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亦初

产品经理,前NGOer,前艺术行业从业者。 这个公开blog只表达本人部分观点。

[搬运]同妻来信(09年11月)

發布於

最近接到一个活儿,采访同妻和同志夫妇。在天涯和论坛里发了征集受访者的帖子,收到了下面的来信。

同妻是最近1、2年才浮出水面的事。在同性恋长期受到压抑的情况下,造就了同妻这个群体。虽然婚姻法规定了婚姻自由、婚姻双方都有知情权,但是我们的社会默认每一个人都是异性恋者,漠视、歧视同性恋者的存在。当我们极力回避一件事的时候,我们就可能因此而蒙受苦难和冤屈,同性恋都结婚了,我们以为社会归附平静了,同妻却来了。而在中国这个男权社会中,女性的苦难又那么容易被忽略、那么容易被无视,同妻的苦难就在我们共同地漠视中造就。我们眼睁睁看着她们的痛苦,就眼睁睁地不说话。更不要说女同性恋者的丈夫了,因为那压迫着敏感神经的自尊,我想他们连受到了伤害都不愿承认的。

所以,我真的期望能通过这一次的采访,让同妻能发出一些声音,让那些还希望通过“同性恋者都回归到异性婚姻”来掩盖矛盾、装裱虚伪的社会道德的人们,能有所顿悟。


我想这封信发出来,很多人又要评头论足了。我并不想阻止议论,也只有在议论中同妻的权益话题才能成立。但是我想说,无论我们说什么,我们都不是同妻,我们并不能代替她们经受苦难。请不要妄自判断别人的生活决定正确与否。如果尚有同情心的话,请收起高明的论断,一起来想想,我们能为他们做点儿什么。想想,为什么她们不愿意离婚,为什么她们的生活会没有安全感,有哪些是这个社会造成的,我们除了安慰,还能做些什么?

为保守隐私,信件略作删节修改。

 

 

白老师:

 

您好,最近经常查询关于同性恋的问题,所以在天涯里看到您。我是个结婚十几年的女人,有个7周岁的孩子。丈夫是我登报征婚来的,看了他的来信,我很感动,其中一句话是“只要爱在,只要生活的勇气在”,这句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一直很信赖我的丈夫及其人品,生孩子前我们的性生活一直很勉强,我并没在意,因为丈夫是我唯一的男人,我没有性经历的比较,另一方面原谅丈夫,认为他只是这方面的功能不太行,也没声张,一直很谅解。

要孩子的过程花费了我好几年,一直无法受孕,要了很多医生,吃了很多药,有近三年每天吃中药没停,做了很多妇科检查,妇科检查有的是很痛苦的,比如输卵管通水就至少做过2次,有一次因做过检查后感染,竟挂了一个月的青霉素,手都挂青了,手上找不到下针的地方。就在绝望之中想做试管婴儿了,医生建议先做下人工授精,竟受孕了。想起来我可能根本就没问题,完全是因为丈夫每次都只能勉强射精,无法受孕,而我为此付出了这么多。

200x年我生了孩子,精力都放在了孩子身上,几年都没有过性生活,慢慢地孩子大了些,有的时候我发出了信号,他也不理我。

原以为日子就这么平淡地过下去,虽然偶然的我也发现一些异常的信号,如有一次丈夫的柜子里发现了避孕套,不是我买的,我们的放在另一个柜子里的。他含糊其词。后来在家里发现了男人的人造阴茎,应该是用以自慰的;还有一次偶然上他的电脑,他赶紧删QQ里的联系人,人名都是怪怪的,很暧昧。还有就是他经常在我和孩子睡觉后,一个人上网到深更半夜,这一切都没有让我彻底往坏的方面想。直到有一天…

我因为脚扭了一直没好,将近几个月了地直住在我自己的父母家,父母家和我自己家只差一幢楼,很近。今年国庆放大假8号那天,偶然的丈夫因为有事急匆匆走了,他的电脑平常不拿回家的,因为放假才拿回家,放在桌上,我正好因为要查点东西上了网,自从上次他在QQ上删信息,后来我又发现他注册了一个QQ号,我就很好奇,正好他的QQ是记录密码直接登录状态,我好奇就上了,发现上面挂了两个QQ群都是同性恋的,其中还有一个群是本地的,6号之前的记录他已经全删了,因为6号下午我告诉过他我有事要上下他的电脑。

我把他7日的上网记录找了出来,和几个网友有过裸体的视频聊天记录。

我真的是花了近一个月的撕心裂肺的痛才彻底接受这件事,有好多天一直在哭,或者想得脑袋都要炸了似的,吃了安眠药也睡不着。

其实他也蛮痛苦的,虽然我相信他从没真正爱过我,时间长了也就只是亲情,现在丈夫还是希望我和他能继续凑合下去,我真的不知怎么办?离婚吗?离了婚我又能怎样?还有人要我吗?和同性恋者结婚有幸福的吗?在经济方面,一直是我在支撑家庭,离了婚一人一半,对我而言真是人财两空啊!

