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潔平

希望探索媒介的各種可能,也希望做個一輩子的記者。Matters站長。

兵臨香港?民族英雄們,請勿跟車太貼

講個歷史故事。1966年,文革硝煙正起。那是一場自認為要掀翻舊世界、反帝反資本主義的「時代革命」,怎能允許香港,這個資本主義的老巢依然在身邊存在?

1966年6月2日,《人民日報》發出了這樣的評論員文章:「我香港愛國同胞在七億祖國人民的支持下,一定要向英帝國主義索還血債!一定要判處英帝國主義的死刑!這個歷史性日子一定會到來的。」當年沒有十四億,但有七億護旗手。「香港的命運掌握在全中國人民手中!」這是2019年中國官方媒體說的話,熱血沸騰的感覺是不是非常熟悉。

1966年的香港,傳統左派並不清楚中共對港的真實思路與政策。他們以少數派的決心,多年來一直堅持反資本、反殖民的愛國抗爭,在這時受到了巨大的鼓舞。他們以為,北京終於要從港英政府手中「解放香港」了。他們在香港開始罷工、堵路、從底層的不合作運動開始,在左派的引導下迅速極端化,演變成四處放炸彈、文革式的「六七暴動」,遭到港英政府強力鎮壓,更令全社會人心惶惶。曾派駐中聯辦、一向被認為是官方香港問題智囊的北大教授強世功認為,正是六七暴動,奠定了香港人的基本心態結構。極端化的抗議引發了香港市民對中國共產黨和左派的不滿和恐懼,反而增強了既存港英統治秩序的正當性和民意對它的支持。由六七開始,「恐共」與「仇共」成為香港的基本民情」。許多論者均認為,「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亦是從「六七暴動」之後萌芽,即不再認為香港是廣東省的一部分,而是一個區別與中國內地的獨特地區。

對左派而言,至為心酸的是,北京迅速叫停了「六七暴動」。1966年8月下旬,周恩來通過廖承志向新華社香港分社發布了指示:「香港不能搞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在宣傳上千萬不要使香港同胞以為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也將席捲香港。……務必避免我們在香港的黨組織和各企業機構自己內部大鬥,發生大亂子,毀掉香港長期工作的深厚基礎和戰略部署。」什麼樣的戰略部署?由毛澤東定下的:長期打算、充分利用。對香港的資本主義「要好好保護,不要破壞。」

文化革命的火焰燒了十年,也沒有燒掉香港。廖承志向香港明確宣布了北京的態度:「香港雖是我們的領土,但是現在受著英國的統治。是屬於另一種制度。英國和我們的關系目前是友好的……」

中共作為世界上有史以來、未間斷執政時間最長的政黨,其壽命並不靠意識形態,而從來靠的是極度現實的政治選擇。在60年代,北京拋棄了香港的左派,也拋棄了與香港愛國同胞站在一起的七億人民。在2019年重新面臨經濟放緩、被全球秩序孤立、要靠「一帶一路」等政策突圍、要艱難建立自己的國際秩序的此刻,北京會拋棄香港嗎,還是背叛說要踏平香港的愛國同胞?

時移世易,當年的選擇未必是今天的。但無論是哪個選項,歷史經驗告訴我們,「全中國人民」從來都無法決定中國的命運,更不要說香港。跟車不要太貼的好。

香港1.37k67暴動3愛國主義2反送中539
36
36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