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劃生育制度變遷中的罪與罰

【連署】 反對性暴力嫌疑人入職台大! 抵制性暴力蔓延學術界!

boyi tsai

進度更新(8/2晚11點)

消息來源:城鄉所

1. 8/1 校方已簽准本所建請暫緩聘任王光亮老師的簽文,並已發送了正式書函,註銷先前所發之聘書及應聘書,待查明是否有不適任教師之情事後,再考慮是否重啟聘任。此事已經通知王光亮老師,並將公文電子檔及紙本寄送給他。

2. 王老師持續表明,他與這些指控無關,並已在泰國諮詢律師,預定向中國大陸撰寫這些報導及文章者提出訴訟。

3. 本所及院方、校方正在商討後續處理方式,校方也已商請本校法務祕書陳教授協助,釐清一些可能會產生的法律爭端。

足球以外的世界盃——國家隊裡的族群地雷

一篇十三年前關於粤港澳的長文章;一個未竟之願

boyi tsai

兩位老師好,我有一個問題是,我們今天討論都是比較從政治經濟的宏觀角度討論大灣區,我想更聚焦一點,那就是都市規劃作為治理手段的一部分,怎麼去處理香港、深圳、廣州甚至周邊的東莞等不同的城市和城市之間的界面?這些不同城市既有的規劃和建設如果為了大灣區計畫的融合目的是否會有大範圍的拆除和重劃和都市的升級?在這些升級中,原本的經濟中下階層是否會被更加快速的排除和清理?還有在這個計畫中怎麼去看待這些地區的鄉村?是要全面都市化嗎?還是鄉村會有其他可能性?

我的台灣七年

boyi tsai

不好意思這麼晚才回覆。我覺得也許平行時空裡的我也許也是兩個孩子的媽了,或者另一個平行時空裡在美國的某個城市,過著完全不同的生活。但一定不會像現在這樣,台灣在我生命中顯得特別重要。我不知道別的選擇會成為什麼樣子,但我很慶幸,沒有錯過台灣:)再讓我選一次,我還是會來這裡讀書生活。

boyi tsai

我每年都是平日去天元宮看櫻花,清水祖師爺最有趣的是暗訪。XD

我覺得地域觀念一定都是會建構某種認同的,我在淡水生活四年,也會覺得自己是半個淡水人。

boyi tsai

@廖彥豪 我的論文是BDSM與空間的關係,(BDSM可以參考我之前po的文章:https://matters.news/forum/?post=8248dd9d-dccf-4d17-8d59-0d0054f8e045

至於這個轉變主要是因為小畢吧,他開啟了我對於性別和空間的問題意識,另外就是一次社會所已經畢業的學長高穎超回來演講,講BDSM的裝置,我覺得太有趣了,他在演講最後說:希望更多人可以加入邊緣研究。(我就感覺被召喚了XD)至於為什麼會選這個當論文,是因為我當時在選題目時就想:我一定要找一個有趣到我覺得論文寫作沒有那麼痛苦的題目。(雖然現在還是很痛苦

boyi tsai

的確在地理上會有很大差異,而且中國的地理和地區經濟狀況差異非常大。我現在所知的中國在做參與式規劃的鄉村,基本上都是集中在東南沿海經濟相對發達的地方,地方政府也相對開明。專業者通過與地方政府適度合作的方式去推行這些試點。但兩邊的偏鄉其實會有很多相似問題;比如人口老化,青年外流,地方經濟凋敝,環境污染等等

boyi tsai

@正蓝旗 我對於鄉村的農會系統並不是很了解,但農會的確是台灣農村重要的組成部分。並且掌握了通路,甚至當地村民的儲蓄。

boyi tsai

這個問題好大。我覺得這7年基本奠定了我目前的人生觀和價值觀,至少我不是一個民族主義者。性格更成熟了吧,能夠接受多元價值。至於形象,胖了。

boyi tsai

沒有後悔。缺點比如吃不到正宗酸辣粉和生煎包子、烏醋是甜的讓我很困擾,其他就還好。其他科系其實我不太了解,但就我學過的日文、大眾傳播、建築與城鄉規劃,其實都不錯。理工科當然會比較吃香吧,中國這幾年電商崛起當然也是因素,但我覺得「文憑值不值錢」這個問題就看個人了。我是覺得還好。

