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々之友

在線日文教師,自詡為華文世界裡最高效的日文課(無官方機構認證) 同時還經營一家小小的工藝品店

我們所面對的世界

學過歷史的人都知道,課本上是如何歌頌工業革命的。


確實,工業革命給人類社會的生產力帶來了質的飛躍,多虧了各種工業生產,人的壽命、生活質量都有極大提升。想想中學學過的《茅屋為秋風所破歌》,再看看今日的羽絨服、羽絨被加電暖器,古人要知道今天的城市生活是這般模樣,一定羨慕得涕泗俱下。


但是凡事都是雙刃劍甚至多刃劍。


當工業生產開啟了加速的時代,一切註定也都開始走上加速以及放大的路。


工業化生產的第一步就是催生了現代商業,因為生產商品變得前所未有得簡單,只需按下開關,流水線就能晝夜不停地產出。反過來看,流水線一旦停止,那便是極大的損失。無窮無盡的產出能力,放大了生產者的野心及慾望:既然能產出這麼多商品,那最好所有的商品都能一瞬間賣掉變現。甚至,我的產業要是能無限擴大下去就更好了。


食品這類東西,是每個人每天必須消耗的,可能還不夠嚴重。若舉例家電,則更能看出問題。例如每家每戶一般來說最多只會買2台電視,若這家人一輩子只買這兩台電視,那消費的上限將十分有限。所以生產者一定會動腦筋讓這家人還要再買電視。如何操作呢?


第一是合理限制電視的使用壽命,假設理想狀態下電視的使用壽命是10年,那意味著這家人可能會堅持10年不買新電視,直到這台電視完全壞掉。但如果悄悄做一些手腳,讓這台電視的壽命變成5年,即使縮短為5年,人們的怨言也不會很大,不至於放棄這個品牌。那麼未來10年這家人就不得不買兩台電視,銷售量即可翻一倍。當然,商家絕不會把使用壽命從10年一下降到5年,這肯定是一個溫水煮青蛙的過程,讓人適應不斷變快的速度。


另外一條路,便是不斷推陳出新,宣傳新生產的電視有多麼棒,畫面更大、更清晰,顯像更逼真。當你對比後,發現新的產品確實比家裡現有的好太多,那你可能確實會心動:既然新的這麼好,不如就去換一個吧。


當然現實的商業運作肯定比我描述的更複雜,而且是全盤作用的結果。很多年前大家都是通過天線接收電視信號,後來變為有線電視,而現在是wifi,可能以後又會有更新的技術。那麼技術的換代自然也會導致舊產品的淘汰,等等。


作為個人而言,每個人都不希望看到自己的財富減少,生產者也是一樣,他們當然希望自己的產業越來越大。於是理所當然地,他們一定會盡全力加速這一過程。


人本質是脆弱的生物,食慾、色慾、佔有慾、控制欲、被控制語...只要人類的基本生理活動存在,慾望便無法擺脫。生產者會花大量時間與金錢研究人的心理和行為,並將之體現在商品本身以及宣傳上,廣告,便應運而生,它能洞悉所有人的脆弱所在,直擊重點。


好的廣告,能把人的深層次慾望不知不覺地嫁接到商品之上。例如碳酸飲料會把聚會、海灘、團聚、歡笑加在自己身上;化妝品、健康產品會把對美麗的嚮往和對衰老的恐懼無限放大。一段時間之前,skII的廣告曾引人熱議,因其倡導女性解放自己的論調,和當下社會的風潮完美結合,可看似公益廣告的外表下,仍然是對其品牌的營銷。贏得了女性的好感,自然在自身銷售上會有好處。縱使是宣傳保護環境、保護野生動物的純公益廣告,仍然也有提高自身品牌價值的目標在其中:我們是有著更崇高理念的品牌,不只是為了賺錢。原因在於這樣的公益廣告上,一定會有製作者或倡導人的署名,無論為何,都是為了提升自己正面形象的行為。而在一般社會準則下,正面形象一定會獲得更多的支持。


廣告的途徑是通過刺激人的感官,從而達到目的,首當其衝的便是視覺。


我們都知道,圖像比文字具象,所以大多數廣告是以圖像形式呈現的。而在圖像層次,黑白乏味,彩色更豐富,多感官結合最生動,所以現今的大多數廣告顏色豐富,讓人的視覺產生極大的滿足感。而且我相信,隨著技術的發展,未來將會產生全感官體驗的VR廣告,在視覺之後跟進味覺、嗅覺、觸覺。


圖片的泛濫,導致我們越來越傾向於具象信息。試想我們自己買東西是依據文字描述信息多還是圖片/視頻信息更多?答案應該是圖片/視頻,照片拍得好,視頻剪得好,你就能收穫更多的顧客和粉絲,直播帶貨如此火爆,也應該歸功於其直觀的感受。


文字的描述需要我們在腦內轉換,有思考的過程,圖片則簡單直白,不需要任何思考。你只消躺在沙發上,不斷接受圖像信息就好,如同被關在暗房裡不斷填喂的肉禽。這也能解釋為何當下的人們大多沉迷於視頻網站或app,圖像承載著大量視覺刺激飛撲而來,而人就像吸食精神鴉片一般毫無招架之力,只能一則接一則地觀看,即便觀後一般什麼痕迹都不會留下。


即使是在學習這一看起來十分「正經」的層面,人們對於具象信息的傾向一樣明顯。全文字的書籍與文章鮮有人問津。即使是嚴肅文學書籍的裝幀設計,也不可能不引入圖片讓人轉換心情。許多流行的新媒體甚至會在每篇文章的開頭告訴你文中字數,以及所需閱讀時間,因為人對於大段文字的容忍力越來越低了,稍長的篇幅,便能讓人焦躁不安。面對這樣的傾向,有閱讀文字習慣的人群尚能做出反省和抵觸,否則便是徹頭徹尾地擁抱具象信息的泛濫。


再次回到廣告,廣告除了圖像,也一般有文字的描述,但這些文字和我們讀書的文字不同,廣告的文字要求簡短、直白,不需要思考,直接表明來意就好。甚至,更需要誇大:我的產品就是最好的,有史以來最好的,所以你還在等什麼!走在街頭,留意一下街邊的廣告,就能發現「最高級」表達(最、一定、絕對、就、只等等)的充斥,這是對語言的一種透支。在漫長的歷史中,我們只不過是一瞬,當我們用「最」來形容自己的產品時,後人將無路可走,他們只能選擇「最最」,這樣下去「最」就不值一文了。


我很慚愧,雖然意識到加速有問題,但為了生存,我也必須加入其中,描述我的課堂為「最高效、最簡潔」,不然無法吸引到目標人群,其他人也都一樣,被這潮流裹挾著不斷加速。寫出這樣的違和感,並不會有任何作用,不會有商家放棄增長的目標,更不會有人遲疑購買的那一下輕擊。人類在進入工業時代的那一刻起就註定了不斷加速的進程,所有人都被綁架上了這一輛車,即使感受到了高速帶來的危險,也無法停車,有什麼等在行駛的前方,也無人知曉。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