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的熊

There is almost always a future. 🌈

五月小結

初夏,窗外的綠樹愈加茂密起來,白天越來越長,偶爾也遇到穿短褲背心的天氣。疫情的封鎖漸漸解除,但仍舊不太出門。最開心的一次大概是和朋友圍繞大湖散步,總共走了27公里。兩人放鬆地聊天,一路上聽到動聽的鳥叫,聞到不同植物的氣味,還看到了野豬和新出生的小豬仔。

五月份讀完了六本書,效率還不錯。想推薦兩本非虛構:Annaka Harris的「Conscious: A Brief Guide to the Fundamental Mystery of the Mind」,以及John Carreyrou的「Bad Blood: Secrets and Lies in a Silicon Valley Startup」。前者短短一部,簡介了「意識」這個概念的歷史以及相關科學、哲學辯論,我最大的收穫是了解了panpsychism(一切物質都有意識)的理論。後者則是精彩的紀實文學,揭露硅谷創業公司一場高達14億美元的曠世巨騙~ 讀後覺得調查記者這個職業也太帥氣!

學業不緊不慢地進行著。心理學入門的教材是倫敦Hodder Education出版的Complete psychology(作者Davey等人),覺得很讚!讀了很多章下來也有感覺到不同作者的文風差異,蠻好玩的。內容非常全面,解釋的也相對清楚,還穿插很多小活動和練習——這樣的書定價70美元覺得好值啊!(不過我是電子圖書館借閱的啦~)

最近非常感興趣的課題是「成癮」。首先關注腦子:幾乎所有的藥物濫用都會啟動中脑边缘通路(脑中的多巴胺路徑,又称奖赏途径);不同物質對多巴胺通路有不同影響⋯ 然後印象尤其深刻的是「誘因-敏感化模型」(in­cen­tive-sen­si­ti­za­tion mo­del),讓人覺得成癮後真的好難康復!

這個模型中區別了兩個關鍵的概念:對藥物的愛好(li­king),也就是俗稱的「嗨」;以及對藥物的需要/渴望 (wan­ting)。重複的用藥會導致「wanting」系統被敏感化,亦即大腦對於藥物的興趣增加,但「liking」系統卻不會。在藥物成癮的進程中,即使施用藥物的快感幾乎沒有增長,對藥物的需要卻還是會有著顯著的提升 ── 也就是說,成癮者縱使「不嗨」,卻仍有生理上的「渴望」。中腦邊緣多巴胺路徑會隨著重複的藥物濫用而被敏感化,便成為了「渴望」的最佳神經機制──此過程則稱為誘因顯著性賦予(in­cen­tive sa­li­ence)。

擴展到藥物之外的成癮,好比滑手機、暴飲暴食、工作狂等等,貌似也有「即使不嗨也停不下來」的苦惱呢!我時常在自己身上觀察到成癮行為,真的是很難改。

學習之外,好多時間花在binge全部10季curb your enthusiasm了吧,甚至在二刷三刷。Larry David是我最新的「癡迷對象」xD

Curb在我心中的地位大概和Friends一樣了呢,屬於不論什麼時候都可以放心點開看,熟悉情節所以當背景音也可以,隨便哪集都會帶來好心情~ 演員們的採訪也很好看,這樣一群互相尊敬喜愛,機智幽默,心態還放鬆到不行的朋友們在一起工作,真是再幸福不過了!

四月小結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