boyi tsai

@廖彥豪 就比如說課程的設計:實習一是城鄉所的必修課,但常常遇到一整年不知道到底搞了什麼東西的狀況。學生的作法是,成立了實習課改革小組,邀請老師參與,由下而上的去討論實習一應該怎麼設計怎麼上課。對於社運的態度我認為每個人有差別,但總體上還是會關心的,土地議題也會積極聲援。做大尺度的前瞻基礎建設、國土開發計畫、社會住宅政策檢討或討論的同學也有,但其實每個人主要還是因為論文題目的不同深入程度也不同。要說所上明確的定位,我覺得,沒有。硬要講一個就是「培養專業的通才」(但專業的通才是什麼,我其實也很疑惑。

boyi tsai

擔心當然會有啊,但擔心無用,除了增加自我審查。「陸生」因為無法在台灣留下來工作,所以其實組織主要還是在學校,但在學校的組織通常就是聯誼性質。我覺得在台灣的陸生會對外其實很難爭取權益,主要是因為輿論和政治氛圍的問題。團結則體現在大家更容易抱團,當然比如遇到有陸生生重病的狀況時,大家還是很罩的。

boyi tsai

@佳禾 我覺得城鄉所的典範之爭一直存在,比如一些離開城鄉所去當技術官僚的人,也是換了位置換了腦袋。但在台灣,還是有人會跟他們抗爭。就中國的規劃而言,主要還是政府主導,跟官方路線不同的專業者很容易被排除。

boyi tsai

@廖彥豪 我覺得城鄉所其實也一直在變化當中,甚至每一屆都不同。目前其實所上也在一個尋找新路的階段。20年前談參與、社區看起來很激進,很進步,但現在大家都談這些了,這一套方法也漸漸被收編進政治治理當中了。那麼城鄉所在此基礎上的下一步在哪?目前還是在尋找的階段,當然學生們其實也開始做不同的嘗試,就比如有人開始做社會企業,空間制度創新等等嘗試。我覺得城鄉所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提供學生可以去嘗試的機會。

boyi tsai

這幾年台灣有一批年輕人返鄉或者是投入鄉村農業創新,做產品的(有機農法)、做文創的(地方雜誌、音樂祭)、做供應鏈的都有,其中也有很多成果和品牌。比如我們所的學長姊在坪林做的茶葉品牌「山不枯」、由返鄉青年與地居民合力舉辦的「蚵寮漁村小搖滾」、花東縱谷上的返鄉青年舉辦的「富里山谷草地音樂節」等等,有很多不同形式的鄉村復興策略。已經不僅僅是當初一村一特色的制式化。我覺得一方面是台灣年輕人的鄉土意識覺醒,另一方面也是大環境的支持,讓返鄉變成一件可以「潮」的事情,當然政府的支持也是有的,但我覺得力度還不夠,跟不上民間的活力。

boyi tsai

@映昕 沒有,我們的目的是打破既有學生會體系,如果有預料到身份會被做文章,當然不會是我選會長,不然豈不是自找麻煩。

boyi tsai

我們當時出來選舉其實是因為我們當時在淡江的異議性社團「淡江五虎社」在兩次學校漲價事件中都跟既有學生會體系持相反立場。(我們反對漲學費,他們支持)而他們有進入體制內開會的權力(雖然決定權有限)但相比之下,我們只能在場外抗議,校方根本不當回事。所以我們當時是想通過學生會選舉去打破這種校內學生自治淪為橡皮圖章的狀況,其他的,真的沒想過😂所以後來的事情對於我們團隊來說已經超展開到不可思議的程度。

