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elsakura

中文系在读,日本留学中,读书写作是一生的事业 小说每周三更新,其余时间更新杂谈/书评/日常 约稿:[email protected]

【BL小说】【NSFW】无性之地-2

(edited)
雅什丽是我的妹妹,我们是双胞胎,她晚了我几秒出生,因此她是妹妹,我是哥哥。

雅什丽是我的妹妹,我们是双胞胎,她晚了我几秒出生,因此她是妹妹,我是哥哥。

她最喜欢穿橙色的印花裙子,因为是我的双胞胎,所以当我不想面对家教的时候,雅什丽会代替我。

家教本来就有点老花眼,认不清我们兄妹的区别,还会夸她:“你为什么开窍那么快了啊?”

可惜事情很快就暴露了,爸爸很生气,叫雅什丽把头发留长。

于是雅什丽的头发越来越长,被妈妈编成了两股麻花辫,就像棕色的麦穗一样,在阳光下就像金子。

……

周末采购的时候,她最喜欢吃草莓蛋糕,但因为有蛀牙,爸爸妈妈不给买,每到这个时候雅什丽总会跺脚大哭,赖在甜点柜台前不走,直到爸爸妈妈妥协。雅什丽才会破涕为笑,像胜利者一样看着柜台收银员将她心爱的蛋糕包起来。

她最喜欢吃草莓和奶油,却讨厌干干的蛋糕胚,每次都把它剩下来给我吃。

——摘自《我的妹妹雅什丽》。



距离那件事已经过了几天。

阿什利在这几天内一直努力让自己集中精神工作,写讲义写稿子,为即将到来的学会做准备。

驻校作家拿到的合约总是不稳定的,工作没几年就要找下家去,虽说“小说家”这个头衔在很多人看来和社畜有天壤之别,他们似乎日常泡在咖啡店里,随便动动脑子写点东西就有几十万进账……

以前阿什利也怀揣着类似的文学梦想,认为自己天赋异禀,只要作品写出来就是震惊文坛的程度。

然而现在的他看着手机里与编辑的通话记录,只想灌自己一瓶酒睡上个几天几夜。

编辑对构思大体上很认可——记者与妓女的故事——只是指出了内容上的空洞,比如“堕落的女Omega遇到伟光正的男性Alpha并得到拯救”这种剧情太俗套了,没有读者爱看早能预知到结局的故事。

但自己获得的素材就到这里为止了。

阿什利脑袋开始疼——他又回到了那天,那条深巷,面对那个Omega,那个房间弥漫着性欲的气味……

再找回人家吗,不可能了,他不可能回到那条街上去,那里的一切都令阿什利反胃。

想着想着,手里在写的讲义也继续不下去了,阿什利索性将电脑关了,草草收拾了下桌子,躺倒到一旁的床上。

桌上的名片盒因为他的动作而被弄倒了,印着阿什利名字的名片掉出来,滑落到地上。

阿什利做了个漆黑的梦。

梦里,他一直来回挺动着腰,似乎被什么吸着一样,按着对方的头,让那人跪趴着。

兴起之时,阿什利抬起巴掌打在那屁股上,对方泪汪汪地往回看,那双黑眼睛里浸满了泪花……

阿什利扯着那人的头发,与他亲吻,嘴唇与嘴唇纠缠,唾沫被捣碎,发出细微的水声……

一切戛然而止,阿什利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舌头还伸在外面,下面就像做梦一般站立着。

眼睛,那双黑眼睛。

阿什利侧了个身,从一旁摸出手机,随便进了个色情网站,一手搜索自己爱的那几个词,同时另一手拉开拉链,往里头探去。

视频里的裸女被肆意摆弄,装满假体的胸部如两个气球一样生硬地挤来挤去,完全不见天然的肉感,她那打满玻尿酸的脸浮肿而僵硬,仿佛一个劣质的橡胶性爱娃娃……

阿什利喜欢天然的美女,对于假脸假身材的一向不屑一顾,当然,他认为干什么都是她们自己的自由……

也是当然,宣泄欲望的时候除外。

于是欲望被释放了出来,溅到床单上,阿什利抽了几张纸巾将它们马马虎虎擦掉。

高潮的时候人的脑子总是不由自己,会飞快闪过许多平日道貌岸然时不会有的下流想法,原始的兽性总是在这个时候露出真面目,它与死亡一样,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而在攀到巅峰后,总会急速坠落,掉入回潮的理智里,让羞耻与自责冲刷自己——

