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奇蹟放送所
Miracle|奇蹟放送所

生命本身即是奇蹟。這裡放送屬於奇蹟的故事,我是Miracle。雜學家。疾病帶我找回自己,邀請你一同參與,療癒生命的旅程。 ✨ 奇蹟放送所出沒處:https://linktr.ee/miraclewu000 ✨ 聯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生之途—回憶錄3:深山內的老中醫

今天要介紹的是我在中醫路上遇到的第一位貴人,這位隱居在深山內的老仙人,為我當時初期發作症狀的治療,尋到了相當重要的解方。在我心裡,他是一位慈祥和善又有個性的醫者,身體力行教導著我要做一個好人。僅以此文,獻給我心中的仙人醫者。
出自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內中國醫藥展區看板,介紹中藥的炮製和製劑。圖片來源為自攝。
嗨,我是miracle,一名自體免疫疾病患者(皮肌炎,JDM)。
在我罹病的過程中,遇到了許多的貴人。可以說,因為有這些貴人們出手相助,我才能安然度過遇到的各種狀況,存活至今。
我想將這些在不同醫療院所、或不同場合中,曾遇見的貴人們記錄下來。即使他們或許不會看見這篇文章,或許早已忘記對他們而言只是舉手之勞的舉動,但因為有他們的幫助,現在的我才會在這裡。
我的人生,因這些美好而存在。他們是生命長路上為我點亮的一盞明燈,謝謝這些貴人們。
世界總是充滿希望的。:)✨

※以下內容為本人憑記憶所撰寫之回憶錄,因年代久遠,部分內容與父母口述確認後書寫而成。部分經歷人事物為避免認出,會將背景做模糊處理,如有雷同,皆屬巧合。

※下方文末可能會列出部分皮肌炎發作之局部皮膚圖片,與提及部分使用過的用藥資訊紀錄。實際用藥一定要記得經醫師確認後才能使用喔!


12歲開始,我曾經吃了五年的水煎中藥。

許多人聽到後說我很厲害,但其實厲害的人不是我,而是我的父母。

那是我剛確診的時候。父母本來要帶我去找熟識的中醫師,但在了解我的狀況後,這位中醫師向我們推薦了他的老師。他是我在中醫路上遇到的第一位貴人,為我當時初期症狀的治療,尋到了相當重要的解方。於是就這樣,開啟了我們的水煎中藥之路。

第一次上山去找老中醫時,我們是全家出動。在凌晨四點多,天都還沒亮時,父母、我跟我妹,坐著我們家的小車一路開進了暗暗黑黑的山區。車子搖啊晃的,在那伸手也看不清五指的一片漆黑裡,唯一的光亮就是小車努力閃著的車頭燈,山中的小路蜿蜒曲折,而且都是單行道,一旦走進了就只能一直向前開,直到出現下個交叉路口,再次選擇可能的方向。

一路上並沒有特別的指標,因為我們要拜訪的老中醫是相當低調的,我們只能憑著推測,可能是走左邊、或是右邊,再繞過無數的彎道之後,一間小小的民房突然出現在我們眼前,小路的四周停滿了車子。

我們終於找到了傳說中老中醫看診的地方。父親把車停了下來,讓母親帶著我們先下車去排隊。民房內有一排排桌椅,還有一大條人龍。許許多多的人排著隊伍等著問診,再一個一個走到了老中醫面前坐下、給他看診。

我謹記著父母在出門前告訴我的:輪到我時,要跟老中醫好好說明我的狀況。其實當時情況如何,我已忘掉許多,但在母親的口述裡,老中醫看見我後不等我們說些什麼,劈頭第一句話就是用台語說出的:「怎麼這麼晚才帶來?」

