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々之友

online Japanese teacher 同時還經營一家小小的雜貨店

「譯」門當戶對—日本古典文學

蓋葵祭時節,萬物皆顯風情,蓬門蓽戶以葵飾之,甚悅人心。童女盛裝,貼符化妝,不甘輸於他人,魚貫而行,頗有意趣。至於小舍人、隨身等心有所慕,也自然而然。然此刻一時言歡亦難長久。


其中,不知何處童女,著薄紫衣,發及身長,容貌身姿皆不凡,頭中將處小舍人心有所許,取帶碩果梅枝,又以葵飾,

向這梅枝深深許願,願你我能同葵莖一般共結同心

卻回歌道:

神境中藤蔓繞葵,卻難至其根

於是竟心生怨念,以笏擊之。童女道:「呀,竟是你這態度令人懊惱。」因二人門當戶對,倒互生好感,遂成連理。


其後,不知緣由,童女侍於一姬君處,椿堂式部卿宮早薨,無依無靠,惴惴不安,居於下京一帶。仙逝之時,尊堂亦染削。縱為世間常見之事,此姬君亦容姿出眾。萱堂心念焦急,嘆道,「可如何是好?先父欲送汝入宮,如今也…」

此小舍人每每造訪,見姬君伶仃然,宅邸凋敝貌,道:「家主尚無正室,使我處主人傳尺素於你處姬君,豈不善哉?此處路遙,不能隨心而訪,定覺薄情,我亦念汝,於心不安。」

童女答:「只聽得姬君如今絕口不提此類。」

又道:「不知姬君容貌如何,縱出身九重宮闈,若不如人意,亦可惜。」

「噫,姬君豈有不如人意處,見得其容者皆言,凡有心結,但見尊容,皆煙消雲散。」二人你來我往之間,天色漸白,於是歸去不提。


不覺歲去春來,小舍人處家主蓋因年若風流,仍無正室,對小舍人道:「爾時常造訪之處於何方,可有良人?」

對曰,「乃八條宮,因與人結為連理,遂時時訪之,彼處侍女不多,止中將、侍從君耳,但聞主人容姿不俗。」

「如此,為我謀之,與傳尺素。」

俱書,使舍人,舍人笑道:「一時起興邪。」

至於八條宮,童女疑之,呈於姬君近側,言之來由,見柳枝上附書,展之,手跡清麗:

只因思慕,我心如柳枝般紛亂,不知吹亂柳枝之風,可暗傳我心意否

又「若不知我心,更如何…」眾侍女起鬨笑曰:「若無返歌,則顯古板,今時皆回初信。」於是有通曉風尚,才氣過人者詠之:

君心本非止系一處,故而如青柳一般,風吹則亂

因覺不凡,不覺望之失神。頭中將見之,自背後奪信觀之,細問其由,答曰:「彼處所得返歌,不過玩笑而已。」中將亦有此念,細細觀之,又道:「若有心則仔細而為,可作間介。」


又召舍人,細問其狀,於是俱訴之,甚感其不憫。憶往時參故人之景,不禁獨言「世事之常…」亦念自身,覺世間無趣,卻心有所亂,念作歌贈姬君事,稍有悔意。



註解

葵祭:京都著名祭典,古時農曆4月中進行

姬君:古時大戶人家小姐的尊稱

隨身、小舍人:貴族家中侍從稱呼

式部卿宮:式部卿官職名,宮為尊稱

頭中將:官職名


葵祭時所用葵,雙葉伴生,借指兩人緣分




後記:這個故事的後半部分邏輯有些混亂,因此內容上有一些莫名其妙的部分,譯文經過了個人的一些改良。古代的故事中邏輯混亂是常見的事,首先古人沒有今天邏輯觀念,另外在長時間的傳抄過程中,會有漏抄或誤抄的情況,經常會遇到抄書的人認為「這個地方我覺得奇怪,我覺得改成這樣更好」的情況...

「譯」折櫻少將—日本古典文學

「譯」續—日本古典文學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