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小姐

記錄生活日常,反省時有處安放。

從父母婚姻看自己

閒聊上個世代男人的愛和女人的愛

前陣子常看到NFT. Traveloggers 飛行日誌等相關字眼,有點進去想了解是怎麼一回事,但大概我腦子對於這比較虛擬的世界連結性太低,總是看了卻不明不白。
對我來說比較關鍵的是,這裡未來還能繼續發文嗎?以及文章是否會被留下來?

男人的愛及女人的愛

我家是相較之下更為傳統的家庭,男生負責外出賺錢,女生負責家事。
但因為小時候歷經一段經濟條件沒那麼好的時期,母親也必須外出去工作
後來就變成母親除了工作回家,還是需要負責家事。但父親的角色始終沒變。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非常討厭母親跟我抱怨父親,長大才發現那個厭惡感來自「我無法處理父母之間的關係的無能感」。時常母親開口一分鐘以後我就會假借其他名義開溜,否則我會越聽越來難負荷,憤怒值高漲,卻無處宣洩。

:「你這樣跟我抱怨完,我真的很討厭他,不想跟他說話」
:「她還是你爸爸,還是要尊敬要有禮貌」
:「......。」

句號總是畫在這樣的對話中。
那時候根本不知道怎麼處理,就是去找其他小孩玩別的,但心裡對於父母關係的斑駁,始終有隱隱的傷疤,會在適當的時機出來作祟。


作祟顯露於愛情

曾經交往過一任對我非常好的情人,滿足我所有想像。
我重感冒時,他特地從離島飛回來就是想確認我情況是否還好,儘管我已經告知了我自己可以照顧自己,但對於這種被呵護的感覺還是增加了不少愛意。
我下飛機原本是想給他驚喜的,殊不知卻被他的一束玫瑰反驚喜了。
我想去的展覽,想吃的餐廳只要一有空,他就會帶我去。
我們不太吵架,但我無法給出完整的我自己,好像在好情人的照顧下,我只能是「好的」
我沒有勇氣在他面前展現出「壞的」,最終是我提出分手了。
當時的分手理由是「沒感覺」
現在回頭看或許在底層的自己終究還是把父母的相處模式看進了自己的戀愛中

後來交往過一任對自己非常好的情人,當然也對我很好,只是無法滿足那個階段的我
我出車禍時,他僅能透過同事來探望我
我月經痛得受不了時,他僅能告訴我要在櫥櫃第二層先吃一顆,多休息
我鬧情緒時,他說的是「你又怎麼了 臉一定要那麼難看嗎」
我不想幫他完成工作任務時,他說的是「那我找其他人幫我」
我們討論到未來和死亡之際時,他說的是「沒關係 我家人會照顧你」

我和他的關係,就如同父親和母親,可是我卻非常愛他「如同大霧中的一盞燈,唯一方向」
從沒想過會分開的那種死心踏地,但人性終究是人性,相互比較下的心態,突然開始覺得自己委屈起來了。這種心態在長年累積的情況下,對於「關係模式」的改變已失去任何希望,所以還是走向了分手這條路,依然是我說的分手。
似乎還沒有像媽一樣的偉大情操,為了孩子甘願忍受所有,也不像司馬懿般可以忍了一輩子,最後舉兵造反,畢竟感情是需要雙向交流的,而不是你輸我贏。

每段關係都是找自己的過程,而我們終其一生也是為了成就自己

走進了父母婚姻的打版後,總算走出來了,也看見了。
走出來的原因還是因為愛呀,如果不是這些年愛的痛徹心扉,又怎麼會想向內挖掘腐爛呢?

試著在父母的相處間找到愛,感受愛,為自己建立安全感
不是吵得不可開交的才叫婚姻,也不是不吵不鬧就叫愛情。
只要我願意,我便能跳脫原生家庭的圈套(其實也不是圈套,不過是看事情的角度不同)

那天母親生日,吃飯過程,爸爸端了一碗湯給媽媽

後來下午跟媽媽聊天,我也提到這件事,試圖讓媽媽用另個角度來看
不是爸爸所有事情都很不貼心,很糟糕的
媽媽就說:「那應該是他在表達生日快樂,連用說的也不會」

晚上聊天時
媽媽:「你今天沒跟我說生日快樂耶」
爸爸:「有啊,我不是有端湯給你嗎?」

我在一旁快笑翻,其實爸媽都滿懂彼此的啊(就是一種冤家的概念,如果離婚就是個性不合)

後來爸爸難得吃完飯,起身把碗盤拿到流理台
媽媽:「那個碗拿來也不泡在水裡,等一下很難刷欸」


家父大概就是有空就滑ipad,偶爾出門溜溜,回家就有得吃,吃飽繼續滑ipad的大男人
小媳婦們得掃地 拖地 擦桌椅 煮飯 澆花 洗曬衣服,就是這麼不公平的分配
母親和父親大概也沒有想要改變這樣的相處模式,所以在家就配合他們彩衣娛親即可
但未來若組成家庭,先跟這樣的模式說byebye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