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的熊

謝謝你看到。

在泰晤士新罗马

發布於
修訂於

一直覺得「字如其人」是微妙的判斷。多年來認識不少人很美(心靈美好)但字蠻醜的朋友,因此質疑字與執筆人性格品格之間的聯繫。當然,人好,字又瀟灑,就很加分。

不過今天想說的不是手寫,而是字體設計。從設計師的角度看,「字體如其人」也許更加貼切:選擇什麼字體,反應了一個人的表達風格。畢竟大家是從專業人士設計好的字體中選擇——就像說未必人人是裁縫,但我們可以通過服裝來自我表達。

無襯線體那些年

做數字產品設計的那些年,我總會選擇無襯線體(區別如上圖;例如Matters的介面目前默認顯示的即是無襯線體)。它們更具現代感,看上去清爽利落。我喜歡簡潔的風格。技術類網頁和手機軟體自不必說,甚至自己幾萬字的畢業論文,知道理論上長篇文字用襯線體更易於閱讀,排版時也使用了無襯線體。

個人網站的字體換了又換,用得最久的是Proxima Nova:

Sleek and fresh looking. 它彷彿在說,我就是這樣整整齊齊,專業而友好;我會幫你集中注意力在重要的信息上,設計本身其實是隱形的。

與客戶的襯線之爭

去年年初辭職去讀書,後來夏天接了份設計專案,關於企業識別系統。在為客戶公司的長篇調研報告做排版設計時,考慮到他們身處相對保守的醫療領域,我選擇了簡潔大方、襯線微妙柔和襯線體,來表達嚴肅和專業。結果客戶看到襯線大為光火,認為它代表古板和落後。

我其實也沒有爭⋯⋯ 得到反饋後就更新了一個無襯線體的版本。客戶看到後表示滿意。只是哭笑不得,這是我整個設計生涯中第一次推薦襯線字體給客戶,竟然碰了釘子。

谷歌算是無襯線體商標的領頭羊?

畢竟近年來整體的氣氛是流行無襯線體。不過我覺得,去掉襯線後雖然更加現代,但商標顯得千篇一律,失去了性格。

比較喜歡左邊的舊商標欸

泰晤士新罗马 Times New Roman

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把閱讀器的中文字體從黑體換到宋體。

從開始讀心理學開始,我的論文報告一律使用Times New Roman。

心理學報告需要遵循APA格式(美國心理協會刊物準則)。準則推薦的字體有以下選項:

sans serif fonts such as 11-point Calibri, 11-point Arial, or 10-point Lucida Sans Unicode, or
serif fonts such as 12-point Times New Roman, 11-point Georgia, or normal (10-point) Computer Modern (the default font for LaTeX)

排版一份報告,十年前的自己也許會用Calibri,七年前的自己大概會用Arial(或Helvetica),五年前的自己會用Roboto(或者蘋果的San Francisco),三年前的自己則可能花幾個小時精挑細選(像在去年那個專案中一樣),找一套有現代感、清晰大方的襯線字體。

而今天,我不再糾結字體,看到自己報告中老牌、經典、中規中矩的Times New Roman,只覺得舒適。這套九十年前(!)最初為《泰晤士報》設計的字體,盡職地展示文章的內容,設計本身隱身不見。

我也曾覺得襯線字體太老套。曾想要一切極簡。

用力追求極簡本身何嘗不是執念。

使用泰晤士新罗马的我,彷彿人生翻到了新的一頁。是更成熟了嗎?是更保守了嗎?遠離科技初創企業的高強度工作,遠離那份「科技改變未來」的熱血,遠離整個行業中對自動化/人工智能/一切聯網的激情。

Psychotherapy is like the polar opposite of developing digital products. It can't be #automated, it's not #scalable, and it's most likely not #efficient.

My previous professional life to the one I'm currently pursuing is like San Francisco to Times New Roman.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