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捷、書生、渣男

經營「書生百用」和「女性主義渣男」,特別關注政治哲學/政治哲學和女性主義,喜歡深度公共討論。

【台灣觀選.觀選篇】大選落幕,民主才上演

台灣大選正式落幕,蔡英文與民進黨大勝,台灣終於不用「亡國」,身邊朋友都高呼民主自由的勝利;只是,這裡「民主自由」究竟意味什麼,至今仍然成為了我無法排懷的疑問。

這次選舉備受港人關注,書生臉書上所有香港朋友都是支持蔡英文,畢竟「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沒有人想看到比較親中我韓國瑜贏。有趣的是,書生認識的一些台灣朋友,他們的焦點卻不是放在蔡英文還是韓國瑜身上。他們同樣擔心台灣民主未來,只是這個擔憂並非(只)出於中共威脅,而是台灣內部社會撕裂。

*****

時間推移到半年多前。當時蔡英文因連番施政不好,民調一度表現不好,有論者甚至預計這次大選會政黨替換;怎料一名港人在台灣殺死女友,連番掀起政治浪濤,引發世界觸目的反送中運動。民進黨充分把握好機會,利用「亡國感」為選舉核心號召人民:不能接受習近平對「九二共識」的新詮釋,不能讓台灣變成香港一樣「一國兩制」,不能讓台灣亡國。結果相當奏效,民調直線反升。

然而,韓國瑜的聲勢同樣浩大。有人說因為他推行「庶民政治」,搞民粹,支持者都是腦殘賣國的「韓粉」。但這些支持者真的都是被韓國瑜擺弄操控的蠢蛋嗎?韓國瑜造勢大會當天,書生決定「深入陣地」,走進百萬人群之中,近距離接觸這些「韓粉」。

韓的造勢大會在晚上 6 時多舉行,但在下午 4 時已近十萬人。當時書生走到凱達格蘭大道,眼前全都是中老年人,年青人真的是十隻手指能數完。當我開始跟著人群走入會場,非常擠迫,沿途卻有老人家紛紛充滿善意的向我微笑,說「年青人也來,真好」、「年青人加油」,「我們沒有忘記你們年青人」,他們好像見到相當稀有的生物,也像是終於見到自己的子女願意陪伴自己參與活動。

這麼大批中老年人,難道他們都是親中賣台的「中共同路人」嗎?他們都只關心自己利益和經濟的自利人嗎?當時書生被滿天高舉的青天白日紅旗包圍,同一個符號一再在我眼前走飄過,我很想知道這個符號究竟代表著什麼。當然,我知道它代表著「中華民國」,但這只是四個字,一個概念,書生真正想知道它所承載的情感和記憶究竟是什麼,為什麼那麼多人舉高它。它一定比它所展示的樣子更為複雜和細膩。

******

於是在晚點的時間,書生從會場非常辛苦地走出,在比較空曠的地方開始找人聊。我身上也拿著兩支青天白日紅旗,希望籍此打開對話。我嘗試找了幾個聊都失敗,終於看瑜個看來滿肚子話想說、樣貌和善的姨姨似是想自拍,我走上前問:「需要幫你拍照嗎?」「好。謝謝。」拍完照後,我開始嘗試打開話題:「你也來支持韓國瑜,真好。」「你是香港人吧(她很快就從我的口音拆穿我),來看我們的造勢大會?」「對啊,好厲害,那麼多人。」「當然,我們都支持韓總統。」她已經叫他總統了。「為什麼?」「因為他堅決守住中華民國這條底線。」

她說自己一直都是國民黨支持者,很討厭民進黨。這樣的人支持韓國瑜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但當我跟聊多一點,洋蔥的表面就開始剝開了。原來她那麼討厭民進黨,是因為她認為民進黨一直在操作「統獨」問題,動員一堆網軍攻擊反對台獨的人,「我自己也很反共,只是我們是站在中華民國那邊反共的」。「為什麼不能站在台灣為一獨立國去反共?」「這不可能。」「不可能是因為…?」「因為我們就是中華國民國家啊,這不是很明顯嗎?台獨究竟有什麼好處?民進黨不過是放空話而已。它連經濟也弄不好,說什麼其他漂亮話。」

