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100

學生独立運營的采訪類播客節目。帶你探詢生活方式,探討專業知識。同名微信公眾號、小宇宙、喜馬拉雅、網易雲音樂站點同步更新。 歡迎評論,有帖必回。

人间 | 大丰:不比较的人生或许可耻,但有用

發布於

Ask 100

独立运营的采访类播客,带你探询生活方式,探讨专业知识。
同名微信公众号、小宇宙、喜马拉雅、网易云音乐同步更新。

22


👇

(一)“从高中开始我就学不进去了。”

编者按:大丰在高中的最后一个学期离开了学校。那时候他一心想去就业、去挣钱,不想继续读书。而既然不用考大学了,高中最后一学期也没必要读了——那时候,他们全家人没有太费力就接受了这个观点。


● 人基本生活需要的知识可能初中水平就够了吧,越高级的知识越脱离生活。从高中升本科、硕士到博士,一步步读上去,我也不知道意义到底大不大,可能取决于它给你的前程带来的好处大不大?但是读书读得越久,年龄就越大,很多机遇也会流失……看自己的选择吧。 

● 我工作之后也确实有过学习的欲望,但是真的不怎么学得进去了,很多“半工半读”都是想象。现在真的要学的话,可能也是想学和工作相关的技能,比如一些软件。说老实话,我自己反正高中时候就学不进去了,耍心太重,所以当时就学得不太好,要是继续这样学下去,一下子看不到具体的意义。

● 我从来不做提前规划的,都是走一步算一步,想着出现问题再解决——但后来发现,有些问题渐渐变得无法解决。不过和很多人不同的是,我并不为此感到焦虑,想得越多越累,所以我选择自我麻痹,哈哈。

● 可能做规划的生活会更加积极,更加顺利,更加成功,但……我并没有很渴望。当然,如果可以成功我肯定不拒绝,但那实在太遥远了。

● 我为什么无所谓?因为我要求低。反正不会废到真的自己饿死,所以那种拼搏向上的动力不太充足。

大丰的妈妈:

养小孩是很麻烦的事情,所以我们没有对孩子产生过很强的“喜爱”“关怀”这类情感。我承认我跟他爸都是很懒的人,或许我们全家都是吧。这导致在他成长过程中,作为父母的我们心态过于消极,他成绩不好不想读书,那就算了;一直不成家,也就算了。但是我知道他其实是渴望这些东西的,谁不渴望呢?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是习惯性后退和逃避,所以到现在只能尽量说服自己不要去在乎了吧。

他对我们有很多埋怨,觉得我们当年没有好好管束、引导他,我自己一直一直最后悔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他刚刚准备去工作的时候,虽然错过了高考,但是那阵政策特别好,可以无门槛读成人大学拿学历,就是费用比较高,当时我们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觉得以后想读书了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去读夜大,结果后来才发现根本做不到。


👇

(二)"我选择职业的理由很简单,想当然地觉得这个工作还不错就行了。"

编者按:大丰的工作经历很丰富,从广告公司职员,到热处理工人,再到超市员工,现在是一家微型企业的货运司机。


● 换过很多职业,有些是家人被动给我安排的,有些是我自己选择。最开始刚从高中出来,临时上了一个电脑软件培训班,就应聘到广告公司了。我那阵很努力,收入也还可以,但是干久了才发现太伤眼睛,久坐对身体也不好,所以才离开的。其实曾经有一份挺喜欢的工作,就是在超市搬重物,那是我主动选择的。当时领导和周围的同事(基本都是大妈级的阿姨们)对我很友善,但后来还是放弃了——确实,工资有些低。

● 对我而言职业50%的意义就是糊口,所以我当然会很在意工资。除此之外的意义……我曾经也探询过,但是慢慢地就被生活打磨掉了,如今我已经无所谓了。

● 目前的工作就是一个可以满足我糊口需求,我也不厌恶的活动。开车运货当然不算多么有聊,但我也没有太多不满意之处。就是平常上下班通勤时间比较长,需要起很早赶公交;中午吃饭的话,我有段时间吃过中式连锁快餐,现在喜欢吃街边10元的盒饭,挺划算,三荤一素,味道将就,偶尔换换口味。


