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orNice

化生活感想為不入流文章詩句,和心有同感的四方來友交流心聲 https://www.facebook.com/badornice.chien *文章內大部份封面圖片皆來自https://pixabay.com免費網站*

日記裡的回憶(三十)寂寞背叛

發布於

風一直在吹,彎低了竹尾。天黯沉籠罩著層堆的烏雲,今早天無藍心很藍。習慣地點煙、深呼吸、嘆氣。切掉響不停的鬧鐘,又是一天的開始...

六點半的北二高,南下車道上的車並不多,想起二高初通時夜裡狂飇的感覺,那種「時速二百的快感」。試著把車加速,但由於車子愈來愈多,已無法像以前一樣,放開油門讓車慢下來時不禁笑了出來,原來並非車子多了,而是自己的膽子變小了,無法再和年輕時的自己相比,想著剛居然為自己找了個那樣的藉口,連自己都覺得好笑。

台北烏雲,沒想到雲林晴天一片,麥寮的氣溫有點高,太陽也不小,接下來的整個星期都會待在這裡,也不錯,至少可以享受台北已久違的陽光。停好車時己看到阿南在停車場入口處叨著煙向著我揮手。自從阿生離職後這裡便由阿南負責,一待就一年,而我也近一年沒見到阿南了,對著阿南揮了揮手...

『阿旻,這次要下來多久?』阿南說著時給了我一支煙。

是啊,現在不抽,等一下進了廠區就得等到中午出來吃飯時才能再抽了。

『一個星期吧!』咬著煙讓阿南幫我點煙時回了阿南。

深吸了一口...

『現場還好吧?』吐著煙時問著阿南。

『現場還好,只是人員變化比較大。』阿南說著嘆了口氣。

『嗯,我聽說了...』吸了口煙,無意望向六輕大門。

『下來一個星期,那你新竹那邊的案子怎麼辦?』

『只好等我回台北時再說囉。』說完無奈地對著阿南笑了笑。

阿南點了點頭。

『長期出差,很辛苦吧?』問著阿南時又點了根煙。

『苦?還好吧!只是這裡的夜有點「冷」。』阿南苦笑著。

「冷」,我當然知道這意思,而且我認為不只冷,還有「熱」!家裡、女友吵的火熱,先前早有阿生一例。

『阿鎮也太亂來,逢場作戲也就算了,居然把那女人帶回宿舍同居,結果他老婆找來發現...』

這件事我聽說了,但我仍靜聽阿南更詳細地陳述。

『那天鬧的真是不可開交,唉!』阿南吸了口煙,深嘆。

『我聽說了,不是也辦了離婚?』我問著阿南。

阿南點著頭,無奈地攤了攤手。

『還好,你還沒結婚,也沒女友。』我拍了拍阿南的肩膀。

『是啊,所以才被公司這樣操和虐待。』阿南笑著回了我一拳。

『操?你有比我操?』踹了阿南一腳。

嘆了口氣...

『走吧!』拍了拍阿南。


背叛的原罪到底是什麼?

長期出差,尤其是在偏遠的地方,家人、女友都不在身邊,白天還好,一到夜裡,那種冷清寂寞的滋味的確令人很難受。自己親身體會過也了解這種滋味,但這種難受的孤寂感是構成背叛的主因嗎?不禁想起在大陸經商的朋友,那位擁有「五奶」的大老闆,用背叛來填補寂寞,用「慾念」來滿足內心空虛...

因寂寞而背叛,這種理由我實在是無法接受,在我認為寂寞是種最純淨的感覺,寂寞才應更能感受到親人在身邊時的幸福而更珍惜才對。不能用這當藉口,不能因寂寞而背叛,每個人的幸福都是有配額的,不是嗎?當粍盡幸福時,那才是真正孤寂痛苦的開始...

『阿旻,我敬你!』下包廠商阿義用杯子敲了我的杯子。

回過神來和阿義乾了一杯。

『阿旻,等一下我們要去KTV,你們也一起去吧,順便幫你接風。』

「KTV」,這裡的KTV都是有粉味的,我實在是沒興趣。

『我有點累了,你們去就好了!』回了阿義時看了阿南和公司其他人一下。

『阿義,老大不去,我們也都不去了!』阿南和阿義乾了一杯,轉頭向我點了點頭。

看著阿義他們離去,阿南搭著我的肩膀,轉頭看了阿南一下。

『以後那種地方應該禁止公司人員涉足才對。』我笑著向阿南說。

『這有用嗎?』阿南質疑著問。

『我也不知道...』苦笑了一下。

『阿南,在這一年了,你也會寂寞吧?』

『阿旻,要不要去打球?』阿南轉移了話題。

我點了點頭...

當母球撞開球那時,我看了阿南一下,我知道我多問了,這種感覺我自己很清楚才對。

『阿旻,該你了,發什麼呆?』

拿起球桿走向球枱正要打球時,聽到身後阿南出聲。

『寂寞並不是只有找女人才可以排遣,不是嗎?』

我回頭望著阿南,一起會心地笑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日記裡的回憶(二十)喪痛回憶

日記裡的回憶(一)接風

日記裡的回憶(十六)出差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