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姆

我是萊姆,現居台北的軟體工程師,曾經在北京生活兩年,旅遊魂在我內心,喜歡跟不同城市不同地區的人們一起交流。世界之大,我想去看看。

聊聊寫作

寫作讓我證明我曾經活著,真切地活著。

最近看到一段話,「相比於透過寫作來炫耀文采與才華,去博取別人的注意而滿足虛榮,寫作更是你曾經活過的點點滴滴的證明。記憶不可靠,唯有寫作讓你真切感知到,我曾經活著。」

很深刻的一段話對我而言,有時候寫寫東西,會讓混亂的思緒以及躁動、無處發洩的自己,得到些許平靜,對於我而言,這個過程更像是一種抒發、一種治療,梳理我偏激的思緒,讓我回歸穩定。

鎂光燈

每每完成一個作品,期待掌聲,期待觀眾,期待互動。無可厚非,但這都是從寫作本身外溢的效果,寫作最原始的感動在於,我透過文字,透過描述,紀錄了我在每個時空的一個思緒、一個時刻節點的我,而這個我,將在未來的自己或他人打開這段文字的時候,重新開始賦予生命。

對於自己,我有時候太聚焦在有多少報酬,我的文字有多少人看過,其實慢慢的有些疲乏,我想對於觀眾與自己都是,因為太聚焦在這些外溢的報償,有魚後其實是為了發文而發文。或許我也該重新思考,文字所記錄下的,不僅僅是文字本身,或者事件本身,也正在記錄著屬於我這個故事,我的一顰一笑,一怒一悲,都在這字裡行間。

平鋪直述也未嘗不可

從寫自己的故事出發去寫作,會讓我更輕鬆地記錄下我的生活,而這個故事、這個文章,可能未必是結構嚴謹,也未必是文采斐然,或許是平鋪直述,也或許是雞毛小事,但對於我而言,這就是我,如果這是一本經典傳記,那這些我的碎片,或許都將是某天那個大我的蝴蝶振翅,都可能是在不同時間節點的狂烈暴風。

總結

以活著的角度去寫作,讓文字成為記錄生活的工具,我喜歡這樣的概念,感覺可以解放我自己對於每篇文章的構思,而我也能對平凡無奇的瑣事,透過文字紀錄下來。僅以這篇文章,紀錄我對文字的功能性的討論,或許寫作本身就如同生活軌跡,他不必是每時每刻都精彩萬分,可以很日常,很瑣碎,當然,他也可以是大氣滂薄,因為無論怎樣的內容,都是我曾經活著的證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