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怪

香港獨立出版社 dirty press (https://www.facebook.com/dirtypress.hk/) 編輯。多重性格,喜歡詩,亂畫畫。受《水底行走的人》紀錄片啟發,和友人建立「柚子詩社」,繼續不定期詩聚;typo queen,受外星人附身。Twitter: https://twitter.com/Kwanyi_green

《死與生的世界入口》

發布於
日出 (2020年9月,香港)

又見 #日出


有時候,我相信人死如燈滅。有時候,我相信有死後世界,我們可以再見。


2016年外婆過身後,2017年年頭原本plan了去的日本赤岳登山trip還是照去。我希望在一片白茫茫和低溫中去沉澱和思念。可是出發前感冒,上到山已是肺炎,遲了幾乎五天才下山就醫,咳出粉紅色(混了血)的痰,痛到出現幻覺看見登山背包的腰帶插進肺裏,不斷叫旅伴幫我拔出來。在日本終於找了醫院,一照,左邊肺全花。那次旅程沒有租wifi蛋,在每一個transit我就是坐著,無限的等待,覺得自己像一尊雕塑,沒有了波動。


回到香港被即時入院三天。這時才敢通知父母。可幸他們都沒有責怪我(年紀再小一點時應該會罵死),而我也真的大難不死,甚至很快一個月就康復了,也很幸運地沒有在肺留下任何痂影響呼吸。後來我常常覺得是死去的外婆保佑了我。


現在每次看見天上有比較漂亮的天像,我都覺得是死去的親人和友人在看著我,跟我說話。


P.S. 各位如登雪山出現肺炎,真的要立即移往低海拔地方和入院。肺炎,無論是哪種,都可以致命的。珍惜生命,危難和生病時,make decision真的要快和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