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與政治以及更好的政治

張潔平
回覆
張泰格@kaofeelfine

感謝泰格❤️這裡其實是一個「派糖」如何派到對的人頭上的問題,也就是分配問題。目前它是以一個campaign活動如何發獎金的問題存在,但如果有更細緻的機制,就可以擴展到matters未來怎麼分配社區整體收益給社區的問題,我理解你這裡說的,除了以staking作為授權方式之外,實際上也提到了,某種民意代表/議員/議會的出現?以民意代表來參與分配機制的設計?

面对新疆危机,一个 2020 年的普通人可以做些什么?

極權之下,我們的恐懼、抵抗與愛

張潔平
作者精選

修正並致歉:文中,第五小節《志業與愛》,提到哈維爾有關異見者的定義,「異見者不過是在實踐生命的時候無可避免地跟權力槓上的人而已」「他們是各行各業的普通人」這句並非哈維爾的原文,而是來自陳婉容去年4月一則講述哈維爾與愛的臉書闡釋,這句話的原創作者是陳婉容,未加出處引述,此處訂正,並已修改天下雜誌稿,特此致歉。

视觉笔记|记·「聚合或分离?——90年代后女权与LBT事业的多元交叉」

北美中国女权群“性骚扰”事件对女权社群的绑架以及MeToo运动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