大丰的妈妈:

的确……我们从来没有表扬他的习惯,平常家里人对话也粗暴直接,这可能让他自信心不是很足。他一直反复说起很久以前的一件事:有次我去开家长会回来,跟他讲“老师说了你很多问题,让我觉得实在丢脸”,我当时是无心之语,可他说他听到这话很伤心,说这么多年他一直都记得。

(肯定会有优点的吧?)现在回想起来,他从小都不让我们操心,没惹什么麻烦,是带起来很轻松的一个孩子,性格也不古怪。这就多好的了。


👇

(三)“我的爱好就是我活下来的动力。”

编者按:大丰是一个资深模型和玩偶收藏者,在他的房间里有一个大立柜,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兵人模型,造型非常精致。此外在窗台等其他角落还有一些日式玩偶,服饰华丽。在这个爱好圈内,很多爱好者都喜欢分享自己收藏的玩偶(他们圈内称为“娃”)的照片,所以大丰的房间里也有相应的摄影器材(三脚架、反光镜等),有时候在夏天,他会把玩偶放到床上,自己睡沙发。


● 我喜欢军事话题、兵人模型、玩偶,电影我也爱看,游戏嘛算不上特别精通,不过也有涉猎。这些爱好都还是保持了很多年了。

● 我对社交没有特别的兴趣,但是军事和模型爱好者的饭局我还是经常参加的。我们这种圈子里男的多,在饭局上免不了要喝酒,真的喝上头了我觉得遭罪,所以意思意思就好。我也不是特别经常去,算是有时参加吧。

● 也能看出来吧,我的生活算不上多么健康,更谈不上精致。“养生”我觉得有点胡扯,锻炼身体是好的,可惜太难坚持,再说我也没有很多动力,这确实很麻烦。虽然家里长辈总认为我太胖了,可比我胖的人不也有很多吗?熬夜打游戏、看电影的时候也很多……当然是因为这样很爽啊!

● 以一些人的标准来看,我过得很节约。首先,我不怎么买衣服(一个冬天一直穿一件外套问题不大,我的一些衣服也是家里人直接给我的,我不是特别在意这个);其次,吃饭虽然重要,可是我不怎么舍得吃。举个例子,旅游的时候,我的重点是看和耍,除了门票之外这两者不怎么花钱,而住宿,我只住三、四十一晚上的民宿(那么惊讶吗?确实也有啊),交通——四个小时50元的慢车和一个半小时150元的高铁,我绝对选前者;吃我更是克制了,在哪里都能吃,何必非要在旅游的时候多花钱。

● 但是我在爱好上花的钱就比较多了,基本上多余的钱都花在这里了。

● 节不节约取决于挣钱能力吧?我的节约水平就和我的挣钱能力相符合,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我不是特别明白买那么多东西的必要性是什么。


大丰的妈妈:

他玩兵人模型这些东西这么多年,我们确实搞不懂,但是也没有管过他。他说自己接触这些东西,或多或少还能和社会多产生一些联系。之前我们给他介绍过一个女孩,对方听他提起兵人模型时候,罕见地说"有听说过"。还让他激动了很久。

(那相亲时候给对方怎么介绍他?)我经常说,我们这个娃儿虽然文凭不高,但是知识面还是很广的,尤其喜欢历史,很多细节的知识他都一清二楚。经常看电视剧,他就能指出各种服装的错误,前段时间流行的那个“知否知否”,当时他还给我们科普了这个名字的出处。

其实他懂的东西挺多的,也不是不爱说话,虽然有些人刚见他可能看不出来。


👇

(四)“我是个家庭观和责任感都很淡的人。”

编者按:大丰目前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但他的母亲有强烈意愿给他名下置办房产(车前段时间已经买了,但最新消息是由于剐蹭扯皮,暂时还不能开),最近也为他谋划了一些相亲活动(大丰母亲:“本来已经有点苗头的,就是因为疫情现在又只好摆起了。”),打造个人形象。


● 关于结婚生子,我给你讲个故事: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梦见自己和同桌女生结婚了。从这个梦醒来之后,我觉得很不舒服。回想起新郎新娘站在台上,下面的人乌泱泱盯着他们的场景,我莫名产生了一种恐惧感——我觉得自己好像在被围观群众批斗。

现在想来,我是不是从那么小的时候就对婚姻现场产生了厌恶?

