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 篇作品累積創作 1047 

siberia

墨水酿

名叫西伯利亚的蛋糕是红豆羊羹夹心的,我不明白,比蛋糕的本体论更加让人困扰的是我把它吃掉的事实。连羊羹也都全部吃掉了。边界模糊起来,曾经,不会吃羊羹的我和吃光了羊羹的我,和这不上不下的早春的温度和淅淅沥沥的雨,本质上是一样的,好像只是隔着一道门,门打开了就是外面,就是洪闸被拉开,c...

卑微者

墨水酿

若是遭遇不幸,那么即使是蒙蔽了的嘴也能绽放笑容,脚底能生出春天。我自然不敢去说关于恨的词的,那个念头小心翼翼也不敢扎根。大概剩下的还是爱吧,爱吧,爱啊,可以冲破一个人形的壳,混到凝结的洪流里去的,那里有所有的鲜花和荣耀,落下去是永生的床第。

here is a heart

墨水酿

我的心中充满了爱 我左侧胸口的空洞里充满了爱 我的心脏握在手里 鲜亮亮的 暴露在空气里一抽一抽 这就是我的心了 我的心就在这里了 受难的冠,如果一个人能戴 那么所有人都可以戴 我们一直排斥的暗 波涛汹涌的平等 我们一把火烧成灰 无论是扬起来,攻击对手的口鼻 还是摊开,仔细...

二月二十六

墨水酿

世界会越来越坏,但是我们没有办法。好像所有的反抗都是无力的,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坏下去了。如果说接受了早晚会发生的坏的结果,从而变得心安理得,自由地享受着资本主义社会的福报的话,似乎也不坏。与此相比,想要找到自我表达的话却找不到,描述空气的轮廓和质感变的累赘而且无意义(其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