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知识产权、区块链、二次元文化、自闭谱系障碍。

#讨论# 把非致命性武器用于『防暴』是合理的/正义的吗?

由于香港反送中事件中警方动用了催泪弹、辣椒水,我去搜索了一下相关背景信息。

催泪瓦斯、辣椒喷雾、橡皮子弹等,被称作『非致命性武器』。令我这样不了解的人大跌眼镜的是,这类被世界各国普遍用于防老百姓的武器,居然被《禁止化学武器公约》规定不得用于战争。

一些六四的反思文章称,1989 年的中共面对大规模示威游行缺乏成熟可控的应对办法,阶级斗争和冷战思维是恶性清场的主要原因之一。也常有观点认为,这类『非致命性』的防暴控暴武器,给了政府和警察于谈判和子弹之外的中间选项。

这类观点太常被提起,以至于今天香港出事,我才突然意识到,这真的是对的吗?一件事已经见惯不怪,就是对的吗?

查了一些资料,也思考再三,发现自己着实没有答案,所以在这类整理出下面几个问题,望请大家一同来探讨:

  1. 催泪弹、辣椒水,其实是化学武器吗?(这一点似乎是有争议的。)
  2. 所谓的『非致命性武器』,真的不致命么?(事实上,常有无辜民众死于催泪弹壳、橡皮子弹以及各种看似不致命的防暴制剂引发的继发性病症。)
  3. 公约为什么禁止这类武器用于战争?又为什么没有同样的国际公约或国内法禁止这类武器被用于国内警用?(如果控暴武器在战争中易被滥用是公约禁止这类武器被用于战争的原因,那么很显然,在国内、在警察和民众之间,这类武器也常常被滥用,比如今日的香港。)
  4. 政府和警察把这类武器用于镇压民众街头运动,是正义的吗,是合理的吗?
  5. 如果不是正义的,古今中外这样做的政府遭到了怎样的惩罚呢?
  6. 假定政府和警察真的处于正义的位子上,民众真的是在街头骚乱,政府和警察动用这些武器就是对的吗?如果不是对的,政府和警察是否有更合适的替代手段来稳定局面、让人群复归理性,在谈判妥协、催泪瓦斯和实弹屠杀之外的替代手段(甚至可以幻想未来可能的新技术手段)?
  7. 政府和警察依法用暴力手段对付影响社会治安的暴恐分子,是人们可以接受的事。另一方面,政府和警察有时会认为民众就是这样的暴恐分子,或者认为民众中有一部分是这样的暴恐分子,于是就采取无差别的所谓『防暴』手段。那么,这中间的边界应当怎样更好地确定呢?这样的边界,是否本应用更合理合法的方式去确认、去维护,而非一股脑全部委托给政府和警察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在其他国家,是否已经有类似的呼声、运动和政治议案在推动这个问题的讨论和解决呢?
非致命性武器1警察3社会运动3反送中16香港219
5
5

回應3

只看回應作品

評論區域升級啦!

現在「回應」包含了評論和其他作者關聯本作品的衍生創作,你可以選擇只看回應作品。

  • 你貼的那個鏈接似乎不是《禁止化學武器公約》(CWC, 1993),而是俗稱的《日內瓦議定書》(1925)?

    我還在看 CWC 的化學武器物質分類(有點多……),但催淚瓦斯的主要成份 鄰氯代苯亞甲基丙二腈 一般似乎並不會定義為「窒息性」(「毒性」就比較可能有爭議),而且也會被用於製作防狼噴霧。辣椒噴霧則不論是有機提煉或人工合成,感覺上都跟「毒」還有一點距離。總之,就算是《日內瓦議定書》好了,兩者好像也都還扯不上邊?

    至於橡皮子彈…… 就不算是「化學武器」了吧?

    當然,這不影響政府將施用這些武器於民是否正當的問題。更不用說,實際使用時確實免不了有直接或間接有造成永久性身體損傷的風險。只不過,我會傾向這個問題跟戰爭或化武公約並沒有直接的關係,也不需要跟國際共識扯上關係才有被爭論的價值,這篇文章的起手式好像可以再商榷一下。

    • 感谢指出,这时候总会很期待 Matters 早日推出正文修改或者版本替代的功能……

      关于橡皮子弹,这篇短文有介绍橡皮子弹伤人的问题。还有知乎上看到一个讨论,大致观点是认为橡皮子弹的材质涉嫌违反某国际公约对合法武器材质的规定。

      在这里有看到化武公约对『控暴剂』的定义,直接说了一句『未列于附表一中的』,相当于在附表的分类基础上追加了一层。

    • 再補充一下可能比較多人不熟悉的「豆袋彈」更多介紹(至少我自己是昨天才知道這玩意兒),也是個光是當鍵盤客看著都會頭皮發麻的東西……

  • 我想使用非致命武器的合法性在於政府的合法性。如果一個政府確實是民選出來的,那他動用非致命性武器驅散人群就有他的合法性,同時政府也會承受使用非致命武力的後果和輿論壓力。而非民選政府,用非致命武力對付尋求自由和應得的政治權利的示威民眾則很顯然是不合法的。非但不合法,還是極為無恥的。

    • 似乎这个观点假设了一种本质,一个民选政府有一个合法的本质,而非民选政府不具备。可是何谓『民选』、谁有权定性为『民选』也是同样复杂的问题。

  • 配图感谢 @Bery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