● 当我的家庭责任感越来越淡,我就越来越觉得,为了结婚,要做的改变和牺牲太多了。婚姻当然有很多好处,可是对我来说,它带来的好处没有坏处大。

● 你知道一个数据吗?每年高考一结束,离婚率就蹭蹭上涨。多少夫妻隐忍了多年,在这一刻才可以毫无顾忌地释放掉他们的矛盾。我朋友中离婚的也很多,不少人渐渐变得和我一样悲观。我们这一代人虽然现在也开始步入中年,但是和曾经的中年人相比,我们失去了很强烈的家庭观。

● 我没有否定爱情的意思,可是知音哪有那么好找?你会告诉我也有很多幸福的家庭,可我看别人的说辞也未必是真实的,鸡毛蒜皮丑陋的一面何必告诉你呢?大多数人也只是凑合过日子吧。

● 我承认我对婚姻的悲观可能来源于我过于理想化的期待,我读《红楼梦》,觉得里面的姑娘个个都很美好,但是那么好的姑娘现实中怎么可能找得到呢?

● 我还有一个观点,那就是结了婚就要有小孩,因为不要小孩的话,同居不是就挺好,何必要那张证明呢?

● 我对生育下一代既没有期待也没有排斥,假如我有一天真的结婚了,那就看对方的意愿。孩子一出生就意味着做父母的一辈子操劳,我害怕因此失去自己人生的意义。打个不恰当的比方,父母为孩子义务劳动,在我看来就好像个人为国家做牺牲一样,自己成了别人的配件,“个人”的生活价值在这个过程中是不是就丢失了很多?

● 不结婚的坏处我想象过,可能会因为无法建立自己的小家庭而不自觉地啃老,变成一个败家子、变成一个坏人……

大丰的妈妈:

我其实根本不希望他结婚,因为结婚必然会带来许多麻烦。现在这样,一家人都很轻松。

最近一段时间我看起来很积极,在帮他各种找对象,其实是因为他自己说,如果一直独身到老死。他害怕自己可能会“变成真正的变态”——他不是喜欢日漫吗,可能你们也知道,有些老宅男,长期没和社会接触,渐渐就变得很怪异,甚至扭曲。

前几年他很抵触我们提起相亲,觉得很市侩。这个娃儿其实有很多浪漫幻想,听到家长介绍对象就觉得世俗。但是他很喜欢小孩,所以也想成家,表面上看起来很抵触,或多或少是因为有些不自信吧。

他现在一心想要小孩,完全冲着结婚去,所以对相亲就反而主动一些了。我没有什么要求,条件跟他差不多的就很好。其实相比结婚,我倒希望他多耍朋友,因为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会不一样,他会对自己有要求。

每次他要去见介绍来的女孩子之前,其实很讲究,前天晚上就不吃饭了,发型衣服都要努力打扮。见了面回来,说自己手一直抖,忍不住想上厕所,问我“怎么这么奇怪?”那时我就想,哎呀!他肯定不是真正的不婚主义者。


👇

(五)“我听说现在有人预言疫情过后会经济危机,生活质量下降,我对此无所谓:本来就是底层人民,没什么害怕会失去的。”

大丰的妈妈:

他生了小孩我也不觉得会多让人操心,他如果要我帮忙带我就帮忙,不要就算了。再说现在养小孩好轻松哦:我们小区里有幼儿园,旁边有小学,对面有初中,初中毕业之后,考得上高中就上,考不上就去读技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这个社会饿不死人。


👇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人间|“不想读书了,那回去教书吧”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