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reyclk

有點忙的前交流生

我不相信天空

發布於

我寫了本內容犯法的小說,約了朋友出來討論、給點意見。

我們在茶餐廳裡隨便找了一桌,不特別吵鬧也不特別噤聲,說著這裡的句子可以寫得簡潔些、這裡的描寫可以詳細些。

今天的天氣很好,從門口看出去可以看到那萬里無雲的天。


我們談笑著走到街上,正打算分道揚鑣,突然望見天際風雲變色,那剛剛還藍得刺眼的晴空,轉眼被沉甸甸的烏雲密蓋。我們抬頭看,都知道這是快要下一場暴雨的節奏。許是沒有預計過今天會下雨,途人都一副驚奇的神色。

第一滴雨點在我腳邊落下,越來越頻密,搭配著雷聲閃電,上演著一幕瘋狂的水舞間。我們幾人都沒有帶傘,急步跑到旁邊大樓的屋簷下,卻還是被往各種方向打去的水點濺濕。朋友打開了商廈的大門,我們蜂擁而入,後面也跟著幾個同樣避雨的途人。


那是一座略高級的辦公室大樓,我們坐在升降機大堂外擺著的沙發,從大片的落地窗外望出去,靜候雨停,看樣子還有一段時間。

定一定神,發現我們闖進了一所中資銀行所有的大廈。升降機大堂掛牆的電視正在播放一段紀錄片,是講社會的邊緣者,基層家庭、露宿者、殘疾人士。鏡頭跟隨著主持人,她向弱勢社群送上溫暖,臉上掛著官方的微笑,嘴裡說著官方的慰問。一名啞巴屈坐在天橋下的坐墊,目無表情的聽著主持人抑揚頓挫的說詞,主持人說完了,他點頭,做了個「謝謝」的手語。主持人笑笑,轉身離開,他突然炯炯有神地望向快要轉走的鏡頭,手快速地打了三個動作——

拳頭、圈圈、拳頭。

S. O. S.

好像在向我求救。


「這種節目有什麼好看的?」朋友嫌棄地說。她低頭看著手機,我斜眼一瞥,她正在看我那小說。我緊張地抬頭望望,剛好看到那些躲進來避雨的途人,不約而同地轉頭往別的方向看,抬頭、低頭、左望、右望,就是不看我們,僵硬又不自然,像是生了鏽的閉路電視鏡頭。


暴雨來得快去得快,窗外的烏雲就像舞台的幕急速退散,很快又回復了那無雲蔚藍的天。我只想快些離開,朋友卻抱怨說雨水蒸發,外面肯定熱得像人間煉獄。

結果他們抝不過我,我們走出室外,感受熾熱的陽光,他們長嗟短嘆得更大聲了:「這樣反覆的天,還是不是人?!」

我看著那藍得像人工調色的蒼穹,嘟噥道:「是人,都是人呀。」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