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生

經營「書生百用」

【Clubhouse體驗日記】為什麼我這幾天和很多華人一樣都在通宵玩clubhouse?

發布於

「我從未想過一個小粉紅,像和你說心事一樣,訴說自己的人生經歷和想法如何令他覺得中國強大起來。然後群裡的自由人相當有耐性回應他。」

這幾天 clubhouse 風靡兩岸三地華人世界圈子,狂熱程度甚至遠高於 mewe 移民潮。和不少新用戶一樣,書生亦相當沉迷這塊新世界,這幾天甚至聊到廢寢忘食。究竟 clubhouse 有什麼魔力,令人爭先恐後非要得到邀請碼,一得到就聊到通宵達旦不可?

其實書生一開始對 clubhouse 並不感興趣,畢竟它以語音為媒介,但文字世界才是我的天地。但是,當我正式走進 clubhouse,打開一間間房間的門,聆聽裡頭的故事,發現它的魅力遠超於窺秘感或新鮮感。它給予人最大的力量是連結,人的連結。

****

Clubhouse 作為語音平台,其實毫不新鮮,像 Raidcall 就曾風靡一時。但自從 Facebook、 WhatsApp 等社交媒體興起 ,語音平台開始沒落,大家轉而用文字圖像表達及互動。

但 Clubhouse 不同,它就像多人線上電話一樣,真正即時通訊,互動感相當強烈。最重要的是它有文字沒有的聲音溫度,說話中多了份真誠,我們亦可以從語氣語速裡感受到對方的情緒。

同時, Clubhouse 亦兼具社交媒體的黏貼性,用戶就像逛街 shopping 一樣,看到哪個房間的題目特別有趣、特別多人在說話,就進去望過究竟;聽得興起,想說上兩句,亦可以隨時「舉手」加入對話。

書生一開始玩 Clubhouse,亦是胡亂闖進不同房間,聽聽人們在說什麼。但大部分人開的房間話題主要圍繞吃喝玩樂、感情生活,對我來說比較沉悶,曾令我差點想棄 app ;直至,我走進一間名為「記者政治不正確群」的房間裡。

這房間,故名思義,原本是一班來自五湖四海的華人記者討論新聞工作;但後來進房的人愈來愈多,加入討論的人群又來自不同背景,話題便逐漸轉向成各自關心的議題上。

試想一下,房裡的人來自台灣、中國、香港、新疆、內蒙古,以及不同地方的海外華人,會發生什麼事?顯然,大家可能意識到群內定必罵戰連場煙火四起,畢竟只要中國小粉紅進場,很難不與其他地方的華人(例如香港和台灣)就政治議題開戰。

然而,這房間並沒有朝如期方向發展。相反,它給予了書生前所未有的奇妙體驗。

****

「在這個群裡,大家輪流有兩分鐘左右的發言時間,說出自己的想法與感受,但不試圖說服他人。不反駁、不反問,尊重別人,聆聽別人的聲音。」主持人佐拉向房內的人提示群組的規則。

佐拉是知名傳媒人周曙光,為中國最早的公民記者之一。他本來只是這房間的聽眾,但後來房間主持人有事離開,他便接手這個房間,並建立了上述規則,然後神奇的事情便發生。

中港台三地的人竟然可以相當和平地就政治、民主、言論自由、經濟發展、身份認同、兩岸關係不斷討論、交鋒、聆聽,已持續了四天,24 小時從無間斷。房間人數高峰時期甚至有千人以上,即使到凌晨 3,4 點,亦有一兩百人繼續不眠不休地對話。

你能否想像,群裡有幾個小粉紅在靜靜聆聽維吾爾族人親身述說族人被迫害的經歷?到小粉紅回應的時間,亦不是大刺刺「戰狼式」指責對方揑造事實、污蔑中國,而還算是客氣地指從自己的新疆朋友中聽到的不是這樣,然後其他人還要相當有耐性告訴這些小粉紅,為何他們聽不到真正受迫害的新疆人的聲音?這房間正發生這事情。

你能否想像,一個小粉紅像和你說心事一樣,自認自己文化低下,年青時做個混混坐過監,在監獄內的生活反而令他覺得社會體制原來很公平(他可以公平地假釋出獄),重返社會後亦感受到國家急速發展帶來的好處,現在已生兒育女,生活美滿,所以要大家不詆毀國家?這房間正發生這事情。

當然,沒有中國自由派、香港人和台灣人是同意小粉紅。雙方仍然相當鼓譟,暗藏怒氣,但彼此都在盡力用溫和而非戰狠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意見和感受。這是其他網上平台「小粉紅戰爭」中不可比擬的現象。它多了一層「個人生活背景如何造就政治觀」的脈絡,多了一份聲音構成的溫度和真誠,多了一份萬事也要容忍及聆聽對方到說完的耐性。

在這房間,香港人重新發現原來中國不一定只有小粉紅,原來還有很多中國人支持民主自由,支持香港的運動,支持香港人保育廣東話文化;

在這房間,台灣人發現原來中國人亦會尊重台灣人的選擇,尊重他們的身份認同;兩地人民可以不只是在吶喊對罵;

在這房間,中國自由派重新發現原來還有一個空間可以暢所欲言,還有一個地方可以聯合其他信奉自由價值觀的人向小粉紅出一口氣;

在這房間,維吾爾族人和內蒙古人重新發現原來自己並不孤單,世界上還有很多人關心他們的事蹟,願意聆聽和相信他們的經歷,並互相鼓勵打氣;

在這房間,即使是中國小粉紅,也許亦能重新發現自己原來還可以理智回應人,發現自己信息可能出現偏差,發現自己的價值觀並不那麼理所當然;

這些本來已各自活在自己世界很久的人,都被這房間重新拉回到同一世界裡,重新學習認識對方,聆聽對方,用相對理智和溫和的方式回應對方。這房間,不就是民主支持者最嚮往的理想「公共討論空間」?佐拉似乎亦意識到這是一個相當寶貴的機會,或許它能打開抑壓了華人世界近七八年的窗口,令公民力量在這房間落地生根,故他後來稱這房間為「公民論壇」。

****

書生後來亦有幸成為這房間的 moderator,亦把這經驗和規則用在自己開設的房間,希望能吸引更多以廣東話為主的社群(例如香港人、廣洲人及海外第一兩三代的港人),用廣東話連結彼此。

在 Clubhouse ,很多香港人不太願意談政治。也許是因為累,也許是因為怕,也許是因為生活太苦,想在新平台裡休息一下。但書生昨天開了一個房間,叫做「香港人真的不會在 Clubhouse 講政治?」,亦引來 300 多人進房。房內有香港人、懂廣東話的廣洲人、台灣人和在海外其他地方的港人華人,大家通宵達旦傾談了很多話題,例如運動創傷、保育廣東話、黃色經濟圈、自己最近生活如何等等。

書生的哲學師兄「可樂」說得好,即使香港人沒有在 Clubhouse 說政治,其實也是很政治,因為它把很多已各散在不同國家,或很久沒有蒲頭的香港人,重新連結在一起。聯系,比一切都重要。

書生百用 書生百用2.0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