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dragonfly

We live at the mercy of tech's ineffectiveness.

聊天记录(1):私人关系当中也要讲究“反对歧视”吗?

發布於

“聊天记录”系列会是一个“将我与网友的聊天记录汇集成文”的系列,讨论一些“我原来觉得没有讲的必要,但是既然的确有人会对此感到疑惑我就该把这些东西写下来”的问题。今天的话题源自于下面这位网友的发言:


某网友L:还有左派不都是白左,但是比例确实挺高的,举个例子,什么时候他们配偶的肤色和种族也能按照各种族人口比例呈现正态分布,我才能相信真正消除了偏见与傲慢。

还是说我应该和一个“有着73%白人血统,13黑人血统和5%亚裔血统的人”谈恋爱?



我:很多人不会认同“把公共生活中的道德标准照搬到私人交往当中”这件事。

L:那这不就是义正言辞的两幅面孔么,还能扣上政治正确的帽子。

我:招聘中的反歧视法规背后的道德基础是”同工同酬“,但是这种道德基础在私人关系中太难建立了。原因是私人关系中“从伴侣处能得到什么”的内涵和外延是极为广泛的。

在私人关系中,再傻的人也会最终发现:“我在乎的是伴侣身上的全部,而哪怕TA和与TA具有相似种族背景的人更多地共享了我不想看到的特点,我也不能放弃我对这些特点的在乎。”这就使得“歧视”在道德上难以成立。

想象一个黑色幽默得场面,一个亚裔男性(在美国的婚恋市场通常比较弱势)用楼上的思路控告和自己交往的人歧视自己;等到两个人对簿公堂,法官问她“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没有歧视他?” 当她回答“他生殖器不够大”的时候,你该跟么回答? 这根本“不同工”又哪来的“同酬”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