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捷、書生、渣男

經營「書生百用」和「女性主義渣男」,特別關注政治哲學/政治哲學和女性主義,喜歡深度公共討論。

【METOO】為何加害人就只是「加害人」?受害人公開後又能怎樣處理自己的情緒和狀態?

發布於

關於METOO,我有兩個疑問,一直很疑惑,而且好像甚少看到有人從這角度討論這問題(或許有我看不到?)。所以就拋磚引玉一下,看看大家怎樣看。

第一個是,METOO大家都focus在受害人怎樣陳述事件和心路歷程,但加害人呢?加害人是怎樣形成性侵的心態?他們是純粹的好色嗎?還是被潛規則或權力所推動?構成不同事件的權力結構會否有不同?這又是否涉及人性中的某種兩面的複雜呈現(讓我想到遠藤周作的小說《醜聞》)?他們被揭發後又是怎樣的心情?又怎樣理解當年的性侵和現在的metoo?當然,這樣問好像很荒謬,為什麼要顧及加害人?一個答案是,我們需要瞭解事件發生的全貌原因,才可能有效防止同類事件。其次是,一些加害人在事後很誠懇地道歉,這令我很好奇他們當初為什麼這樣做。我甚至期待有加害人為自己的行為辯護,先不論這樣的辯護是否合理,但至少我們可以從中看到當事人的行為、思想模式。對我來說,受害人既然不只是受害人,加害人也應該不只是「加害人」。

其次是,metoo的受害人需要公開陳述自己的經歷,相對於過往司法保護受害人私隱而處處隱藏受害人的身份,這樣的形式會對當事人構成什麼特殊的影響?把自己的經歷公開無疑需要很大的勇氣,而公開後的發展是很不確定(比報警獲得的待遇更不確定、更慘),當事人可能受到部分群眾的攻擊或質疑、也可能會後悔當初把事件公開。網民或群眾為當事人討回公道,實現了正義,但好像甚少有關心當事人事後的情緒與狀態,消失還是加劇了?metoo實現了(某種意義下的應報)正義,但這真的是最好的形式嗎?有沒有metoo後的事後機制可以處理當事人的情緒?還是一般處理性侵受害人的情緒和心理治療就有效?

對於這兩個問題,我自己仍沒有很整全的想法,不過如果大家覺得metoo的各種爭論討論得「有點爛」時,這也許是另外的切入點。

me too运动会制造冤假错案吗?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