就和阿什利现在一样。

那双黑眼睛,如两颗星星,在他的脑袋中突突地闪,闪出突突的痛。

阿什利坐起身,使劲摇摇头。

“靠,绝对是压力太大了。”

阿什利刚想起身,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作家先生,我想你应该是忘了什么东西。”



阿什利没想到自己会再次见到比依。

照对方的说法,自己那天掉了张名片在房间里,因此比依才得以知道阿什利的联系方式。

廉价快餐店里,比依明显很得意,在阿什利面前晃着名片,一副抓到你把柄的样子。

“没想到我还算见过你,”比依笑嘻嘻地,在阿什利看来,他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似乎自己上次对他说的那句“你没救了”并没造成多大伤害。

“那本写小镇青年的书是你写的吧?我在旧书摊翻到过,你的照片就在扉页上……”

“你究竟想怎么样?”

阿什利抱着手,眼前的可乐汉堡一点没动,脸色倒是和汉堡里的牛肉饼一样黑。

“诶,别那么大恶意嘛,那天我还以为你是为了搪塞我才找借口什么取材的,没想到真是这样。”

比依将名片放到油腻腻的桌子上,两根手指摁着它的边缘,将它滑到阿什利面前。

“但只有那一次远远不够吧?我猜你一定是被编辑说了……”

看着阿什利脸色从牛肉饼一样的黑变成了酸黄瓜一样的青,比依心里一阵得意。

“我可以告诉你更多。”

比依贱兮兮地笑着,朝Alpha抛了个媚眼。

阿什利搞不懂为什么如此清澈的眼睛上会长一个不正经的人。

“不过老兄,你本名居然真叫阿什利,这难道不是个女名吗?”

阿什利将那张名片收进手心里,使劲揉皱。

见对方没有拒绝,比依开始用套近乎般的语气和他说话:“总之我没看过有男的A会起这个名字的,特别它……呃,和你的样子还蛮不搭的。”

“……我本来有个妹妹叫这个名字,”阿什利将揉成一团的名片纸放到餐盘旁边,“我早她出生了几秒,但她没支撑几分钟就夭折了。”他用稀松平常的语气说到。

“这样吗?”

比依脸上的表情只是普通的遗憾而已,可他的眼睛出卖了一切,就如同为阿什利诉说的事情而悲伤一样,代替了对方所有的叹息与祈祷。

“很遗憾听到这个。”

“没事的,”阿什利耸耸肩,“这对她来说或许是好事,不用受那么多苦了,浑身病痛苟延残喘几年也不比夭折好到哪去……”



在阿什利十岁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有个妹妹”这个事实。还是有一次,他在柜子里乱翻的时候,看到压箱底的女童装时才发现的。

他问爸爸,而对方很快压低了声音,对阿什利说,不要和你妈妈说这个。

妈妈因为心理疾病一直在接受治疗,关于各种原因,她只说是生完孩子的焦虑导致,只是具体怎么样,一直没对阿什利开过口——毕竟父母有很多事情是不会和孩子说的。

阿什利也是因此,开始进行想象,想象有妹妹的生活将会是什么样子,他又会变成什么样,并开始最初的写作的。

他初中的作文《我的妹妹雅什丽》得过奖,并被刊载在杂志上,被作家老师们盛赞。

这是阿什利文学梦的最开始,也是他一度认为自己天赋异禀的原因。

可是——如果让现在的阿什利发言的话,他大概率会说:《我的妹妹雅什丽》的诞生,才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巧合。



“也许吧。”

刚刚那些吊儿郎当的神情此刻被比依收了回去,一切聒噪落了地,消散在空气中。

突如其来的安静令阿什利感到有些不习惯,毕竟坐在自己对面的Omega刚还一脸挑衅地就像想把自己再激怒一次那样……

“那我也和你说说自己的事情吧。”


雅什丽这段其实是一年前原大纲里头没有的,现在我又加上了。

因为当初决定攻叫阿什利的时候,我意识到这个名字有点女,于是就在第一章安排了阿什利看到小女孩,最先以为她是比依妹妹的情节。


PENANA链接

Kadokado链接

投票链接:编号5063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BL小说】【NSFW】无性之地-1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