聽見這句話,父母再問著老中醫,這有沒有辦法調回來?老中醫給我把了脈,思索一陣,接著抬起頭,肯定的說出了:「要五年。」

五年。吃水煎中藥五年,或許就有康復的希望。跟要無止境吃下去、看不見盡頭的西藥相比,五年到底是短的。給老中醫看完診後,我們準備要回家,天已經濛濛亮了,山上清晨的空氣讓我清醒許多,剛才發生的一切竟像是一場夢般朦朧,但我手上貨真價實的拿著老中醫開出的藥帖。拿這個帖去抓藥,三碗煎成一碗,他是這麼說的。我不懂意思,只知道拿著藥帖,那張薄薄的白紙彷彿承載了我或許有希望的未來,母親將帖子拿走小心的收進包包內,然後我們再次坐上車,沿著明亮許多的山路向下,回到了市區。

父親將車停到某家早餐店附近,此時清晨六點多,我們一家四口坐在空蕩蕩的店內吃著早餐。那是一間位在巷口的永和豆漿,在接下來的五年內,我們每次看完老中醫後,就會來到這間店裡吃早餐,彷彿是某種既定的回診儀式般。然而這些事情,當時的我還不曉得。


那之後,每個隔週的假日,母親會在清晨四點多時來叫醒我,接著我迷迷糊糊的上了車,在半睡半醒間父親會一路將車開進山中,繞進蜿蜒曲折的小路內,直到天濛濛亮起的時候,我們把車停到那棟民房附近,接著跟在人群後方排隊,等著給老中醫看診。

排隊的人龍從來沒有少過,每次我從後方排到中間時,原先的位置已被新的人群給填滿。人人皆是抱著難以承受的身體痛楚前來,癌症、腫瘤、各種疑難雜症,而我總在隊伍後方默默聽著。這世上為何會有那麼多的苦難呢?在我看來,老中醫就像是那掌握著生命秘密的隱居仙人,他會替人把脈、思索片刻,接著拿起原子筆,在由被裁切成一疊A6大小的整齊紙堆中抓起一張,唰唰唰地在上方奮筆疾書,寫下他的藥方。他的字跡很有個人特色,相當好辨認,據說中藥房的藥師們只要看到帖子,馬上就會知道是他寫的。

母親拿著我的藥帖去中藥房抓藥。有時我們會下了山後回家休息一陣,有時我們會先繞去中藥房。老闆娘看過藥單,知道那藥是我要吃的,於是總在裝滿抓好藥材的袋子裡塞進一大把仙楂糖,說我吃完藥後可以吃甜甜。為了吃甜甜,藥似乎也沒那麼苦了,後來我才知道,老中醫一開始給我的藥帖中,裡頭有號稱可清毒消火、鼎鼎大名的三黃,藥帖前後删删改改了好幾次,頭幾次總不脫那幾味藥,因為以中醫的觀點看來,要用藥滋養身體前,得先將體內不好的東西清掉。中藥中的三黃是苦味最重的藥,但或許是我從一開始就吃到苦藥,因此並不覺得苦,反而後來吃到其他中藥時,總覺得是甜的。

老中醫是傷寒派,所以他的藥方屬性較烈。現在常見的中藥方大多是溫溫的,吃起來不慍不火,而他的藥效猛烈,正是直接對症下藥,只是藥性強,也會有人不敢嘗試。我照三餐吃老中醫開的水煎中藥,躁動不安的青春期中,有幾次皮肌炎症狀已復發的厲害,醫師會告訴我的父母:東西收一收,準備去住院。可每當去找老中醫,他調整藥方過後,我再吃個兩三帖藥,症狀馬上又消失無蹤,於是總算平順的過了國中時期,直到進入高中。


在選擇學校時,我就知道自己不會選擇看似升學壓力大的一般高中。考量身體情況下,與家人商量過後我選擇了高職。但我沒想到自己選擇的系所,壓力比起高中竟是過猶不及。因為作業量重,我又是求好心切的個性,於是常常熬夜到清晨趕製作品,現在回想起來,不禁也對著當時的自己搖頭,有什麼是比健康更重要的呢?但當時的我忙著在專業領域趕上大家,無暇顧及其他。

