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bubble

first registration on the table of Southard T. Flynn MD

虚空午餐肉 1

每年回国总有人问我美国好不好,美国好还是中国好。通常是我爸妈的朋友,家中亲人长辈,比较常见的是我爸朋友。每年暑假回国我的例行任务是跟我爸的朋友一起吃饭,回答一些关于哪个国家好的问题。我妈从来没问过我,因为她有来美国的机会,B1签证给她提供了比我还长的时限。我爸和他朋友不行,他们是要求比较多的公务员。似乎一辈子都拿不到护照,似乎一辈子都没法离开大陆,似乎一辈子都被禁锢。但奇怪的是,我爸从来不问我这些问题,一次也没问过。

我总觉得我爸是在假设美国好,否则他辛辛苦苦送我出国会变成笑话。他只能假设美国比中国好,起码他能假设外国的教育比中国好,要不然身边怎么那么多人送孩子出国留学?他似乎是想问又不敢问,我似乎也是想答又不敢答。我和他之间总会有长时间的沉默,因为过去的事,因为现在的事,因为未来的事。

我和他联系非常之少,可能一个月会有一次语音通话。当然我和我妈联系也不多,但是相比之下又稍微多一点。我爸关心的事情非常少,一是问我有没有钱,学费生活费诸如此类的。二是问我妈有没有给我打钱。最近加上了第三个问题,问我的研究生申请怎么样,多会儿申请的,有没有录取,多会儿录取。我的回答通常是还有钱,打了,还没消息。

我们的通话一般五分钟就能结束,偶尔我会客套,问问家里长辈,他的工作。但我又拒绝问他或者知道很多有关于他的事情。因为他有个小老婆,有个儿子,欺骗我妈和我,等等原因。

我今天突然想起了他,因为在学校的讨论课上我们说起了意识形态的问题。这学习我选修了东欧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总是断不了一些政治方面的讨论。我以前一直在避免选poli sci的课,我觉得我没办法讲,我不敢讲。这学期没办法的,最后一个学期,主修课只有这一节。我一咬牙选了,大部分时间是坐在课堂里放空的。

我基本上把我不敢讲政治的问题怪罪于他,都是因为他的工作性质,我不能乱讲话。什么是乱讲话?不赞美党似乎就是罪行之一。我一点也不想赞美党,但我也不觉得这里有多好。所以我在讨论的时候往往是沉默,沉默,更长的沉默。我成了个哑巴。

我不懂,我明明很讨厌他,为什么我还在意他会不会丢了铁饭碗?

我妈去年跟我讲他有一次被抓了,有人告密,说他有第二份工作,单位里因此把他抓起来审查。他的确有第二份工作,这就是为什么我能出国读书的原因。后来他又给放出来了,因为没证据,而且他有关系。我妈告诉我是因为别人嫉妒他能挣钱。

我很吃惊,接着又感觉进了牢笼。我本来以为听这些事情可以事不关己了。鉴于我之前对于他的婚外情有多么歇斯底里。

接着我就开始不敢说话。我不想跟朋友说话,不想在社交网络上说话。我总觉得我要是跟政治靠边,他在国内就会被戴帽子。到时候我可咋办?

但现在我可咋办?我惧怕说话,惧怕把我的思想变成声音。简直太讽刺了,我在言论自由的地方还是没法言论自由。

但是这一切都他妈的跟一种虚空午餐肉一样。超级虚空,要是不说出来就仿佛没有。偶尔要一勺子大吃一口又咸的不行,但你不吃又不行,不吃活不下去。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能每天吃点这虚空午餐肉。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