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捷

特別關注政治哲學與女性主義問題。

【思辨占星術.上篇】占星術是偽科學嗎? 從科學、歷史與哲學談起

前言:我是典型的天秤座個性

「你是什麼星座?」「天秤座,什麼了?」「難怪!我就猜到。你是典型的天秤座性格。」自從中學開始,我就經歷過類似對話數十次,後來遇到同類話題,我多數會默認自己的星座星座;但實際上,我並不相信星座,甚至認為任何命理術數都是偽科學、不可信;只是我知道這話題不能終止於真假與否的答辯之中。

請回想一下,你是否做過網上的配對測試?或者在臉書上玩「與哪些名人英雄相似」的遊戲測試?即使不相信也好,還是忍不住測試一下未來運程?人類對個人性格和命運機遇的情報渴求從未竭止,在 3,000 - 4,000 年前人類古文明時期,我們的祖先早已發明了號稱嚴謹的測試法:占星術 (Astrology) 。

1975年科學界聯署聲明占星術是偽科學迷信 著名科學哲學家費耶阿本德卻大力反對聲明

星座運程只是古老占星術的頹廢版。古時的占星術主張天體運行和人間萬物事件有著密切關係,因此會嚴格要求占星家仔細觀察天體運行的方式,才能準確占卜出人類個性和命運。當然,這在如今高舉科學的時代,實在像無稽之談,畢竟距離你數千萬里的水星與你本人個性和命運會有什麼關聯可言?

但占星術並沒有因為科學而消失,反而在 20 世紀風行盛極。占星學家更宣稱占星術有科學基礎:它有觀察、有統計、有理論,難道不像科學嗎?可是,科學家對此並不賣帳。 1975 年美國 186 名科學家(其中包括 18 位諾貝爾獎得主)聯名發表聲明,指責占星術是偽科學,導人迷信。

但這份聲明卻沒有獲得所有支持科學精神的學者贊同。著名的天文學家卡爾薩根 (Carl Edward Sagan) 便拒絕聯署。這令人非常驚訝。他事後解釋,是因為聲明無法提出堅實的證據反駁占星術,只屬武斷的表態。

科學哲學家費耶阿本德 (Paul Feyerabend) 比卡爾薩根更加激進,他批評這些科學家對於占星術的歷史和方法論並沒有深入研究,便武斷占星術是偽科學、沒有科學貢獻,這樣的說法與科學的求真精神完全相違背。費耶阿本德更不客氣地諷刺這些 20 世紀的科學家,在科學精神上還遠遠不及 15 世紀的羅馬教廷。

一般科學史教科書不提的占星術歷史 以前科學家都會研究占星術

其實費耶阿本德和卡爾薩根一樣,並非相信占星術才反對這份聲明。他只是從科學史與哲學的角度出發,認為並無根據將占星術定性為偽科學。他提到,占星術在歷史上曾為天文學發現提供相當大貢獻,占星學家也曾和現今科學家一樣,會從事觀察、預測和尋求新證據去修正理論。如果說占星術從頭到尾都是偽科學,那麼劃分「科學/偽科學」的恰當標準該是什麼?

費耶阿本德的批評絕非無的放矢。在 18 世紀之前,占星學和天文學並沒有嚴格的區分。在西方,由中世紀到文藝復興時期,大學都有專門課程教授占星術,許多有識之士都會研究占星術,諸如大家熟悉的知名科學家,哥白尼、伽利略、開普勒都有著專業的占星學知識。但是一般科學史教科書絕少提到這些歷史;凡提到占星術,只簡單視之為偽科學的代表。

根據過往的史學描述,占星術是一種迷信和空想,所以當 17 世紀現代科學與理性啟蒙興起後,屬於空想迷信的占星術便自然走向衰落。但越來越多當代科學歷史學家試圖為占星術的歷史地位平反。他們普遍把占星術視為一種「理性活動」或「早期科學」來研究它的起源和發展動向。

占星術的起源與歷史:從巴比倫到古希臘 結合古希臘哲學思想成為理論學說

早在古文明時期,占星術已經出現。在中國,有甲骨文記載了觀察天體的紀錄,《周禮.春官.保章氏》已提到朝廷有官職「掌天星,以志星辰日月之變動,以觀天下之遷,辨其吉凶」。在古巴比倫的美索不達米亞地區,人們普遍相信星體代表神靈,觀察凡星便能瞭解神旨。

