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生

香港人,經營Patreon書生

【中國軟實力就是硬實力】並不只是「人民幣真香」 中國實用主義軟實力策略

近年越來越多香港藝人紛紛表態自己有多愛國、是中國人,又不時讚揚國家欣欣向榮,甚至直接做「黨先鋒」護旗手。這些反應令不少港人批評他們為「偽人」,挖掘他們曾計劃移民、擁有他國護照或曾支持六四、2019 年運動等資料,指他們表裡不一、為錢出賣良知,人格低劣等。這些批評都建基於他們的轉軚或跪低源於「人民幣真香」。這種觀察也許沒錯,但卻忽略了這一現象更宏觀的一面,即中國正用它的金錢擴大它的「軟實力」。

7.1 將近,各個「中國香港」藝人表態慶回歸。早前周星馳接受央視訪問,強調自己「永遠是中國人」,又稱會把「中國故事說好」,「把我們的好故事,介紹到全世界」。

今日港媒廣泛報導,歐陽震華 Bobby 接受訪問大談回歸時,同樣「感動流淚」,指當年見到解放軍來港,「感覺就是我們在外面那麼多年了,我的爸爸媽媽終於來接我們回家了」。他又稱大家不要再叫他 "Bobby",「我要一個中文名就夠,叫我華哥或華仔,過兩年做訪問就叫我華叔都可以。」

這兩宗新聞都引起不少港人討論。有人揭周星馳在 90 年代多次申請移民加拿大不果,質問周星馳若然那麼喜歡當中國人,為何又申請移民做加拿大人。另一些輿論則翻查周的電影,指其不少出演的電影都在暗諷明諷中國腐敗或醜陋的一面,真的很會把中國故事說好。

其實近年越來越多香港藝人紛紛公開表態自己有多愛國、「首先是中國人」,又不時讚揚國家欣欣向榮,甚至直接成為「黨先鋒」護旗手。這些反應令不少香港人批評他們都是「偽人」,挖掘他們曾計劃移民、擁有他國護照或是曾支持六四、2019 年運動等資料,批評他們表裡不一、為錢出賣良知,人格低劣等等。

這些批評都建基在一點,即他們的轉軚或跪低,都是源於「人民幣真香」。如果人民幣不是那麼容易賺,或者這些偽人不會為五斗米折腰,這些偽人作為「機會主義者」或「自利者」,就不會轉軚。這種觀察也許沒有錯,但它很多時忽略了這一現象更宏觀的一面,即中國正用它的金錢擴大它的「軟實力」。

「軟實力」一詞由美國政治學家 Joseph Nye 在1990 年創造,它主要指軍事和經濟實力以外,某種由文化或意識形態等實力建構出來的軟實力。這種軟實力塑造出國家對外的形象,亦成為各國競爭與追求的力量。

由於中國現時通常是以政治「戰狼」和「投擲銀彈」的經濟、外交及軍事「硬實力」為主導,令人覺得中國一直缺乏「軟實力」。

但最近政治學者、出版過《中國軟實力》一書的專家 Maria Repnikova 在《外交事務》撰文,稱西方錯誤地以為中國純粹用金錢物質誘惑來彌補它的文化思想力量不足,其實不然,中國正重新定義軟實力,並嘗試吸引更多外界支持,尤其非洲、拉丁美洲與東盟。

Repnikova 稱,中國對軟實力的理解,更多側重於「實用主義」,而不是「價值觀」。當西方以「民主、自由、電影文化」等道德吸引力為賣點,中國則通過「慷慨」的物質行為來實踐「軟實力外交」,包括強調自己的制度和文化「戰勝貧窮」、「改善教育」。

沒錯,這很大程度是用其經濟實力拉攏世界各地的人民,但 Repnikova 強調,「這種批評常忽略一項事實,即這些經濟誘惑不是軟實力本身,但通過經濟拉攏,中國正提升作為慷慨、機遇、能力和實用主義堡壘的形象,從而增強中國的軟實力。」

所以,我們常常聽到讚揚中國的人,都會提到「要好好抓緊機遇」,「擁抱大灣區,才能穩定發展」。Repnikova 認為中國重新把「人權」定義為「經濟機會」,無論西方人如何不同意這種定義,它確實令不少(尤其貧窮)國家的人民感到具吸引力。

Repnikova 同時認為經濟交往表面看來只是金錢上的交易,其實還有情感面向,它鼓勵外界與中國建立某種情感聯繫,並「實際上傳達了一個強而有力的信息,即,是什麼讓中國具有吸引力」。

所以,為什麼我們常常看到有些「跪低」到大陸發展的偽人,後來都變成真正的小粉紅,為中國人身份自豪甚至哭泣,因為人民幣不只是人民幣,整個「實用主義」背後還有一套情感包裝與輸出,包括當事人會感受到廣泛大陸人認可的認同感和歸屬感,同時也會受到民族主義復興的驅動,就像「蛇齋餅糭」對老人家來說,往往不只是蛇齋餅糭,更代表他們孤家寡人時,仍然找到人問候與同伴旅行。

Repnikova 認為要拆解這一套「實用主義軟實力」並不容易,尤其對很多非西方國家的人民來說,西方和中國的軟實力並非「零和遊戲」,他們可以從中各取所需。她指,「世界上很多國家對美國模式還是中國模式最具吸引力這個問題越來越不感興趣,而更感興趣的是每個國家能夠提供什麼。」

如果我們不談到外交層面,只將焦點放在香港內部,即我們如何在中國完善香港制度、用更多「人民幣銀彈」製造「機遇」之時,繼續宣揚民主自由的吸引力,書生認為至少有幾點需要克服:

(1). 黃色經濟圈仍然是必不可少。它不只是令黃店能做到生意,很多人都忘記它的目標之一,是令到香港人可以養活香港人自身,減少有香港人因為貧窮而只能折腰跪低。保持黃圈的經濟力量,其實就是以實用主義應對中國的實用主義宣傳。

(2). 要持續提升本地文化活力,而且這種活力要注定某種生命力與道德力量。它不只是維繫香港人文化與身份認同那麼簡單,更是在展現香港人在美學和價值觀上與北面有什麼根本不同。這種文化定必有高有低,有雅有俗,正如德國評論家 Josef Joffe 對美國的軟實力觀察一樣:它既是 Grunge 又是 Google,既是 Madonna 又是 MoMA,既是 Hollywood 又是 Harvard。

(3). 在宣揚自由和民主等價值理念時,要避免太過抽象離地,最好「貼地」說明它們為何對生活至關重要,為何他對人性尊嚴至關重要。我們未必需要強調民主與威權之間的對壘,而是可以從生活之中,發掘民主、自由、平等、法治等元素,說明它們為何具有吸引力。

當然,以上並不一定能夠抗衡之後十年中國模式在香港的宣傳和洗腦,畢竟其他國家也未必能夠抗衡到中國模式的輸出,但香港擁有深厚的民主自由價值根基,即使隨著人材流失、教育改變及這一代老化,其承受的力量定必減少,但只要每個人在生活中做多少少,並不是沒有希望。

也正如 Repnikova 提到,隨著中國經濟放緩、孔子學院及一帶一路開始不為當地人找到工作或更好的生活,中國軟實力策略有可能「崩塌成純粹的交易主義」,同時中國要更「慷慨分發更大的禮物」將變得更為困難。

【加入書生Patreon,收看更多時事評論文章】

👉https://www.patreon.com/HKReaderXWriter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