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文捷

背包客、旅行作家。著有《開往龍目島的慢船》、《蒼山下,洱海前:我的雲南擺攤人生》。個人網站:https://backpackinglifeguide.com

陸上通道(Overland Track) :穿越塔斯馬尼亞荒野世界遺產(3)

發布於

第三天|溫德米湖(Lake Windermere) —派里恩平原(PELION PLAINS) /17 公里。

陸上通道(Overland Track) 的第三天是一趟 17 公里,五至七小時穿梭於荒野與森林的耐力徒步。開始步行約四公里後可到有著壯闊峽谷與樹海的福斯山谷(Forth Valley) 觀景點體會令人屏氣凝神的感動。

福斯山谷觀景點後是連綿不斷的行走,在空曠的高山草甸與幽深的森林裡步行很適合與他人對話或跟自己的內心交談。利用這 17 公里,我來講講在陸上通道上所遇到的人與事。

黛柏

黛柏

我無法想像當初若沒有遇到黛柏我的陸上通道會是怎樣的一番景象。18 歲就已經拜訪過陸上通道的黛柏秉著舊地重遊,體會勝過征服的心態細細享受路上的景致,認真地跟每一個遇到的人熱情交流。因為黛柏,我跟那段期間走在陸上通道上的每個人都說過話,黛柏是我的社交導師。

來自澳洲北邊昆士蘭凱恩斯的黛柏,職業是產婆,有著一位曾經來台騎過腳踏車,熱愛台灣的伴侶。凱恩斯的夏天在黛柏口中簡直跟台灣如出一徹,她說夏天她只想待在電風扇旁打盹。對我這徒步菜鳥她始終都非常有耐心,照她的說法我雖是菜鳥,但態度卻很好。穿梭在高原與森林裡,我們聊人生、閱讀、旅行、澳洲與感情⋯⋯

只要稍稍瞄一眼黛柏的紅色背包便可輕易看出那是個充滿了故事與回憶的資深背包。黛柏的背包已超過 20 歲,那是她年輕時去戶外用品店努力打工存錢買的。在那時代,她的背包就要三百多塊澳幣,一個以現在來說也不便宜的價位。可黛柏說,買的時候她就知道她的背包將會陪伴她很久很久。事實也如此,今日再看到她的背包只覺美麗得不可思議。那是個陪伴主人踏遍世界各地,有著豐功偉業的背包。

黛柏雖是產婆卻不敢生小孩。我們總以為看得最清的人最不怕,卻不一定。黛柏認為自己無法照顧好小孩,擔心睡覺時不小心把小孩壓死等問題。我很意外聽到這樣的答案,可每人都有無法克服的點,黛柏的點是小孩,我自己的點又是其他。因為黛柏,我知道了比爾・布萊森(Bill Bryson) 這個名字,跟我一樣黛柏也喜歡艾瑞克・紐比(Eric Newby) 的幽默筆調。

溫德米湖_圖片來源澳洲觀光局

法西情侶

我們在第一天的營地遇到這對法西情侶。從第一天到最後一天他們總是領先我們,就算路上再碰到,我們也總得讓路給他們,那是一對有著飛腿般的情侶檔。

對這對挑戰過 GR20(歐洲最難的徒步路線,位於科西嘉島)的情侶檔來說陸上通道是小菜一碟。友善親切的他們跟我與黛柏的互動非常多,我們都非常喜歡他們。他們曾有過一段遠距離戀愛,男的在法國,女的在西班牙,兩人久久見一次面。離開澳洲後他們要一起到加拿大替無政府組織工作,對於這點我跟黛柏都懷疑是否那麼容易。他們說曾有相關經驗,我希望他們一切順利。

陸上通道之後他們要在塔斯馬尼亞的一個露營區打工換宿,順便把附近的景點玩一玩。情侶走陸上通道的好處除了可以一同分擔食物跟帳篷的攜帶外,最大的好處莫過於兩人可以一起擠在同一個睡袋內,人體暖暖包的效果勝過千萬件衣服。