不過,當時古巴比倫並沒有系統性的占星術理論,他們大多只是通過祈禱、唸誦咒語和貼護身符等相關儀式來達到巫術目的。在占星術傳入古希臘後,綜合起了斯多葛派(i.e. 決定論)、畢達哥拉斯學派(i.e. 天體數學是萬物的本源)和新柏拉圖主義學派(i.e. 神秘主義的傾向、天體運動是宇宙和諧有序的表現),才逐漸發展出具系統化的理論學說。

古希臘哲學主要需要克服「世界的本源」和「如何生活得幸福」這兩大問題。古希臘人深深瞭解到命運機遇和性格對人生的影響;對此,占星術提供了一套星體邏輯來解釋個性與不公平的際遇,也使命運機遇成為一門可預測的學科,這些因素構成了古希臘人接納占星術的原因。他們認真觀察天體現象,務求獲得天體的神秘信息。在古希臘語中,「astrologia(天文學)」和「astronomia(占星術)」常常互換相通,兩者沒有明確區分。

當然,有些古希臘哲學家基於懷疑論和自由意志的理由,反對占星術隱含的本體論和宿命論。但這並無法阻止占星術廣泛流傳。著名的天文學家、數學家克勞狄烏斯.托勒密 (Claudius Ptolemy) 便結合亞里士多德的自然哲學和天文學知識,寫了西方史上第一本占星學書:《占星四書 (Tetrabiblos) 》。我們現在所接觸到的許多占星術概念,便是源自此書。

托勒密在此書並不只是討論了典型的占星術,還提出了太陽、月亮和行星的相對運動理論,以及提出研究天體的方法論:利用天體運動的自然特性來研究它們周遭的事物變化(例如對地球的天氣和潮汐的影響),並進行預測。這些理論方法前衛非常,並為他另一本巨著《天文學大成》的「托勒密體系(地心說的宇宙圖景)」立下重要理論基礎。自從托密斯體系建立後,古希臘的占星術也開始傳入伊斯蘭文化地域、古印度等國家。占星術在全世界流行起來。

以往占星學和現代占星學的不同 占星學對各學術領域的發展與影響

古代的占星學家需要觀察天體現象,進行複雜的數學推算,來建立天文知識作算命占卜;這都需要嚴格的知識訓練,絕非普通人可以學到。當時真正的占星術士都是知識份子,亦只有皇室貴族才能享用占星術的推算。

說來有趣,現在大家上網看到的星座運程,都是根據個人提問(例如「我能不能找到未來工作」、「多久才會找到合適情人」、「我的個性是怎樣」),配合星座來推算結果;但這在古代占星學家眼中卻是錯誤得離譜的異端。以前占星術士推算的都是「戰爭誰會勝、下屆國王是誰」等國家大事,一般的個人桃花或工作際遇絕非占星術士能看得上眼。而且,古時占星術的正規算法,除了考慮個人出生的星宮圖外,還要考慮出世當時太陽在星座的哪個方位、五大行星在什麼位置,月相又是什麼等等,這些都需要龐大的天體知識,絕非現在單憑天秤座便判斷那個人的個性迷人,具非凡魅力。

上面說了那麼多,並非要你相信以前的占星術比較「準」,而是想闡明以前的占星術需要很多天文數據作為運算基礎,這鼓勵了占星術士精細觀察星體運動,並持續發展數學理論,以修正星表作更精準的預測。因此,古代占星術實情大大推動了天文學的發展。

直到中世紀,占星術終於發展成最輝煌蓬勃的學問。在當時大學,如果你要修讀天文學、數學和醫學,占星學是必修的課程。當時的醫學認為疾病起源和治療方法都可以從占星中獲得重要資訊,例如放血的時間需要考慮占星歷法而進行。占星術要求的各種數術(例如計算行星軌跡、天氣預測)都成為天文學和數學系學生必須要瞭解的理論知識,這也是為什麼「數學家 (mathematicus) 」和「占星學家 (astrologer)」在當時是同義詞。

在今天,我們讀到哥白尼、伽利略、開普勒 (Johannes Kepler) ,他們都譽為天文學和現代科學革命的關鍵人物,科學理性的代表。但鮮人為知的是,開普勒是當時皇帝的御用占星顧問;伽利略在大學醫學系專門教授占星術,並為當時的貴族占卜運程;事實上,他們三人都在大學修讀過占星學,學習了相關知識,才能成為傑出的天文學家。

