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縹

生於香港,旅居英倫第16年

英國有排華嗎?如何對抗歧視

因為新型冠狀病毒,新聞上有不少世界各地的排華事件。最近有幾個朋友問我,在英國有沒有遭遇過歧視?自己還沒有遇上什麽問題,但老實說種族歧視並非罕見 — 假設在英國機會是絕對均等的話,各大公司就不用搞diversity and inclusion之類的東西了。因為近年經常發生恐襲的影響,在倫敦最受偏見影響的族群肯定不是華人; 比起刻意的歧視,stereotyping較多: 例如華人比較安靜,愛買東西,數學好等等。

藥房坐地起價的口罩


在倫敦多年,在大學和職場遇上的人都很友善,也非常習慣和不同文化交流。同事都認識和喜歡香港,香港出事那六個月,不停有人跟我說很支持香港。雖然如此,在街上偶然會遇到不愉快經驗。最震驚一次,是在牛津回倫敦的火車上,坐我對面的白人女人對著手機不停用粗口罵中國人。 她在Bicester上車(一個很大的outlet) , 這個站上車的還有一堆帶著一袋二袋的購物上車的亞裔遊客 (對,就是你想像的樣子)。 火車上的人其實很安靜也沒有佔人家位置。 我也不覺得她在罵我,因為我沒拿任何袋(笑)。 她在我對面罵了十多分鐘,詞匯不多,只是不停地用F字罵中國人來英國只是為了購物。我覺得她只是扮講電話, 但這樣聽著也非常難受。其他人沒反應,我也沒勇氣去挑戰她,只是瞪了她幾次,幸好她之後轉到另一個車廂。

這是我遇過比較明顯的種族歧視,其他不愉快事件,也許跟種族無關,比較似欺善怕惡事件。好像有次在擠擁的地鐵站我被一個迎面走來的人罵我走錯方向,明明同方向走的人有很多,而且對的是我,不是他。我一句冷笑頂回去:YOU are the one who’s going the wrong way。總言之,就算是日常的倫敦,不友善的人是存在的,正如香港,或是其他國家。


疫症發生了一個多月,大部分英國人還處於Keep calm and carry on的default狀態。個多星期前有個英國人去完星加坡開會再去滑雪,在無病徵之下把病毒傳給多人。雖然他不是第一個英國病人,他笑咪咪的樣子卻成了頭條,全名和公司名一同在各大媒體公開(有取得當事人同意)。大家都覺得這個人很可憐,他本人除了抱歉之外也許就只能拿自己當笑話了。換了另外幾個在英國醫院的中國人這樣當頭版的話,應該就惹來不少種族歧視的批評。我覺得普遍英國人在避免racism方面還是非常小心的。

英國新聞報導"超級傳播者" (source: ITV news)


別人的不友善,有需要介意嗎?

試問在這個非常時期,看見任何人咳嗽你自己也可能會避開,聽見說中文的人你也會份外注意。所以,西方人特別介意華人,甚至故意避開,也不是什麼難理解的事。

先前提到認識的英國人對香港印象不錯,這個想法很大機會來自他們本身認識的人(例如中學大學好友來自香港之類)。 相反,如果他們對香港認識有限,就可能會給新聞影響到對整體華人的看法。所以,作為一個遊客和陌生人,你是無法改變他們既定的想法的。既然這樣,也無必要太介意萍水相逢的眼光。


萬一遇上不友善的人,我可以做些什麽嗎?

以我個人經驗有幾個建議:

  1. 遊客通常走得很悠閒。用香港趕投胎式步速其實很適合和任何人保持距離,不用怕人家逃避你,因為你先隔開人家。英國人的衛生意識很低,經常感冒不掩口鼻,保持適當距離感對抗肺炎抗感冒很有幫助。倫敦人習慣不與任何人眼神接觸,時刻和陌生人保持距離,無法瞪你要找碴也有點難度。同時可以假裝local。
  2. 如果不幸有人故意挑釁,你可以選擇要不要和對方對罵。可惜我連用廣東話和路人吵架的勇氣也沒有,所以記住幾個簡單英文就好。例如,如果有人駡 “you f people full of virus!” 你就回 “Yes, you too!” 如果有人駡 “f off to your country!” 你就回 “Yes, why don’t you?” 回應Yes比Sorry 和No好用,因為不管有沒有邏輯, 讓對方見你肯定他的歪理,不知怎樣回應,知難而退才是重點。

以上兩點是說笑,自行考慮要不要試(笑),但想強調的是心態上的轉變。歧視可能是客觀的事,也可能只是主觀的心。不是說: 不要老是說人家歧視你。而是:別人的問題不是你的問題,不用為別人選擇帶有偏見而難過。最後想說的是:只要問心無愧(i.e. 沒有故意發燒到處走)就不用怕他人的想法了,因為你根本控制不了。

疫情和 我們的遠距離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