特朗普怎么可能有机会。对待别人的意识并不是消灭人家,况且,很多人连点自省都没有,把自由意志当作儿戏,而天天满足于HBO,HBO观众不代表大众审美,不应满足在满足付费的贵族审美上。不管是不是满足于HBO,只管嘲笑而不尊重先锋或者实验作用而形成的社会主义人民的自知,总归也是种狭隘罢了。

      也有一些來自朋友的朋友圈,不應公開的。我就不發了。

      我能看到的針對這事的批評普遍是把它當作港獨來罵的;也有一些人對此提出質疑,認為港獨到底和此事有多少關聯;或者有討論這是否是獨派發起的陰謀等等。
      同時,看到豆瓣比較知名親北京的鵝組中有數百人的討論得到這個結論:「如果香港的事與港獨沒什麼關係,我們應該支持/沒有理由反對他們啊」
      應該有理由說,「港獨」是觸動深圳河北岸不少知情者們的紅線,但如果沒有獨的問題,他們好像不那麼關注?

      還是一樣,採樣全出豆瓣⋯⋯我知道這個社群太小了。。。

    • 感謝,我有運作過,甚至把這串url加空格發出來,衹存活半小時⋯⋯繼續鬪智鬪勇。

    • 我的經驗,不要走小組,那裏管理比較多重。最好直接看廣播,跟隨轉播鏈條找持續關注的人⋯

    • 另外,很遺憾地說,至少我身在荷蘭,幾乎沒有看到當地荷蘭朋友,哪怕是之前相對關注東亞的學生朋友【專業研究中華區事務的學者和學生除外】對此事有任何反應。

    • 感謝梁先生的問答!我和幾位朋友已經努力向牆內轉發,怎奈刪帖速度驚人,衹能學習毛匪老戰術「打一槍換一個地方」。我看到一些問題,也希望能請教大家:

      (1)是哪方先開啟的這個修訂,是中共主推讓港府做白手套,還是港府開頭綁中共作籌碼?雖然決策過程【尤其是北京】隱密,但是否有些許跡象能看出來呢?

      (2)有消息稱現在出現了一批黑衣防暴警,講官話,不知是否有在場人士證實或證僞?

      (3)建制派有無主張爲陳案「特別立法」者?

      另外回答@映昕 的提問3。我只能回答豆瓣上我能看到的消息。梁先生的文章我轉過去以後,回應多數是支持的,也有人認爲「回答简略武断,不值一驳」的,但此人沒有反論。有人主張港警「業界楷模」的,也有更多的人在轉發現場圖片、分析文章、telegram的直播信息。

      有一些討論關於如何能解決事件,當然主要預設是中共對此事能夠全權掌控。比如友鄰书剑两无成荒堂 说:

      卅载前的事应该不会复制,毕竟是南海之滨,关系的事情又并非朝廷根本,正值交困之际,为此摊上大规模制裁,反而会出大事,不上算。倒不是指望什么“皇上还是好的”,事已至此,弃车保帅也是可能的,毕竟白手套换了一双又来一双,Lam本人没什么价值也没什么势力,当然这也反过来解释了为什么Lam要搞这一出,她是想赌如果搞一波大的绑上朝廷,这样朝廷为了颜面会撑自己到底正如前任那样。这就是彼此权衡筹码的时候了。除了相互苟且,再拖几年,还有什么办法呢。

      友鄰Ethane對此回應到「关键 不知道上面那位怎么想啊 能把谈判打出封锁效果的人 不能以常理估计……内部局势焦灼的时候,用不可挽回的方式拉上所有人一起站队,从这个角度看,其实很有可能复制……」,友鄰罗小贱轉發上文注曰:「不排除这种可能,东方明珠之事是更大的福尔摩沙问题之预演。大君的战略判断有可能是未来或许形成韩战或越战之势,天朝最差也是平手,拖得久了,美帝像撤出越南那般撤出福尔摩沙。甚至美帝被拖垮以后成为二流国家,大君就成了当代之天可汗。前有润之不自量力挑战苏联,大君现在也许在上演历史之轮回。」

      林鄭出面談青年人那段遭到了不少批評,部分是因爲豆瓣長期對長輩不友好,對家族式政治話語也很反感,如「亲娘打儿子就不是家暴了吗?何况是晚娘!」「会把自己比作父母,就知道合法性的成色如何了……」「请问,Lam女士是真的活在清朝吗? 或者,某种意义上来说,倒也没错?」等。

      也有我蠻尊敬的友鄰寫了這樣的話,或許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親共知識界對香港長期地位的考量:

      有朋友说:“香港是东亚唯一一个纯欧美思维模式的地区,对大湾区建设及中国未来转型价值巨大。”我觉这么说的前提是,中国未来的转型方向就是欧美化,香港的价值由此凸显;但如果回到70年前,也可以说,上海是大陆地区唯一一个真正纯欧美思维模式的地区,然而,当时中央是怎么看待它的?他们想驯化上海,去掉上海身上的“殖民地污点”,转而强调它的革命和工人传统。历史当然未必以同样的方式重演(至少当时的上海可不是特别行政区,没有50年承诺),但香港或许可以成为一张试纸,测出中国是选择驯化+整合,还是选择以香港为媒介来自我转变。坦白说,我对后者不乐观,就算中国要转变,可能也已经不那么需要通过香港这个媒介了。

      先寫到這裏,之後再看到再回覆。

  • 香港反送中筆記:這不是又一場雨傘運動

  • 如果你也喜歡「討論」這件小事

    • 我們似乎可以設計自己接收什麼通知類別?亦可以考慮設計對某篇文章「不再提醒」?

    • 今天的實踐經歷突然讓我覺得,有沒有可能讓我的通知中出現「我曾回覆過的文章中別人回覆了」這樣的事項,比如「小月回覆了你回覆過的文章《反送中答問集》」這樣?

      邏輯是:如果我回覆了這個文章,應該就對這個文章的討論感興趣吧?不過想看看大家的意見。

    • [好我承認,我是偷師@Ooer的]感覺「訂閱議題貼」是不錯的選項。

      投票的話,我覺得人數或許不夠多?但如果能達成個人發起投票,我覺得可以考慮。但這樣比較合適在首頁右側單獨開欄「正在投票」。

      邀請評論感覺會很麻煩,而且或許會導致一些關注度高的人反覆被邀請到各種討論裏,一面佔用個人精力一面在話語上「貧富分化」。

      還沒想到更多,也算拋磚引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