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bra非馬

來自大陸的海漂,熱愛生活,嚮往自由

黨員軼事

我曾經有過一段中共黨員的經歷,有一些普通但我覺得比較有趣的事情,在這作一個記錄。

上中學的時候,我家住在爸爸單位的宿舍樓,緊挨著他們單位的大院。有一天,我看到大院裏來了幾輛公安局的車子,幾個穿制服的人把黃叔叔(我爸的同事)帶走了。後來聽爸爸說,黃叔叔挪用公款去炒股,有幾十萬沒有及時平帳,被發現了。我對法律沒什麽概念,但隱隱覺得黃叔叔是要坐牢了!

過了一段時間,爸爸吃飯時又提起這件事,說單位黨委已經開會決定,只對黃叔叔作黨內處分,沒有刑事起訴。而且工作也沒有丟,說是給他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

真是一個神奇的逆轉,我突然想到當時一個熱播劇《雍正王朝》裏,親王貴族犯了事,都是先送宗人府處理,一般還有轉圜的余地。等到貶為庶民、移交刑部那才是真的完蛋,類似於現在的“雙開”、移送司法機關吧。我第一次感受到了黨員身份的作用。

大學二年級開學沒多久,學院的黨支部書記找了一部分同學去開會,我也在其中。開會的用意是讓我們申請加入共產黨:我們去年學習成績測評,在各班級排前十,可以優先發展黨員;黨支書還神秘地說,黨員畢業後找工作有優待,特別是政府部門和國有企業。

一個政黨的成員,應該持相同的政治理念吧,以學習成績來選拔,還動之以利,感覺不太對。不過我當時也沒有這樣的概念,看大家都交申請書,我也就交了。

入黨的一般程序是這樣:在黨支部會上宣讀入黨申請書,表決通過,宣誓成為臨時黨員,接受考察一年,提交轉正申請書,表決通過,才是正式的黨員。流程看似覆雜,其實都只是形式。

剛開始參加支部會議,我還認認真真地聽。但基本上都是黨支書傳達上級黨委文件,照本宣科,聽著也挺無聊的。我發現有不少人帶了課本在自習,於是我也有樣學樣,就當是帶點“背景音樂”的自習課。而且開會講的內容,思想覺悟有沒有提高,也沒有人真會來考察。混過了一年,我也就成為了正式的中共黨員。

大學畢業沒多久,我就出國留學了;研究生畢業後,又在國外找到工作。以這樣的節奏,黨員身份感覺也派不上用場了。

剛開始工作時,作為一單身漢,也沒什麽錢,我就選擇了和別人合租房。因為社交圈都是公司裏的中國人,合租也就找了個中國同事。入夥第一天,我和室友免不了聊點家常,不知道怎的就聊到了入黨。原來室友也是黨員,還比我黨齡長。他突然很興奮,說再找一個黨員,我們就建個黨支部!

我有點懵:“建黨支部,我們要做些什麽啊?”

他說:“可以開支部會議啊!”

我說:“那開會討論點什麽啊?”

他想了想,正經地說:“我們可以作批評和自我批評。”

我有點想笑:“那你示範一下,批評批評我吧。”

對話陷入了一陣沈默之後,我們就岔開了話題。之後,他也沒再提過黨支部這個事了。

工作一段時間後,公司開始幫我申請綠卡,需要我提供各種文件,填各種表。其中,申請表上有一個問卷調查:有無犯罪記錄,是否接受過軍事訓練等一大串,我都填了No,除了一項:“你是否曾經參加過或以任何形式附屬於共產黨或其他極權組織?”因為這個Yes,公司的律師問了我好多問題,讓我對綠卡申請有些擔憂了。

工作日的中午,中國同事喜歡一起聚餐,飯後還會聊聊天,有時也會談及辦綠卡這個事。有一天,我就說起,在參加過共產黨這項上我填了Yes,為此有些擔心。在座有兩個同事也是黨員,他們卻很驚訝,說他們填的都是No。這回輪到我驚訝了:“這個,說謊不會有問題?”其中一個平淡地說:“我沒有說謊啊,那個問題裏暗示了共產黨是極權組織。但我不認為中國共產黨是極權組織,所以我填了No。”這個理論有點厲害,看來是我自己黨性不夠強啊。

出國留學前,我在之前的公司辭職,還因為勞動合同鬧了糾紛。最後公司扣了我的檔案和最後一個月工資。若幹年後,我突然接到前公司的電話,讓回去辦理檔案轉出手續。

檔案轉出沒什麽問題,但是還有我的黨籍,要和檔案一同轉出,並且得補交這麽多年的黨費。雖然他們按最低標準算,但近年累月的,數目也不小。我覺得,黨費可以補交,但我常年在國外,也不能參加支部生活,幹脆就退黨了吧,黨籍也就不用轉來轉去了(以後也就不用交黨費了)。

公司的支部書記說:“退黨須提交退黨申請,並要找來當年入黨的介紹人說明情況,支部再開會表決。”

我有點無奈:“好吧,那我回去盡快寫個申請;我的介紹人是大學的同學,我去聯系一下他。”就準備要出門了。

支部書記神色突然有些緊張:“兄弟,我們要不到外面透個氣?”我有點莫名奇妙,但也點了點頭。

他領我走到辦公室外面的綠化帶,還遞給我一根煙,我說我不抽。他就自己點了一根,吸了幾口,才瞇著眼睛說:“你在國外待很久了吧,對國內的情況不太了解?”還沒等我回答,他繼續說:“我幹黨務工作十幾年了,還沒聽說過哪個黨支部有人自己退黨的,這個影響不好哇!”我問:“那你的意思是?”他露出了笑容:“我可以把黨籍交給你,理論上你要七天內交到新的黨支部。當然,交與不交你可以自己決定。”

事情就這樣辦好了。黨籍現在還在家中抽屜裏,留作一紙記憶,而我算是非正式地退了黨。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