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亦初

产品经理,前NGOer,前艺术行业从业者。 这个公开blog只表达本人部分观点。

《人件之face》之作者吐槽

發布於

face,可以说只是写了梗概,没有细节血肉。我也无意深写,就想写点思考,和朋友们互通有无。可惜几乎没有几个朋友来吐槽。想想,还是来个作者本人寂聊吐槽版吧。

  1. 需求机器人:需求机器人的灵感来自于当前的影视行业。
  2. 很明显,整个影视行业都在数据造假。影视剧的播放量远超用户需求。但即便在满足机器人制造的假需求,投资人也依然能赚到钱。如果说将来的经济,需求端也可以基于一定规则定制,花费一定成本,那么需求端就可以不需要人了。考虑到未来机器人可能会在生产端取代人类,如果需求侧也可以依赖机器人,那未来的经济闭环可以完全不需要人类了。
  3. 如果未来的经济的生产和需求端都可以不需要人类,那么人类的存在还有什么必要呢?经济完全可以变成一场货币游戏,唯一需要人类的就是玩游戏的人。所以这样的经济环境下,只需要少量的经济寡头,世界经济就可以高效运转。
  4. 可以想象,在这种情况下,大部分人类会被像经济大萧条时的牛奶一样(作为完全多余的、低效的生产工具)被倒掉。在经济闭环中生存会变得成本高昂,使得大部分人自主离开成本高昂的环境,在边缘环境中建立贫民窟。
  5. 贫民窟的存在,对高效经济体会是很大威胁。经济体中的硬件、软件都在有效的控制中,而贫民窟的人件则是完全不受控的。为降低不受控人件带来的风险,高效经济体会尽可能地挤压贫民们的生存空间。利用苛捐杂税(突然高企的超高物价,迅速掏空大部分人的积蓄),限制贫民带走资源。贫民只能从石器时代开始,重新塑造生产工具。
  6. 贫民在原有经济体中所受到的技能,在新环境中将无从施展。没有电,电子产品无法运用。没有金属,无法制造高精密工具。就像现代人被抛到了原始社会,懂得再多也没用,得脚踏实地,从石器时代的现实中慢慢积累资本。
  7. 由于生产资料、生活资料的缺失,贫民在边缘环境中将备受大自然的考验。已经被人类制服的瘟疫、普通的伤病,都可能使人丧命(老陈的妻儿就是这样)。只有身体强健,免疫力强的人才更容易存活。
  8. 贫民窟的人类,真的对经济寡头完全没有价值了吗?其实还有一点价值,这一点将会是下一篇《人件之body》将要讲述的故事。
  9. 关于face.
  10. 大量的机器人需要face,明星可以出卖自己的face版权,批量复制到机器人甚至人类脸上。批量复制的face精致好看,却出门就会撞脸。
  11. M太太曾经整容,貌似某个明星。而这个明星将face的版权出卖给机器人公司,导致M太太被撞脸。有钱人还是要面子的,怎么可以和人撞脸。这就是M夫妇买路恒脸的动机。而作为路恒,虽然失去了自己的face,但获得了生存的资源。
  12.  关于M夫妇给路恒开的条件的机器人身体。未来世界,人类身体可以任意更换,仍然可以保留全部思想、人格。你可以定制不同类型的身体:篮球巨星、9头身完美身材等等。越特别的身体,价钱越高,不是每个人都能买得起篮球巨星詹姆斯的身体。健康、健壮、敏捷,是街款身体的标配。当你老了,换个身体,还可以继续青春。
  13. 路恒没有要别的定制身体,而是要了更新了(年轻化了的)自己的身体。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路恒要保存自己身体的基因。如果换了机器人身体,意味着无法生育后代。而路恒生育的后代,很可能会长得像她的脸——已经换给M太太的那张。所以未来售后还是个问题,M夫妇大意了。
  14. 关于M夫妇的仆从机器人杰比特。
  15. 没错,杰比特就是仿界王神身边杰比特的定制机器人,而且是限量版。杰比特的价值就是做好机器人,维护M先生的阶级权威。本来是打算写一些他挖苦路恒、仰视M先生的对话,因为写的时候太头疼,省略了。这个机器人的形象,很值得好好塑造下。
  16. 除了经济寡头,是否还有其他人经受住了经济考验,生活在城里(高效经济体中)呢?答案是有的。这些人,有些是本来就有大量资本的积累;还有些人是类似于《大空头》中的投机家,早早嗅到了未来高效经济体给人类带来的危机,提前拿到了站稳脚跟的东西,这究竟是什么?这些人又有什么故事?未来的《人件》会讲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科幻小说』《人件之face》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