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reyclk

有點忙的前交流生

望天

我想我的抑鬱未算是最嚴重,是因為我知道自己在低潮的哪一點。快掉下去了,我心想,必須趁自己未跌入谷底前,緊緊抓住山谷邊界的碎石、延伸出來的破爛樹根。費力,但總比從谷底重新爬上來好。

抑鬱最令人消沉的是,很多時候覺得不如就這麼掉下去好了。掉下去了,坐在谷底,仍然低頭。不覺得自己值得在白日下行走,不覺得自己值得被太陽烘照。放棄掙扎。

也許我應該感恩,至少可以視像化我的腦海,見到被扭曲、過份充裕的某幾種化學物質。也許這刻我最需要的是信仰,盲目的相信。無論現實與未來看起來有多抽離與遙遠,我還是必須一路走著,終會擁有希望,找到意義。

每次從無法自控的低沉中醒來時,我都會對自己說:

Fake it till you make it. 假裝自己相信總有一天會開心起來...這一天就會到來。

Mind over matter. 想著你能好起來...你總會好起來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