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亦初

产品经理,前NGOer,前艺术行业从业者。 这个公开blog只表达本人部分观点。

[搬运]写给丸汤(2012年1月)

2012-01-23


丸汤是条小狗,我不知道丸汤的名字是不是该这么写.它曾经是一个日本人的狗,日本人走后把丸汤留给了自己的学生,我的邻居兰子。于是丸汤成了艾荷华的一条小狗。


 丸汤刚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它了,小小的一丁点儿。那天晚上我下班骑车回来,拐过弯道的树丛,它正在路中央,我无从闪避,只能急刹车。还好我有车灯,让我看到它。


它是一条很凶的小狗,起码刚搬来的时候是这样。它经常追着咬比自己高几倍的温顺巴克利和其它的狗。我就叫它小屁狗,以示取笑。后来小屁狗丸汤渐渐融入艾荷华,这里有它的小狗社会和对猫狗友好的邻居们,它不再那么凶悍了。几个月的时间,丸汤从一个一丁点儿的小屁狗长大了2倍多,身长长了很多,背部宽了不少,个子没长多少。我和兰子说,应该备个皮尺,经常给丸汤量量身长,记录下来。


兰子和强子在艾荷华成为邻居后,成了一对爱侣。要过年了,兰子要和强子一起回家,带强子去见丈母娘。但是她们不能带丸汤上火车。我正好去拿上次包饺子放在她家的擀面杖,顺便蹭了一顿饭,就把照顾丸汤的活计应承下来了。


兰子走时留下了狗粮、调戏丸汤用的骨头、年夜饭肉酱,交代我每天早上把它放出门来玩,晚上再带它回家。每天我开门了,它就欢快地跑出去,赶飞一群落在地上的鸟儿,或者追着一个塑料袋跑。像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子。我每次带它回家了就开好暖气。还担心它因为没有人陪而抑郁,早晚见它都给它按摩,它很享受,整个身体翻过来躺在地上。我给它揉每一块儿小肉垫儿。很快,它开始为我和其它想亲近我的小狗争风吃醋,不许别的小狗靠近我。


昨天是除夕,我答应去朋友家吃饭。她妈妈来了,她很想让妈妈见见我们这些拉拉朋友。走之前,我给丸汤打开两袋肉酱,它3分钟就舔干净。还叼着其中一个包装袋跑出去玩了。我就走了,走着走着,发现丸汤在身后。我说,回去!回去!它还继续跟着。我朝它的天空踢了一脚,它还继续跟着。我从路边儿找来一块儿石头扔过去,它闻闻石头。它根本不懂的恐惧,艾荷华的友好让它不知道恐惧为何物。


我本来计划晚上要回来,但是后来想和朋友的妈妈多聊聊,索性就住下了。一晚上担心丸汤会不会失踪(之前艾荷华的巴克利和tonytony都失踪了),要怎么和兰子交代。


早上回到艾荷华,我一路看有没有丸汤的影子,一直到它家门口的狗粮旁边都没有。我又回家去看,它们一群小狗经常躺在我窗前晒太阳的。但是没有,只有小萌狗一只狗在。我愣了,真的丢了?我问小萌狗,丸汤呢?丸汤去哪儿了?只能自我安慰一下,它可能又跑去哪儿玩了,我先回家,一会儿再出来就能看到它欢快地向我跑来。我拉开走廊的门,丸汤从里面走出来。


丸汤冷冷地从走廊里出来,它整个狗感觉都冷冷地。它在我家门口等了我一晚上!我有些难过,就蹲下去摸它,它整个狗抖着。我问它,你怎么在发抖,你怎么在发抖。心里好愧疚。


摸了它一会儿,它就和小萌狗走了,我回家了。到家发现它蹲在我的窗户上隔着玻璃看我,看看我在,又转身走了。


不知道经过这样的一个夜晚,丸汤都想了些什么。这个人去哪儿了?她不要我了吗?她怎么没回家,也没来看我?它一定成长很多。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