於是在關鍵的第五年,我的皮肌炎症狀又復發了,免疫系統反撲的攻勢之猛烈,這次中藥也壓不下。在種種現實壓力之下,也剛好遇到了新的方法。我們討論過後,身體已經煎藥到自己也出狀況的母親與我,決定漸漸放棄了水煎中藥,母親協助著我逐步減少喝中藥的次數,我們循序漸進的改用新的方法來維持健康。



其實我總感覺自己對不起母親。


起初我拒吃西藥,再來我討厭中藥。一開始,我因為吃西藥類固醇的副作用,總是夜不能眠,於是我拒絕再吃那融在口中時,會慢慢散出苦澀的一粒粒藥丸。直到現在我還是記得,那天在幫我裝藥時,母親叮嚀著要我按時吃藥所落下的淚水,他說這樣病或許會好,於是我沉默的屈服了,開始重新吞下那每日兩次、每次四粒的苦澀。然後藥也開始不苦了,當心開始麻木的時候,又有什麼是會感受到苦的呢?

後來,他為了能專心照顧我們而辭去工作,在家裡為家人們煎了五年的水煎中藥。藥量與水量的多寡每次都要計較老半天,時不時就會煮到燒焦。一開始我們家買了兩口電子藥爐,但是父母覺得不好用,後來又改為用爐火燉煮藥材的一般藥爐。計時器放在一旁,只要預定時間到了就會發出響亮的叫聲,這時要快點去將火關掉,倒出來確認藥量,如果太多要再煮一下下,但不能煮太久又會燒焦,往往為了那點差異算老半天,這就是所謂的三碗煎成一碗。要把我們家的健康顧好,就是那五年來他最重要的工作。

雖然這些我都看在眼裡,可有時將藥帶到了學校,過重的藥味總讓同學不禁皺起眉頭。於是有時候我便沒喝中午的藥,而是帶回家後再喝。那過重的藥味也飄散在整個家裡,家中彷彿染上一股久久不散的藥氣。母親見我沒按時喝藥自然不高興,家裡氣氛不好,全家都受影響。

有些事即使過去,依然會感到抱歉,這件事便是其中之一。因為我的任性,影響範圍甚遠。可當時我只想著自己能怎麼辦,但他又能怎麼辦呢?我們都被逼入了心底的絕境,苦澀深深地沉沉地落在家中每個成員的心裡。這世界上有太多東西比藥丸還苦的了,跟生命中的苦難相比之下,那些吞下肚後便消失無蹤的湯藥,似乎也不算什麼了。

再後來有很長很長一段時間,我沒有碰過中藥。但我始終記得,是那位在深山內的老中醫,拯救了當時已經無計可施的我們家。在我國小剛發作、國中成長期時,是他為我控制住險惡不安的病情。我還記得每次去看診,他看見我時都會露出笑來。

他的年紀比我爺爺更大一些,是位如同爺爺般的長輩。有時我前方的人被他唸到臭頭,接著輪到我時,他卻是毫不遲疑的轉成了笑臉,把脈時會跟我聊些五四三,在換病人時還會抽煙,而且手有時很冷。儘管如此,他的藥帖真的很厲害,每服必有效,他在我心裡是一位慈祥和善又有個性的醫者,住在深山內的老仙人。

是他架構了我一開始對中醫的認知,當時總想著,若未來有機會的話,該回去看看他,這位曾看顧過我的老醫者。然而時至今日,還未遇上這個機緣。或許未來會有、也或許不會,但我總記得他告訴過我的:未來要做個好人。儘管他或許不會用手機、也不會看見這篇文章,但我選擇將這些經驗寫下,來感謝他曾帶給我們家的救贖,也希望讓這個系列,成為有需要的朋友們的心靈指引。

