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弗林

喜歡攝影,喜歡觀察日常中的事物 有任何感受想透過文字將它記錄下來

雜記:我的喇牙室友

發布於
解鎖捕捉喇牙技能

上星期日的晚上,買了晚餐回來發現天花板上有一隻目測不小的蜘蛛,覺得害怕就開始google“房間的蜘蛛”要怎麼抓,有人說拿橡皮筋射它,這個我覺得風險太大,如果他掉下來反而降落到我身上或是床上我也會很困擾,有人說可以拿吸塵器吸它,看到這個方法覺得蠻好笑的但又有點道理,但思考如果吸力太強它是不是就會死掉,還是先不考慮這個選項。朋友說自己是曾經用酒精噴它讓它昏迷再抓它放生,這個選項好像可以考慮,但他在天花板,完全是個伸長手依舊遙不可及的位置。於是我就一邊焦慮著一邊看著它,就這樣互看了一個多小時,一種敵不動我不動的概念。

它就在先前的那個位置沒有移動過,但它在的位置剛好是我床上的天花板,想到睡覺的時候如果要跟它面對面就有點睡不著,於是就拿了個相機腳架想將它趕到遠離床的另一側。要做這件事我也是蠻害怕的,我怕它會沿著腳架爬過來,但還是鼓起勇氣去試看看。一開始我想說可以用聲音嚇嚇他,就用腳架在他的後方敲了幾次天花板,發現它還是不動,懷疑它是不是睡著了,畢竟它已經在那個位置一兩個小時,於是我又拿著腳架在它前方敲了幾下,它才驚慌失措地往前迅速跑走。

終於遠離我床上的天花板,但我依舊看得到它,看著它站在那個位置一動也不動又過了一小時,心想今晚應該要跟它一起共處一室了,朋友說喇牙會幫忙吃蟲跟蟑螂,而我不是它的食物,讓我放心不少,睡前還一直跟它說它可以待在那區不要來咬我就好,那個晚上睡得還不錯也沒有被騷擾到。它應該是躲起來了,我想著我們可以相敬如賓,不要突然出現嚇到我就好。前天下午,我幾乎都要忘了有一個室友,就突然看到有一個熟悉的身影飛快地在牆壁移動,想尋找個陰暗的避難所。

它沿著牆壁逐步逼近我的床,心想不行這樣啊我才剛打完疫苗,晚上很可能要迎接副作用無法時時刻刻的擔心你的行蹤,就趕緊一手拿了盒子一手拿一張紙 一邊說著我不會對你怎樣只是想讓你出去,一邊用盒子逐漸靠近。我不知道自己抓到了沒有,我也不敢放開盒子,接著就用一張紙穿過去蓋住盒子口。覺得自己忙了好久,很怕一個不小心,下一秒它會出現在我的手上。一直到打開落地窗並且關上後我才敢拿開紙張看盒子裡是否有喇牙。有耶!它縮在一角感覺很害怕,我把盒子放在陽台讓它自行離開,送走短期的室友後,那個晚上我要迎接疫苗的副作用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