boyi tsai

@學展 我覺得一定不會消失,然後我目前已經學會如何與矛盾相處。是不是禮物呢?好像是吧,禮物也是有你喜歡和不喜歡的。

boyi tsai

@正蓝旗 我覺得會是方法,但不一定有效,而且價值認同本身就是在召喚另一種族群意識,這種族群意識也許不是基於國族的。(但至少比國族開放

boyi tsai

擔心當然會有啊,但擔心無用,除了增加自我審查。「陸生」因為無法在台灣留下來工作,所以其實組織主要還是在學校,但在學校的組織通常就是聯誼性質。我覺得在台灣的陸生會對外其實很難爭取權益,主要是因為輿論和政治氛圍的問題。團結則體現在大家更容易抱團,當然比如遇到有陸生生重病的狀況時,大家還是很罩的。

boyi tsai

我覺得這個問題好大大大大,但以我的看法就是基於一種樸素的愛國熱情,「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態度吧,帶有強烈的排外色彩。

boyi tsai

中國的高校制度比較壓抑吧,台灣的氛圍比較自由放任。我認為他所指的「就業機會、業界人脈」應該是指在中國的「就業機會、業界人脈」,那當然是本地學校佔優勢啊。

boyi tsai

其實「陸生」「港澳生」「僑生(以馬來西亞籍為主)」「外籍生」都是不同群體,哪怕都是「陸生」也會有不同圈圈。來往主要是聯誼性質活動,團體之間來往並沒有很密切。但我之前和港澳生、僑生、外籍生一起做過境外生健保的議題,但這個主要是社運導向了,跟運動團體的往來還比較多XDDD

boyi tsai

我其實不太會回答這麼大的歷史性問題😂因為目前我還看不到影響,「个人命运往往受政争裹挟」這是有權力的人才會煩惱的問題,而我不在這個位置上。

boyi tsai

@annpo 我覺得不是,因為「標籤」就意味著某些定義,但我覺得「陸生」每個人都不同,除了原籍來自中國之外。

你可以先問他,希望被怎麼稱呼。XD

boyi tsai

@annpo 我後來反思為什麼是土地議題,我覺得很大的原因是認同的建構吧,在土地的認同建構要比較群體來得直接的多。

boyi tsai

會,其實有很大的參照作用。中國的土地規劃基本上都是政府行為,很少民間的參與,就算有也是財團或專業者參與其中,當地居民其實是被忽視的群體。但在台灣,民間的力量很大,或者說民間與政府博弈的籌碼和策略要更多和成熟。這一點體現在社會運動,也體現在相對溫和的社區營造、鄉村復興等等。其實很多台灣在空間治理上的經驗這幾年都悄悄進入中國的規劃領域,但都是以比較溫和以及去政治化的形象出現。比如最近幾年開始在中國的鄉村、社區推行的參與式規劃。但更激進一點的運動,其實還是被打壓很嚴重的。

boyi tsai

當然會有啊,這個矛盾其實一直都有,一開始其實很不適應,但久了之後,就跟這個矛盾共生了,而且這個「矛盾」的狀態其實給我很多不同視角。

boyi tsai

@佳禾 主要是因為我當時投入最多的是淡海二期反徵收運動,由這個議題串連出了更多的土地議題。反媒體壟斷、反服貿、太陽花、反課綱這些運動其實我也都有經歷到,但相比之下土地議題更容易接納和需要我,其他的運動雖然多少有參與,但大部分時候是旁觀,因為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boyi tsai

我大學參加過很多土地運動,每次在現場一定會有一個人站起來說「我是台大城鄉所的XXX」,然後講的頭頭是道。我那時候就覺得城鄉所好吊啊,無處不在。

boyi tsai

其實有,但真的不多,畢竟是真的很有耐心和勇氣或者很傻很天真才會走進這個來之前被台辦三令五申要遠離的群體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