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爾夫

拉爾夫 程式設計,關注社會發展,不限學科的關心整體人類的未來。

关于 996 的一些思考

最近这个话题甚嚣尘上,特别是马云出来说 996 是一种“福报” 就更加“火上浇油”了一把。然后说下我关于 996 的看法,在当下大家反抗 996 蔚然成风之际,我恰恰觉得这可能反而不太好,为什么呢?首先,“过于简单的看待一件事情”这个本身就是有问题的,然后再付诸行动,将造成糟糕的后果可见一斑。但马云先生也犯了这个错误,也是过于武断的来判断这件事且粗暴的给出了一个结论,因此有人提出 “企业家的傲慢” 这个说法也不是没有理由。


其次,我说的不太好是对于刚毕业参加工作的人不太好。从一名普通大学生开始说起,当前大学的教育怎么样暂且不讨论,但普通大学的话,在学校生活了四年,每天的生活就是上课,接触到的人也都是自己的同学老师,和在社会上到一个普通公司的生活是有很大不同的。学习到的知识在工作当中不一定适用,工作当中也有很多在学校里学不到的东西。社会其实也是一所大学,但是教学的内容有别于象牙塔的也更复杂,对于学生的要求也不一样了,需要学生更主动,更清楚的认识自己和周围的环境,认识这个真实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那么这就形成了一个知识体系的落差,可能一名在学校学习和考试都很好的学生在毕业之后反而不能达到普通的水平。这时候就需要在专业知识和社会经验体系这两方面来弥补这个落差。在日常的实际工作当中可能一般是不会给初入职场的人留更多缓和的时间和余地出来,因此就需要自己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弥补这个落差。这个其实是个人的事情,公司当然也不应该强制和暗示,但一名有上进心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是可以感受到这个落差且自己去花费时间去弥补这个不足。如果现在大家把 996 作为一种绝对不好的东西来看待的话可能会让这些“新人”会有这样的意识:绝对的认为这就是不好的事情,但其实反而和他们自己的发展阶段的规律是相符的。


然后接下来再来说下为什么我认为马云先生的说法也不对。我觉得大多数人反对 996 其实不是单纯的反对 996 这个机制,而是反对 996 的这种强度的工作付出和成果不成正比甚至有时候是反比的。但单纯的把大家反对 996 是不愿意努力,是想不努力就想过上好的生活,如果不是真的“傲慢”可能就是“单纯”,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不承认自己的公司内部可能存在冗长的工作流程和低效率的合作机制,因此就完全忽略了这个问题简单的归结反对 996 的人是想要偷懒,不够努力不够珍惜上进的机会。阿里巴巴集团内部是有绩效系统的,大多数的互联网公司也都模仿有自己的一套绩效制度。


那么问题来了,就是这个绩效是靠什么来评价呢?理性来分析的话,应该是按照每个人的产出来评价,但这个问题是一个亘古以来就有的问题特别是又遇到来给程序员这个更特殊(近几年才出现且工作内容本应该是靠脑力劳动)的职业来评价的时候。编码量?编码的方法?编码时间长短?编码 bug 的个数?这些对于最终能产生效益的项目产品来说都不太好关联起来,但也不是不能关联,这就需要管理者要有比较高的专业技术知识和管理素养去做这些事情,武断的从工作时间长短来评价是一种偷懒且不作为的行为,这样的高管都在尸位素餐、无所作为。可能这才是引起大家对于 996 这种粗暴追求长时间工作行为的反抗的原因。


遇见问题武断的去对待和下结论不是偷懒就是有意而为之,但这样做的结果都一样就是只能是苦果。

The above is sheerly a personal suggestion, only for referenc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