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潔平

希望探索媒介的各種可能,也希望做個一輩子的記者。Matters站長。

【今晚9pm在線問答】艾晓明:回到Metoo的本質——进入被侵害者的生命经验,思考羞辱

在Metoo运动里,知识是什么?围绕这两个字进行辩论的知识人不少,相互指责对方的理论框架偏狭、知识储备不足、知识体系陈旧。

在深夜的电话里,当艾晓明说出 “知识,就是被侵害者的经验” 时,我难以形容自己内心的震动。

的确,很多人都忘记了。Metoo的全部知识生产,是来自受压迫者基于身体和心理经验的陈述。这是一场充满勇气的自我爆破。其中的生命经验,饱含压迫、羞辱、委屈、耻感。它使人们听见受压迫者的自由意志,包含了权力制造屈辱的机制,也令人们理解这一屈辱因何发生的知识。“其中饱含的生命经验,是可以填补我们在社会认知方面的空白的。”

什么叫空白?就是在她们开口之前,你(不论男女)可曾想到过,“有多少女性是这样,通过熟人的裸露、异性的猥亵、男孩的性游戏、对偶像的崇拜而失去天真,进入性别等级的社会仪式;” 有多少人经历了沉默的抗拒,强忍了被对方视为“才大者欲必大也”的不对等情欲关系;有多少人用性本能掩盖性霸权;有多少人因为这些偶然、琐碎而难堪的场景,受到长时间的身体和心理困扰;又有多少人,根本找不到语言、场合和正当性去宣之于口。

艾晓明在中国Metoo喧嚣讨论时,重读了台湾作家林奕含的遗作《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重看了林奕含之死给台湾社会带来的震荡。她写:

//正如讨论林奕含之死时一位台湾女律师所说,她代理的一个案子中,最后受害人以死终结了庭审。因为她要不断地证明她的创伤,反复用语言打开私处,呈堂据供。她的情史性史要经过社会大众的公审评定,每一处瑕疵都可以被拿来作为受害的理由。而且,她的病历也要被调取,用来证明她的证言可疑。最后她只能归咎于自己:错在太勇敢。她没有撑到赢的一天,她对自己执行了死刑。就算林奕含写尽被性侵少女的创伤屈辱,那位老师原型也不受法律惩处。//

这也是在中国,揭露章文涉嫌性侵的年轻女律师的困境,她在自己的自白中,坦承了这种“反复用语言打开私处呈堂”的报警体验。

这些伴随着血泪说出口的生命经验,值得被更仔细地聆听、承托、回应,推向更深一层的理解。它们尤其不应该被掩盖在它们所揭示的名字后面。这些生命经验,不应该只因为那个引发公众八卦心的侵害人姓名,而被记住。要实现这种有超越的尊重,尤其需要更多人一起去同理。

这正是知识分子应该做的。艾老师说,面对被侵害者的经验,我们应该问问,自己站在什么角色?如果位置优越的人,不把自己摆在受侵害位置上去同理,尤其是超越性别、超越个人经验的同理,又怎么能体会这种不公?又如何能获得真实的经验和经得起推敲的“知识”?

艾老师在文章中引述林奕含在诀别之前的访谈:

//Primo Levi說過一句話,他說“集中營是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屠殺。”但我要說:“不是,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屠殺是房思琪式的強暴。”//

“房思琪這個案子如果放在中國來討論,可能很多人覺得她咎由自取。”艾老师说。这是现状的残酷,也是知识人应该一起深化聆听、回到metoo的原因。

今晚9点,Matters请来 @AI XIAOMING 老师,在线问答。

艾晓明90年代开始就将女权主义理论、性别教育引入中国,作为在这一领域、乃至更广泛的公共领域持续的思考者和行动者,她一以贯之的思想、实践、道德勇气与开放包容的理念,令人敬佩。社区内的朋友,若您这些天关注metoo,并为它思考、愤怒、感动、或者吵架至精疲力尽,请千万不要错过今晚。社区外的朋友,也可以通过申请邀请码,加入社区参与讨论。请在申请理由上,填写一个你最关心的、希望与艾老师讨论的问题,我们会通过。

晚上9点,不见不散。

Metoo运动在中国大陆的历史与空间脉络:整理、总结与展望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