十七世紀:占星術的沒落

不過,這三位依靠占星術出道的天文學家,最終卻聯手摧毀了占星術的根基之一:地心說。其中最為人觸目的是,占星學家巴蒂斯特.莫林 (Jean-Baptiste Morin) 與伽利略和哥白尼主義者展開的激烈爭辯,最後莫林輸掉這場公開論辯,亦預示了占星術的沒落。

自從 17 世紀,占星學和天文學開始分道揚鑣,前者逐漸遭到天文學家、公眾和公共機構的拋棄,大學也不再教授占星術。占星術正式被驅逐於科學之外。為什麼占星學在 17 世紀後起著這樣戲劇性的變化?當代歷史學家還在研究當中,但他們大多認為原因並不像部分科學家想當然般,是單純建基在占星術的「迷信」和「科學理性」的勝利上。

當然,歷史學家承認天文學的各種新發現令人們愈來愈懷疑占星術的真實性;但除此之外,歷史學家相信,宗教改革者對占星學的批評,以及機械論形而上學觀的興起,這兩方面都令人們更大規模地唾棄占星學。

占星術是偽科學嗎? (1) Karl Popper 的否證論

從歷史重看一樣東西,往往發人深省。誰會想到,占星術曾經是大學必修的學科,但現在卻演變為偽科學的首選例子。誰又會想到,占星術在 18 世紀沒落後, 20 世紀又忽然復活,廣受世人歡迎。科學家力倡占星術是偽科學,似乎也無力挽回這趨勢。

到底占星術是否真的是偽科學?當我們說它是偽科學時,到底是基於什麼理由?科學哲學家卡爾.波普爾 (Karl Popper) 的否證論 (Falsificationism),是科學家最常引用來證明占星術是偽科學。根據波普爾的觀點,當一個理論是不可否證的,那麼它就不是科學。由於占星家的預言一般都是含糊不清,占星家也常常故意忽略負面證據、加入各種「特設假設」保住自己理論,使得占星術不能否證,因此占星術不是科學。

但從歷史來看,「占星術無法作出可潛在否證的預測」這種觀點是錯誤的。孔恩 (Thomas Kuhn) 便正確地指出,中世紀時,占星家認真從事占星術研究,他們確實提出可否證的預測;那時占星家發現自己的預言不準時,也大多會承認預測失敗。

那麼,占星術的預測常常被否證,能否說明它是非科學?在這裡,我們應該要區分「被否證」和「非科學」兩個概念。即使占星術當下被許多證據否證,也不代表占星術是非科學。因為即使是最好的科學理論,在歷史上都會有仍未解決的問題,也會有不利於自身的觀察證據或實驗結果。因此,如果我們接受這個理由把占星術排除在科學之外,便難免基於相同的理由把某些特定的、有待改進的物理學和生物學觀點都視為非科學,這結論實在令人難以嚥下。

占星術是偽科學嗎? (2) Thomas Kuhn 的常規科學與範式

雖然孔恩不同意波普爾的否證論,但他也認為占星術不是科學。根據孔恩的觀點,占星術之所以不是科學,是因為它缺乏常規科學中由範式主導的解謎活動。

孔恩認為,任何常規科學都有其範式 (Paradigm) 。範式是由一些具普遍性的理論假設、定律和它們的應用方法所構成,而這些理論假設、定律和應用方法都是某個特定的科學社群成員所接受。範式為在它所支配的科學工作中確立出一些標準,在該範式框架內從事研究的社群成員都在從事孔恩所謂的「常規科學」。再簡單地說,一個理論是否科學,取決於它是否符合某種科學社群同意的典範理論和方法論,去嘗試解決某些難題。

孔恩要我們比較天文學和占星術的差異。天文學家若然預測失敗,他們可以改善自己的觀察儀器,對可能的干擾進行檢驗,再進行實驗;天文學家通過錯綜複雜的工作,嘗試消除原初預測失敗所帶來的難題。這種共同的解謎程序正是孔恩所說的範式。然而,占星家卻缺乏同樣的方法(共同範式)在預測失敗後學習和改進。換言之,當占星術遇到謎題和困難時,占星家沒有共同範式去修正占星理論,它們最多可以解釋為何預測失敗,卻沒有科學實踐。從這個意義來說,孔恩認為即使星體真的可以影響人類生活軌跡,占星術也不是科學。