他是我的恩人,他用他精湛的醫術挽回了許多人的性命,也在我的生命中豪爽的揮灑一筆,讓這一筆改變了我的人生。我不像他那麼厲害,既不是醫師,也不會替人看診,我只會寫幾個字、畫幾筆圖,但我可以做個好人,我也選擇用我的方式來做個好人。


生命的苦痛分為身體的跟心理的、看得見與看不見的。兩者都很重要,都需要得到慰藉。或許我的文章、這些經驗分享,能帶給螢幕前的某人心中一點安慰,讓正在受苦的靈魂感受到被理解。儘管所受苦難形式不同,但生命都是在創傷過後掙扎著繼續向前進,一切的生命經驗,都是為了讓我們從中學習領會,進而成長。若能讓大家看見這些,我的生命也就有了些許用處,那就再好不過了。

謝謝您,隱居在台中深山內的張國養老中醫。當時您看顧的小女孩,如今也順利長大了。千恩萬謝,尚不足以回報,我只能仿效您的做法,以己身的才能來做更多的好事,幫助更多的人。

僅以此文,獻給我心中的仙人醫者。

清永瑢竹溪銷夏 軸。作者:愛新覺羅永瑢。本圖出自故宮博物院/故宮典藏資料檢索網頁。詳細作品資訊:https://digitalarchive.npm.gov.tw/Painting/Content?pid=1682&Dept=P。

後記

這篇文剛寫好時,先給我的母親過目過。

媽:「我沒有那麼可憐啦!除了煎藥外我還是有很多休閒活動啦!我去畫油畫、去玩手作、去了解食療,還去參加讀書會耶!生活沒那麼慘只有煎藥啦!」

什麼,事實原來是這樣嗎?!我聽到的當下著實大為震驚啊!(太誇張了小姐)

於是我才知道,原來有時候,是我們自己把痛苦的部分給放大了……真實並不僅只是我們所看到的那些片段啊!在所謂「眼見為憑」的背後,其實還有更多存在是我們沒看到的。看不見並不代表它不存在,它只是以另一種方式在呈現而已,當我們抱持著開放的心,會發現原來視野是如此遼闊,眼前頓時豁然開朗——

我們的生命呈現出什麼樣子,端看我們如何做出選擇。
當我願意選擇幸福、喜悅與光的道路時,任何事物都阻止不了我朝著這樣的目標前進。尊重每個人的自由意志,也包括尊重我自己,當我願意,沒有什麼不可以!

因為只要我願意,我就會成為完整的自己。

祝福大家,都成為自己的貴人,成為自己最大的助力。

我是Miracle ,謝謝大家閱讀今天的生之途分享,歡迎在下方留言告訴我你的感受唷,我們下篇見囉,掰掰~😊


  • 備註1:此為陳年往事,不用問我實際地點,因為我當時也還很小,自己也搞不清楚。有興趣的話可以自己去查,但要記住一件事:非誠勿擾。無論如何,他是我心中永遠的老醫仙,我知道他醫術精湛,我們非常相信他,這就夠了。
  • 備註2:我知道有些人會說,中藥房有代煎中藥的服務,這點我也與家人確認過,因為當時也是熟識的中藥房老闆娘建議我們可以自己在家煮藥的,水煎中藥要不燒焦需要費很大的功夫去顧爐火,自己在家煎才能確保藥效最完整的呈現。主要是因為我當時的情況已經很猛烈,免疫系統要盡快調整好,所以需要吸收最完整的藥效,中藥房是聽完我們需求後才這麼建議的,當然代煎服務可以省去許多時間,也是不同的選擇之一,但因為我沒有嘗試過,這部分就不多做討論了。

※本文發布日期:2022/01/11,首發於Matters。待方格子進度補上後擇期刊載。
※著作權所有,欲轉載者務必事先告知,侵權必究。

【關於我的出沒地點】
FB粉專:奇蹟放送所
Instagram:miracle_wu_000
Matters:miracle | 奇蹟放送所
方格子:miracle | 奇蹟放送所
聯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