2009年11月2日

 

(回复内容)

大姐你好!看了你的信,我觉得你是特别坚强独立的女性,为了这段婚姻,你付出很多,也很坚持。因为社会的压力,中国许多的同志都选择了与异性走入婚姻。然而性倾向是不可能改变的,婚姻对于同志自己是煎熬,对于异性伴侣又何尝不是呢。有些男同志,为了不与妻子发生关系,刻意把对方培养成性冷淡。很多女性和你一样,一辈子只有一个性伴侣,不了解其她的夫妻间的性生活是什么样子,以为夫妻间就是这样的相敬如宾。对于有些同志来说,妻子也只是个做家务的保姆。当然并非所有的家庭关系都这样冷酷,像你说的,也许还有亲情。但是,女性结婚难道就是为了得到一段亲情?这一段婚姻不完满,错不在你,更不应该由你承担后果。我想如果换一个合适的异性恋男人,婚姻还会有更多地幸福和性福等着你。

    虽然你丈夫依然想和你保留这段婚姻,但是他的心、他的身体,早已不属于你,将来也不可能属于你。如果你的丈夫是舍不得这份亲情,我想你们离婚后,其实依然可以维持彼此的情谊,没有了婚姻的障碍,你们可以成为更贴心的朋友。但如果他是为了自己的面子,让别人看起来自己像个异性恋的男人,那他就太自私了,他不该再阻止你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我可以帮你提供需要的信息,可以安慰你,却不能替你经受痛苦,也不能替你去改变自己的命运,没有人能代替你面对。也许暂时的痛苦,让你失去勇气重新再来,但是请鼓起勇气。人生只有一次,我们没有抓住之前的生活,但是要掌握自己后面的人生。不要再装点别人的生活,要为自己而活。 我知道有已经离婚几年,并且靠自己的努力,重新赢得幸福生活的同妻。相信自己,你也一定行!

    幸好的是,还有能够帮你的组织。以前我在NGO工作,认识过这方面的人士。粉色空间性文化发展中心(http://www.pinkspace.com.cn/)有同妻热线,还有关怀单亲妈妈的项目,她们的热线电话是:15901164300。如果你希望在离婚的时候获取更多应有的权益,可以联系北京大学妇女法律援助中心(http://www.woman-legalaid.org.cn/index.asp),她们的热线是010-84833276/84833270,上午8:30-11:30、下午1:30-5:00。

    希望我这封信还不太晚,希望你的境况能渐渐好起来!

    另外,我想你和你的丈夫至少暂时都不会接受我的采访。那我可以把你的来信在我的博客上公开吗?我想中国的很多人还不知道有同妻这个群体存在,需要有更多的发声,让人们了解到现实,避免再次酝酿悲剧。

白亦初

2009年11月16日

 

白老师:

 

您好!现在事情已经又过了半个月了,我和我丈夫谈的时候,我们都哭了,我想和我结婚时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同性恋,我们都是60年代末的人,那个年代大家对性都并不是太了解,不要说是同性恋,甚至于异性恋,又有多少人在婚前就很懂。我想应该是网络的发展,也让他了解了自己,我也宁愿相信他只是和同性网聊而已。他说连他自己都不想承认自己是同性恋。

其实想起来在我们有孩子之前的4、5年中,除了性之外,其他也还算幸福,他发了工资,虽然不多,但积累到几千块时也都交给我,拥抱、接吻这些也都是有的。只是有了孩子后,除了性之外,其他也在疏远。

他表示他会尽量地努力满足我,并且不再涉及同性恋。虽然到现在为止,好几次了,他还是无法完成一次完整的性生活,他完全靠自己的手去摆弄来勃起,总是插入没多久就软了,所以无法完成射精。我不知道是同性恋的原因,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只说自己不是病。其实我也没有比较,不知道真正的性生活是怎样的。在其他方面,他也尽量在象个丈夫那样做。我想如果他不再涉及其他男性,也许我会这样过下去,毕竟还有孩子,还有亲情。

除了性以外,他其他方面还算好,虽然挣钱少,但是做事也很努力,愿意吃苦,除了最近这几年外,之前对我也还不错。我也想如果离婚的话,对于我们双方、对孩子都是痛苦的事,有时候我也想性爱到底在人的一生中占多大的重量。如果离婚的话,我也不确定是否还能再有合适的对象再婚,也不知怎样面对孩子,孩子才7周岁。

我还是决定先维持一段时间这样的婚姻,看看再说。

我不反对你把我的这些文字放在博客上,但请不要公布有关我的任何信息,包括邮箱。

2009年11月19日

 

大姐:

    既然你这么决定了,希望你一切都顺利吧,如果要维持现状,也可以买一些性工具来满足(可以网购)。    对自己好一点,别太委屈。

    虽然我不能替你做决定,但有些话还是想说。作为一个曾经也是孩子的人,我知道的是,一个并不幸福的家庭,孩子是有感觉的,而且勉强的家庭,会让孩子也受伤。尤其是孩子长大后,知道这一切不幸都是因为她而维持,难免会有负罪感。

    因为无法找到愿意上镜、公开姓名的同妻接受采访,我和杂志社又做了沟通,杂志社同意采用化名、戴面具拍照或者拍背面照。不知大姐和大哥是否愿意一起接受采访?我可以和你们签订有法律保障的保密协议,保证不向任何人和单位透漏你们的任何信息。不知道你们在哪个城市?我可以去你们那里采访。你们可以把这个当做是一次倒苦水,倒出来也许更舒服。

    我在努力寻找合适的采访对象,因为确实想让社会更多地了解同妻的困境。许多人还在叫嚣,同性恋该结婚,却从没有考虑到有多少人因此受害。如果大姐愿意说出你的想法和经历,对于这种人是最有力的回击。

    而大姐的思路很清晰,也勇于诉说自己,是我心目中很理想的采访对象。

    盼望姐姐答应!

小白

2009年11月19日

 

白老师: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采访。我想尽量能和丈夫沟通好,维持住这个婚姻。其实我对性本身的要求并不是太高,也许我并不了解自己,我也不知道,但是让我最不能忍受的我脑子里想的是不被爱。而且这种关系很难建立信任。

2009年11月22日

 

大姐:

    尊重你的决定,有需要交流的时候,还可以给我来信。

小白

2009年11月23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