占星術是偽科學嗎? (3) Paul Thagard 主張科學實踐應該關注其理論對手

1978 年科學哲學家保羅.薩卡德 (Paul Thagard) 發表了名篇《為什麼占星術是偽科學》,反駁了波普爾和孔恩的劃分方法。薩卡德同意孔恩對波普爾的批評,但他卻指出孔恩的說法有毛病,因為占星家是有難題要解決,只是他們大多不集中在理論層面的修正,而是嘗試處理星座與個別案例的關係;在這方面,他們和現今非關注一般性理論(而是實驗為主)的科學家的實踐活動相像。

薩卡德提出了包含三個要素:【理論、社群、歷史背景】的矩陣理論來定義什麼是「非科學」:

1. 長期以來,它的進步性一直不及其他可替代的理論,面臨許多問題也沒法解決
2. 實踐社群幾乎不關心自身理論的問題,也不試圖比較和評析其理論與其他可替代理論的關係
3. 實踐社群選擇性地尋找確證或非證 (confirmable of disconfirmable) 的證據來為自己理論辯護,也沒有一致的原則去評價理論和解決問題

根據薩卡德的觀點,我們要辨別一個理論是否科學,主要需要問以下問題:實踐社群是否有一致原則嘗試評價其理論的真偽,以及遇到困難時有共同方法去面對問題?實踐社群是否關心異常現象 (Anomalies) ,以及積極和其他可替代理論比較、競爭?實踐社群所支持的理論是否有所進步,並非一直停滯不前?

薩卡德認為占星術不能正面回答上述問題。首先,自從托勒密時代以來,占星術幾乎沒有太大變化,它的解釋力與預測力也沒有顯著增加,非常不進步;其次,自 19 世紀後,心理學(其替代理論)一直在發展,以處理占星術所企圖解釋和預測的心理現象。心理學顯然有資格徹底取代占星術;其三,占星家對其他理論對手毫不關心,沒企圖和其他理論作比較和競爭;其四,占星家社群往往缺乏一致的原則去評價理論和難決其理論所遇到的問題。

「科學/偽科學」的劃分恰當嗎? 還是這種劃分其實不是重點

薩卡德的分析看起來很恰當。但是他的劃分標準卻引來一種有趣的相對主義結果,就是一個理論可以一時是科學,一時是偽科學。譬如,在開普勒的中世紀時代,由於解釋人類個性和行為的理論只有占星術,別無其他可替代理論像占星術一樣複雜而又可印證,因此當時的占星術不應該視為偽科學;但換到現代,由於心理學的興起,占星術就被宣判為偽科學。

這樣的相對主義結果,到底是正確恰當的劃分標準,還是反過來構成劃分標準的反駁?想像一下,地球上有一個與世隔絕的社群並沒有現代科學的知識,他們依靠占星術去解釋和預測人類個性和行為以及天體現象,我們會說在這社群裡的占星術是科學嗎?薩卡德的劃分所要面對的第二個困難是,根據他的標準,占星術是因為現代心理學興起而變成偽科學,但占星術實際上在 17 世紀後就已經被科學界所刪除;那麼當時科學界對占星術的拋棄是否只是單純的不喜好,給占星術貼上沒根據的「偽科學」標籤呢?

關於科學與偽科學的區分,在科學哲學裡仍然爭論不休。知名的科學哲學家費耶阿本德反對科學有任何統一的方法論,他主張科學上的無政府主義和多元主義。他認為把某些理論貼上偽科學的標籤,都是沒有根據,是一種傲慢和教條主義,並不有利於科學發展。他正是基於這理由反對科學家的聯署聲明。科學哲學家勞丹 (Larry Laudan) 更加激進,他嘗試論證任何「科學/非科學」的劃分都是注定失敗,「科學」除了作為一空話和方便的標籤外,並沒有任何真實的特殊性,我們是時候把「偽科學」、「非科學」的標籤從腦海中刪除。

也許,在這場艱深的科學哲學討論中,我們應該腦筋急轉彎,不要糾纏於「科學/偽科學」的爭論之中。我認為大部分熱衷於討論偽科學的大眾都被誤導了。對於占星術的懷疑,我們不需要以「它是否為科學」作為基點進行討論,而是直接宣問它為何合理可信。這才是問題的核心。畢竟,即使占星術真的是科學理論,它也可以是徹底被否證而失敗的科學理論。

(由於文章太長,我把它分成上下兩篇,下篇將會主要站在邏輯和哲學角度討論占星術是否可信,以及,為什麼占星術並不合理可信也好,人們也如此熱衷)

怎么理解占星学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