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晞

◖ 品牌策劃|療癒系旅遊部落客|故事寫手 ◗ 志在成為一個有故事的人。 行腳可及之地,以眼、以耳、以口、以鼻 用盡身體能觸碰世界的方式 以文字呈現你我不曾說的、不會說的、不敢說的 內心最深最深的情感。 在情感坦然後,我們終能成為 自由自在的 靈魂。 卡蘿的背包旅行>> https://www.travelstory-carol.com

日子|爺爺家的芒果樹

最近吃不到爺爺家的芒果,只好拼命吃屏東的芒果。好吃好吃!

高雄的爺爺家後有棵兩層樓半高的芒果樹,不知道他的真實年紀,記憶中,在高雄爺爺家生活一路上有他的陪伴。

爺爺家後的芒果樹是野生的,雖然位於一間民宅旁,但芒果樹不隸屬誰。野生芒果樹因為沒有特別照顧,生長的很自由,向上發展,也向側邊發展,結的果實也很不「節制」

聽長輩說,小時候爸爸曾經做了一個鞦韆綁在芒果樹枝上,我們這代的孩子們常常在這裡玩耍。雖然一點記憶都沒有,但自行腦補長輩敘述的畫面,倒是可愛。

樹頭高掛的芒果,我很少見他是青色以外的顏色,以前以為是回去的季節總不在當季,後來才知道,有些芒果天生就是綠色,例如:土芒果,熟了也不會轉紅。

爺爺家的工具間有一隻一層樓半高的竹竿,竿頭裝了網子,這神器只在打芒果的時候出現。

打芒果是姑姑的專長,以姑姑當頭指揮大家,爸爸是副指揮,以及以體型跟體能優勢將頑固不肯下來的芒果們施以威嚇。站在樹下的阿嬤、媽媽、姐姐、表哥、表姐、侄子等等,忙著撿拾掉下來的芒果,不時還要抬頭,確認自己不會被重力加速度的芒果「爆頭」。

每次採收可以獲得三大塑膠袋的豐收,姑姑滿是成就感的將豐收分給在場的親朋好友,大家臉上都笑呵呵,分了芒果,也把快樂分給了大家。

我的記憶裡,看見芒果,就能看見家族間的笑容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和散文聊天系列】留夏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