德國情侶

這對對姐弟配的德國情侶看起來年紀相仿,女孩子完全看不出跟我同年紀。與前面的法西情侶檔相反,德國情侶走的是享受的慢活路線。他們的背包非常大,裡面有著各式各樣好吃的食物(這對走陸上通道的人來說是極大的奢侈),那食物之誇張是到了連生薑也隨身攜帶的程度。多虧了他們我快要感冒時才能在偏遠的高原上喝到熱騰騰的薑茶(這對奇妙的情侶也有味增湯)。

強調享受生活的德國情侶組,走路果然比我們還慢許多。跟很多人不同的是,若他們會隨時停下來找營地過夜。提到這點不是指其他人不懂得享受山裡的生活,而是一般人根本沒有準備有那麼多的食物。但德國情侶檔不同,除了食物他們連娛樂設備也攜帶了。傍晚,他們兩人拿著從紐西蘭買來的火球(非真火)在夜空中不停地耍出華麗的光束,為陸上通道添上一點迷幻的氣氛。

海倫與彼得

海倫與彼得是墨爾本叢林徒步俱樂部的成員,也是墨爾本叢林徒步俱樂部跟我們有最多交集的人。假如你一直都還在為自己為什麼還遇不到真命天子或真命天女煩惱,那麼海倫與彼得的故事或許可以為你帶來一些鼓勵。海倫在遇到彼得之前一直覺得自己活在屎般的人生裡,婚姻生活不愉快,邊上班邊照顧兩個兒子,每天她都認為自己活在絕望之中。直到一天,她受夠了跟前夫離婚,帶著兩個兒子搬出去。

離婚後的海倫極力振作,嘗試新東西。一天她去報名了墨爾本叢林徒步俱樂部,開始參加他們的活動。那振作期花了她一整年。

彼得遇到海倫之前一直都單身,沒有婚姻生活的彼得也有他自己的煩惱。彼得一開始在他爸爸的公司幫忙,可那軍人出身的父親總有一套他自己的做事風格,那一板一眼的作風給彼得帶來極大的痛苦,進而影響了他與父親的關係。一天,彼得再也受不了,決定擺脫父親的陰影。

某個命中註定的日子,墨爾本叢林徒步俱樂部發起了一個登山活動,彼得是那次的召集人。當他打電話聯絡組員,打到海倫那裡時,魔法就啟動了。海倫說她認為彼得在他們第一次講電話時就在電話裡跟她調情。等兩人真的見面後,一個新的愛情故事就誕生了。陸上通道的慶功宴上,海倫告訴我們她跟彼得剛訂了婚。

每次講起他們相遇的故事時五十幾歲的海倫都笑得彷如少女。她總說若不是她自己先下定決心擺脫之前的鳥生活,也不會遇到彼得。若大家以為他們已經夠戲劇化,那麼若我說海倫與彼得兩人多年以來一直都住在同一條街上,卻始終沒有碰過面,你們相信嗎?

「每每想起來我都好氣!我的真命天子離我那麼近,幾十年來我們卻一點交集也沒有,一直錯過彼此,好不甘心。」海倫一邊跺腳一邊激動地跟我們說。

不過,最後他們總算還是連上了線不是嗎?若你一時還找不到那個對的人真的不需要緊張。有時候,需要的不過是你先踏出舒適圈一步,或耐心地等待罷了。那個對的人,總會出現的。海倫與彼得的故事這麼告訴我。

陸上通道的第三天,長途跋涉後我們抵達了陸上通道上年齡最小的新派里恩山屋(New Pelion Hut)。爽朗的天氣讓我們得以在入夜之前欣賞高原上的夕陽。

拜訪我的新網站:《旅行小事 Backpacking Lif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陸上通道(Overland Track) :穿越塔斯馬尼亞荒野世界遺產(1)

陸上通道(Overland Track) :穿越塔斯馬尼亞荒野世界遺產(2)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