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關注政治哲學與女性主義問題。

讓關心情緒病患者成為日常 我們需要有這些準備

每當有人因情緒病而離開,我都會感嘆為什麼需要死亡作為代價,才能令我們驚醒情緒病真的可以很無情地奪去人的性命,我們真的需要關心身邊的人。

要真正關心情緒病人,一定要對情緒病有正確的認識。第一,情緒病不是「情緒不好」。患者當然會有情緒不好,但絕不是通過自我管理情緒便能解決,也不是只有情緒不好這症狀。

以我有過的憂鬱症和躁鬱症為例。憂鬱症不是不開心,也不是單純的憂鬱。它最大特點是奪去人的所有動力,令你所有意識(對世界和人的理解)都變得虛無、沒有意義。憂鬱症的人很可能會卧在床上整天,連喝點水也沒有動力,更別說出外見人或工作。因此,跟他們說「出外走走見見人」、「你不要不開心」、「改變一下你的想法可能會好點」,對他們來說就像跟跛的人說「你可以出外走走」和「你用手走路可以會好點」一樣那樣難以入耳。我聽過最可能觸動人溫暖的話是「我在的。你想講什麼也可以。即使你不說話,我也在身邊靜靜陪伴你」。不過,事實上當病情嚴重到一個地步時,我其實什麼也聽不入耳,什麼也沒法說。如果你怕出事,只能真正的找到他陪在他身邊。

至於躁鬱症,也會有憂鬱症的狀況,但它的特點是患者有時會完全進入相反的亢奮失控狀態。我說它是失控的,因為它基本上是沒有因由的,而且也無法控制它的出現和消失。在那個「躁」的時段,患者會認為自己已經沒有事,可以承擔各種事情,把所有東西都抬上身,又或者會特別憤怒、亢奮,不斷自話自說,包括各種髒話或者完全沒有邏輯可言的內容,嚴重的更可能有明顯的肢體發洩或破壞行為,譬如摔爛身邊的所有東西(我也試過)。

躁鬱症有兩個可怕之處。首先,在亢奮狀態時,它會令患者以為自己沒事,甚至覺得自己已排除萬難,但很快這種情緒就會消失,換回抑鬱的狀態。這種不斷反覆大起大落的情緒,會切切實實剝奪患者的正常、有條理的生活模式,令自己陷入更混亂的思緒狀態。如果你人生經歷過兩三次大起大落的情況而明白那種疲憊與可怕,那麼躁鬱症者就是每天可以經歷不下數次的同樣狀態。其次,由於它的情緒切換很快很大,所以患者身邊的人或者覺得對方根本沒有病(「你看,他又沒事正常工作了」),或者對患者的行徑無所適從。所以,當我們面對躁鬱症患者時,千萬不要在他們看起來「沒事」的時候,真的以為他們已經「好起來」;也不要在他們憂鬱發作時疑惑他們為什麼又變回這樣子。

其次,病向淺中醫,有病應該吃藥。如果發現身邊人的情緒一直反反覆覆,或者已有一段時間抑鬱到失去生活動力,那就陪他們看醫生。沒錯,我也絕對同意看醫生或吃藥不能解決所有問題,情緒病也是某種意義上的標簽,把所有可能的問題(例如社會背景)都壓縮在這標簽下。然而,藥物始終能令一個人較能穩住自己情緒,尤其是愈嚴重的患者就愈需要藥物穩住自己情緒,否則他們很可能會造出傷害自己的事。吃藥物和處理情緒的其他方面是沒有衝突的,我們不應該視藥物是怪物,也絕不應該無視非生理或心理醫學可以處理的部分。(另外,特別一提的是抗憂鬱藥物大多是需要長期服用才有效的,所以不應該一時吃一時不吃。)

第三,破除「經常說想死想自殺的人不會自殺」的迷思。有許多統計數據顯示大部分自殺身亡者都會在生前透露自殺信息。我認識有自殺過、自殺身亡的人都在生前多次說過想自殺。在日常生活場域中,我們對死亡都會有所顧忌,「自殺」話題基本上是一個禁忌,所以一般人不可能無緣無故說自己想死想自殺(事實上,即使曾經自殺未果的人也可能會在事後後悔自己的自殺宣言,因為他們怕自己的自殺宣言或情緒病會嚇壞身邊的人)。所以,當一個人透露出自殺信息時,他們很多時是真的擁有這個信念,並宣明當下的感受想法,或者想從透露中獲得別人關注(關心)、瞭解、協助(這些都不可恥),甚至最悲劇的單純地想把接續的行動說出來。因此,如果我們聽到身邊的人喊自殺,甚至經常喊自殺,也不要大意,以為他們隨便喊喊就算。(你可以想像嗎,當你在臉書上看到別人一句「我很累」時,他/她可能正在哭得要死,或者在用界刀不斷界手;所以,不要輕率地以為那就只是一句話)

說到這裡,我必須坦率地說一句難聽的話,我們很多人並不真的如嘴上說的那樣關心別人。這真的很難聽,卻是事實,是我們必須承認的事實,否則就不能更好關心別人。就像我自從透露自己的狀況,就認識愈來愈多有相類似情況的人找我聊天、傾訴,這令我確切知道要聆聽與關心患者其實一點也不容易。溝通與傾訴本身就是情感勞動,而要關心不斷持續與反覆的患者就更需要龐大的情感勞動,你需要承受對方不斷發放的負能量,這絕對會影響自己的狀態。即使你願意承受,也會有一刻感到疲倦甚至煩厭。

而患者通常對這點也有相當理解。他們可能會不想自己的負面情緒影響他人,也可能怕嚇走煩走身邊唯一關心他們的人,而甚少表露自己的情況。所以,我們需要更大的敏感力與耐性,才能真正察覺到身邊的人的情緒,更莫說要真的付諸行動去關心別人。我們需要比現在更主動一點,不,是更主動得多,把這種關心和觀察變成日常,而不是有事故出現時才「驚覺」或「發現」自己原來要做多少少。

我們在日常之中做的可以很多,比我們想像的多。

1 篇關聯作品
情緒病9香港958盧凱彤6音樂68
83
83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