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xinzia

我不曾述说过

睡饱回笼睁眼发现原来高中同学朋友圈发了自己发过的状态的简练总结版,但即便我反复陈述我的困惑也不过被人再度转述,没有人解答过我所有的疑问。

在种族问题激化的今天从小被进行所谓最正确的种族教育的我被灌溉在政治正确下长大突然从从前完全的理解,到如今逐渐的不理解,我对每个遇到的人说我觉得我需要被再教育而又一一反驳回他们的论点。从理转文后我的困惑是不是就能少那么一点?

我说“除去韩裔我基本上记不得任何大规模的亚裔反抗种族歧视事件,即便有也是跟着BBE作为少数群体共同体之一发声。去年BLM的时候一个朋友让我相信黑人在美国结构性歧视中绝对最惨,而亚裔单靠一个苟字也能在移民国家中产活下去。被歧视还能继续为维持表面光鲜为加害者辩护。而似乎明哲保身才是最好的手段,如果不是跟着政治正确的队伍发声游行蹭取利益,枪打出头鸟的事绝不会去做。

小时候学英语说不上来了下意识说”内个“会被外教纠正听成niger是歧视词不能说;外公好朋友之一是黑人一生每年来看我都像暑假的圣诞老人会带很多礼物;谁小学又没读过汤姆叔叔的小屋。但是没有人教育过我身边的人甚至其他亚裔不要说chinchong, 不要说黄害,不要在甚至我在场的时候那么自然地点中餐蹦出歧视词。凡事确有优先项,亚裔受迫害远不如黑人长也没有大规模杀害,但说实话车轱辘话滚多了我都好奇即便媒体都在正常化亚裔歧视为什么亚裔自身也在正常化亚裔歧视了?

归根结底是亚裔本身不信种族歧视,除了蹭利益外亚裔相信的是以经济阶级来超越种族歧视。然而即便奋斗到了最上层天花板还是被白人多数给你定着,然而成为制定天花板的人也不是靠着种族运动来争取上位者的怜悯,这个问题还有解答吗?

如今BLM我最忙于奔走的朋友新冠刚开始的时候视频说很烦爸妈关心她到底有没有被歧视,心里又还挺期待她街口转角被人一枪爆头。no offense我只是觉得人可以consistent一点,要反歧视就全反,要不在意觉得歧视有不可消除的必然性存活必须得依靠各种歧视之间的阶级性,那就都别在意。有时候过于舍己为人的到的高尚让作为同类的别人觉得随随便便就被代表了。希望有人来再教育我一下。”

和别人谈的时候她说美国艺术界正在放开读少数族裔的窗口,但于我而言不过是ABX的自产自销。美国文化对我的吸引力聊胜于无。我经常觉得美国是个理想而脆弱的乌托邦,依赖的是强盛的经济和科学技术与无人威胁的位置,而这些也源于它多元化让移民甘愿贡献心力。但是一旦这种新的,也是最近有趋势的美国排外主义出现或者它本身的位置受到威胁,那些被强行粉饰住的冲突就全部会爆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这么后青春的悲观,大环境下的棋子恐怕是,但是因为它脆弱所以可能也觉得盖在上面的布虚伪。当然也可以说人类就是依赖理想主义而活的,但总会发现最后其实不过时有限资源地球上的生存游戏,病毒还只是众多问题之一。

有人和我说种族运动和活着是一个道理,即便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但不妨碍做一些努力。但我觉得即便活着,生存过程中如果发现其中一条路走不通的时候你就会采取另一条路,现在的我就是不觉得种族歧视的这些运动会取得他们想要的成果。其实抗争不过就是为了确保这些群体最底层的人活得不至于太差而已,但是对你个体而言或者你潜意识里已经选择你作为一个移民亚裔会选择提升自己的地位以社会阶级来抗衡你可能遭受的种族歧视。这就意味着你不会掉进所谓的最差的一群。但是如果你再往上走就会发现最上层的话语权仍旧属于白人,而他们并不会选择把这个话语权给你。决定性的一刻甚至未必是到打仗也是说在面临二选一的简历摆在眼前。我总是期待别人给我一个合理的解答,有的人甚至会觉得现在亚裔抗争的防线就是要在不反朝廷的情况下推翻整个系统,但我看不到此路未来。我说的就是亚裔埋头苦干的natural instinct存在而且它就是亚裔共识的最大问题之一,因为如果你实际去想这其实不是个问题。而是即便在每个同种之间也是社会经济地位起决定作用,还有就是即便你想改变这也基本不可能,该怎么去改变呢?除非彻底抢夺白人的主语权,从startup做起。这个问题不会解决,就是白人不会把最上层的话语权割让给你。为什么中国人在日本公司只被允许接手最基础层面的技术,甚至黄种人之间都存在这种竞争,即便说你最后说我要限制最上层的有均等数的种族代表,但人类如此之复杂很快就不再是肤色代表群体而变成社会阶层的利益捆绑。我觉得我想不明白这些问题。

我最后总是不得已把这些都归为人类总是慕强的。我之前也说了中国人去欧美国家之所以会努力融入,因为欧美是发达国家因为他们要抱着生存下去的意志,所以才会发生这些自我冲突和自我反省。但我遇到很多人去发展中国家永远是带着殖民者眼光的。比起去问为什么不同和正确,他们已经事先预设了你就是错的。他们会找到当地那个已经形成的外国人自闭圈,我甚至看到很多长期呆在中国的外国人也是这样的。有个印度人写的一本书里说美国文化有两个sacred cows,你也可以说他写的极端,一个是美国人永远假定自己经济第一,另一个是美国的文化和价值观永远是内在正确和道德的。我说我去摩洛哥,我感受完他们多么贫困和价值观错误了就继续回到我在摩洛哥找到的稍微小资一点的咖啡馆,开始写我的游记,并且打定主意三十岁之前再也不来第二次,这个国家就和我想象的一样烂,肯定有人不像我那么讨人厌。我们对于大多数问题都是期待于时间完成一代又一代的进步和转变,但我们也看到例如三代黑人争吵这样令人十分难过的冲突,你可能活了半辈子觉得欣慰社会点滴的进步但总有外界突然的冲击让你意识到一切不过还是当初的种植园,你同族的命运如同草菅。尽可能的,我觉得人还是别太计划和寄希望于未来。

我有时候觉得人的同情心是个特别虚伪的事情。在种族敏感的国家不断强调种族,因为之前做错了事所以要补偿他们,但更容易刺激很多白人实际觉得其实对方生来低人一等。又有多少人觉得他们是靠着别人施舍的同情心政策活着,其实美国能走到今天多多少少也和多种族交配有关系吧。AA群体自己就很clique导致那种新产生和他们探索的文化让我毫无归属感,fb上的subtle asian traits的High点对我来说也就嘛嘛的。朋友的室友是斯里兰卡人 说subtle curry traits里全是hindi,可见棕皮文化也被印度人代表了。

我觉得此时的我真的很合适去写反乌托邦小说。我甚至觉得男女平等比种族平等有望,毕竟女性手握生育的筹码即便极端到使女的故事上演,也不可能被惨绝地屠杀殆尽。

还有挺多想说没说出口的,这个问题却就想先到此为止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