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生

香港人,經營Patreon書生

【數說中國】習近平下令中國GDP增速須超美,但很可能失敗

《華爾街日報》指習近平下令中國GDP增速須超美,但從廣泛嚴格的封城及烏俄戰爭帶來的經濟影響,這項計畫很可能失敗。許多經濟學家相信中國刺激經濟殃政策似乎難以成功,預期今年中國增長將會比國家設定的5.5%目標為例。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習近平開始「急了」,過去幾週會議上,不斷向官員強調要確保中國今年經濟增速不可以輸給美國。

習的焦急反映了中國經濟急速下跌的事實。在去年最後一季度,中國經濟同比增長為 4%,輸給了美國 5.5%,拜登當時更表示是近 20 年美國經濟增速首次高於中國。據 WSJ 稱,拜登的發言引發「中國官員的不安」。

今年稍後時間習近平將舉行二十大。習必須要有卓越的功績,為第三度連任作準備。若然中國經濟持續受挫,將會降低他的管治威信和聲望。

WSJ 稱,習在會議上表示,必須用經濟證明中國一黨制優越於西方民主自由制度,以證明美國在政經上確實衰落。在三年前疫情爆發之後,中國政府就不斷進行大外宣,三年後的今天似乎被事實所摧毀。

過去幾個月來,中國不斷強調今年要達成經濟增長 5.5% 目標。不過,多間外國機構都認為這目標難以實現。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已將今年預期由 4.8% 下調至 4.4%,野村證券更將預期下調至 3.9%,這與去年 8.1% 的增幅相比,降幅極為嚴重,難怪今上那麼不高興。

▍「古怪」的中國數字很可能不反映事實

經濟學家普遍相信清零防疫和烏俄戰爭將持續並嚴重拖累中國經濟。不過,今年中國第一季度 GDP 同比增長為4.8%,消費支出的貢獻度 69.4%、1-3 月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 9.3% ,這幾項關鍵數字都比經濟學家預期的好,這引起了不少經濟學家猜疑,指官方數字古怪、不合理(早前書生有分析,見此文)。

聯博資產管理公司稱,第一季度 GDP 並沒有真正反映封控對經濟的破壞,例如上海封城是在第一季度結束前幾天才開始。書生曾引述專家估計,上海佔中國整體經濟 4% ,封城兩週將造成約 1,900 億元損失,而現在上海封城已有一個月。

除此之外,書生早前綜合了幾間媒體的數據,顯示中國有 45-70 城市正陷入某種程度的封鎖,佔中國總 GDP 約 40%,影響必定相當巨大。

▍中國經濟將繼續糟糕下去

某些經濟數字上也開始反映出來嚴格封控對經濟的破壞,例如中國 3 月零售額同比下降 3.5%。FT 分析,封控不但令人們難以令購買消費品、汽車與房地產,更令人們陷入緊張及恐慌之中,寧願把資金儲蓄起來,而不願消費,以應對不時之需。

中國經濟失業率亦不斷飆升,已突破政府設置的上限目標 5.5%,到達近兩年的高位 5.8%,幾乎平掉中國當初受武漢疫情重挫的數字 5.9% 。經濟學家早前曾評估中國科技巨頭需要大規模裁員至少數萬人,惟中國網信辦「唱反調」堅稱巨頭公司人員淨增長為 7.9 萬(數字同樣令人生疑)。

防疫限制令工廠停運、跨封鎖區變得運輸異常困難,加上原材料價格不斷上升,都令中國生產、物流和出口重挫。法國銀行法國外貿銀行 (Natixis SA) 警告中國供應鏈中斷問題日益嚴重, 野村經濟學家向 WSJ 亦稱,中國多個城市的嚴格封控令 3 月出口很可能出現「近兩年來首次零增長」。

除了動態清零外,烏俄戰爭帶來的地緣政治動盪,亦令外國投資者對中國愈加失去信心,這在金融股票市場特別顯著。 3 月滬深 300 指數下跌10%,中國和香港本週的基準指數亦分別下跌約 5% 至 6%,其他指數也表現差勁。FT 分析,交易員正紛紛拋售中國股票,而且投資者擔心最糟糕的情況還在後頭。

市場普遍相信,嚴格封控政策仍舊持續,而且逐漸解封的城市,可能隨著疫情反覆而令封控捲土重來。習近平多次強調必須堅持「動態清零」,認為上海問題出在封鎖太遲,而非封鎖本身,亦構成了投資者對中國投資環境的長遠擔憂,加上烏俄戰爭令西方(尤其歐洲)加速與中國經濟進行切割,更令外資愈來愈不好看中國市場。

▍中國已開始想辦法振興經濟 但很可能不給力

中國高官已響應習近平的號召,開始實施更多政策,希望拯救持續放緩的經濟。據報,今週習近平特別要求加速大建設項目,尤其是製造業、科技、能源和食品行業的項目,以擴大內需,實現「國內國際雙內循環」。

上月,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亦押下名聲,稱中國絕不會出現 08-09 年金融危機下市場失控的狀況。據 WSJ 稱,中國官員亦正提議當局與外國投資者和企業定期展開會議,特別安撫他們在中國整肅企業下造成的困境與不安。

不過,許多經濟學家仍然質疑中國經濟增長能否與官方預期一樣。

以房地產為例。中國房地產向來是中國經濟主要原動力,但自去年起房地產銷售就相當低迷,3 月中國前 100 間開發商的銷售額較上年同期下降了 53%,房產空置率高達可容納 9,000 萬人。

FT 稱,為了應對房地產問題,中國當局已經採取了促進銷售的措施,包括下調中國基準抵押貸款利率,但這仍然無法解決諸如「封控帶來的消費限制」、「不少開發商仍然有大量隱性債務及無法償還」、「中國家庭背負更多債務及寧願儲蓄」等問題。

《經濟學人》指中國刺激消費計畫難以實現。從理論上來說,最好是削減所得稅,令人們口袋裡有更多的錢可以花,但由於只有少數國人有繳納所得稅,這項措施用處不大。另外,多數消費優惠政策(例如增加優惠貸款)亦可能因持續封控已無法增加市民消費意欲。

退而求其次的是降低中小企業稅率的方案,但又因防疫措施對這些公司已造成嚴重打撃,免除稅收並不能帶來任何「安慰」,《經濟學人》甚至打趣稱「一個收入為零的公司不會關心它所支付的稅率」。

另外,中國央行對刺激經濟的反應亦相當「有限」,雖然上週五已下調銀行存款準備金率(令得銀行能有更多資金放出新借貸),但基準貸款利率幾乎維持不變,令市場希望落空。

《經濟學人》稱中國央行很可能擔心美聯儲大幅加息之際,中國若大幅降息,會令資本更加外逃。 FT 數據顯示,外國投資者持有在岸股票下跌約 260 億元人民幣,野村證券更表示「最壞的情況還在後頭」。

▍龍椅開始有搖晃不定的跡象

鑑於以上分析,幾乎可肯定刺激中國經濟增長的政策,不能如官方預期一樣帶來很大效用。WSJ 甚至稱部分措施可能會加重政府的債務負擔。從中國股市流出的資金來看,全球投資者似乎普遍不看好中國市場。

假如中國經濟持續放緩,假如疫情持續擴散,令得更多主要城市實施封控,經濟繼續重挫,今上是否真的可以完全安穩連任呢?中國政界會不會因而產生更多不確定因素?據悉有部分中國高層相當抱怨習一邊堅持嚴格清零,一邊卻提出缺乏具體政策的經濟增長目標。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