她連珠炮發,愈說愈激動,但內容盡是不斷重複上述的話,但核心精神是「守住中華民國是她的底線」。「那你不怕中華民國有天像香港一樣嗎?所謂『九二共識』變成『一國兩制」,遲早也會被中共蠶食?」「你誤解了『九二共識』,『九二共識』是指一個中國,各自表述麻。中共怎樣說是一回事,我理解的中國就是現在中華民國,它還在守護這個地方。」「但現實上不容許你各自表述啊,不是嗎?」「所以我們就是來支持韓國瑜,只有他能守住中華民國。」

這其實相當有趣,民進黨支持者說自己的底線就是守住台灣,國民黨支持者的底線是守住中華民國,但他們想像中的「國家」都是在同一地方,只是國族身份認同的差異就造成了大巨大差異。

而這位姨姨支持韓國瑜的邏輯也是自洽的。她有一套一致的思維方式。總括而言,她支持韓國瑜的三個理由是,一是她認為韓國瑜有志且有能力守住中華民國,二是她不信任民進黨真能治理好國家,三是她的國族身份認同裡面無法放棄中華民國這個身份。

這三個理由,有書生完全不同意的部分,也有部分同意或可商量的地方,但無論如何,它們不是完全基於無知或錯誤而建成,另外也有相當元素是由國族情感和記憶而建成,例如不少外省人支持韓國瑜,就是因為他們參與過國共內戰,在那種環境要他們脫離中華民國的身份認同,就像要現今香港最激烈的抗爭者在未來老去時要他們放棄香港人身份認同一樣,幾乎是不太可能的事。

我們有好好理解和梳理這一部分?


******

書生記得在大選前,一名台灣青年在網上說要把父母的身份證收起來,因為怕他們投票給韓國瑜。又有另一名台灣年青女生在臉書發了一個帖文,指和媽媽討論到投票問題,希望媽媽愛自己就要投蔡英文,或至少不要投給韓國瑜,她的說辭態度有點兒情勢勒索,因而引起爭議,後來刪除了文章。如果民主的核心之一是溝通、對話和審議,這些方式真的算是民主嗎?

十幾年前,政治哲學家認為民主有一些必要元素,才能成為好的制度,其中兩項就是理性審議和接受差異。然而,現代各國社會的政治現象卻剛巧與政治哲學家的倡議相反,人民的政治取態愈漸趨向兩極化,愈來愈只接觸同一場立場的人,兩邊也開始用「激烈的行動」代替「討論」。

究竟兩個陣營是否真的不可能溝通呢?如果不能溝通,我們可否容忍和自己不同政見的人活在同一國家?再進一步,如果我們真的認為老人都是愚蠢得無藥可救,只會被假新聞騙,所以為了保證國家的品質,剝奪他們的投票權不是更好嗎?但這還算是民主嗎?究竟什麼是民主?

******


大選投票當天,書生去了台灣朋友的家裡看大選。六七個人像在過年一樣,大夥圍著桌子,一邊吃桌上的美食,一邊看電視。五點多時,蔡英文與韓國瑜的票數比例漩逐漸拉開,勝負已可預料。因此,我們開始聊起選舉以外又與選舉有關的事情,例如民主制度與精英政治之間的優劣。

晚上 9 時多,蔡英文確定贏了,開始發表當選演說,書生印象中最深的一句,是她說要與對岸展開和平的對話,希望與對岸的關係能和平解決。這還不是與過往一樣嗎,還是要與對岸維持一定良好的關係,至少不能翻臉。這一層現實政治的道理還是容易懂的,正如我們可以賭一下四年後大選,亡國感會否被再次召喚,這也是一定的。

投票完結,但所有事情才剛開始。蔡英文當選,對台灣來說,是好是壞,就用這四年來認真監督,真的不行,台灣人民讓是可以把她拉下台,這也是民主的好處。只不過這四年間,台灣人能否減少撕裂,互相尊重或容忍、正面對話、理性審議,這可能才是台灣民主自由最大的挑戰。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