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elsakura

中文系在读,日本留学中,读书写作是一生的事业 小说每周三更新,其余时间更新杂谈/书评/日常 约稿:[email protected]

【BL小说】【NSFW】无性之地-1

“他们至少只是操,单纯的操,不会突然发癫抓你头发或掐你脖子。”

阿什利从酒吧柜台上醒来,头晕得可以。

他为什么在这里?哦对,记起来了,是被同事约出来喝酒了,而他最近烦心事不少,也就答应了。

最近没有一件事顺利的,阿什利掐了掐自己眉心,将上面的疼痛揉轻了一点。

工作繁忙,小说写不出来,别说卡壳了,他压根连一点灵感都挤不出来。

编辑说这个月末前至少要把大致构思给他——可阿什利现在毫无头绪。

继续写小青年的奋斗史?他上一本就是这样的,销量平平,没几个月就进了打折区。写恋爱故事?他当然想过,但却被编辑否决了——照对方的话说,阿什利不适合这种“细腻的故事”……

是,他,阿什利,大龄Alpha,三十出头未婚未育,十足的一个大老粗。

自己一喝多就会倒头大睡,就算天塌了都叫不起来,每到这时候酒友都会抛下阿什利先行离开——然后发短信对他说,记得把酒钱转给我。

阿什利推开酒吧吱呀作响的门,眼前是一片荒凉的街。

冷风吹进脑子里,阿什利又清醒了一点,理智思考稍微回笼,他开始在记忆里搜集关于这个街区的印象。

穷,乱,案件频发,治安出了名的烂。

同事一开始拉阿什利来这里喝酒的时候,他是拒绝的,可挡不住对方对自己再三热情安利这的酒有多好喝多好喝……

实际上也就那样,阿什利再次揉了揉额头,开始后悔起为什么要被对方忽悠。

现在已是晚上,七八点的样子,偶尔有车子擦身而过,卷动路边的旧报纸与一阵灰尘,苍白的路灯一闪一闪,对面的卷帘门紧闭,上面被喷漆写着令人难堪的脏词。

阿什利对街头的人总是没有好感,那些混混,帮派成员,妓女,在他看来他们沦落到那个地步全是咎由自取。

空气里全是大麻的味道,搞不清楚是真的叶子还是信息素,阿什利将外套拉链朝上拉了一截,加快了脚步。

可他很快又停了下来。

对面的巷子里——如果阿什利没有看错的话——一高一矮两个人影正相互推搡着,就好像起了什么争执,高的那个嘴里骂骂咧咧,用手扯着矮的那个肩膀,好像下一秒就要动手了一样。

而矮的那个明显冷静很多,似乎一直试图在跟高个子讲道理。

等阿什利脑袋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二人中间了。

“嘿,”他开口,推了一下大个子的胸口,喷出一嘴酒气,“有话好好说,动粗算什么男人?”

被推开的大个子比阿什利还矮一点,似乎是感受到了他信息素的威胁,瞬间就像漏气了一样,身体都有点缩了起来,往旁边啐了一口,悻悻然地走了。

看着男人的远去,阿什利转身,想问矮个子怎么样了,眼睛里却撞入对方不悦的表情。

矮个子男人身高只到自己胸口左右的位置,身体的大部分被包裹在一件过于宽大的卫衣里头,肤色比阿什利还深一点,但脸上的胡子刮得比他干净。

“你把我的客人赶跑了,老兄。”

矮个子并不领情,将双手揣在胸前,一脸不快。

“刚我们好不容易才谈好价钱。”

他的五官怎么样,阿什利并不好评价(他一直不擅长评价同性的外貌),可那双眼睛——清澈的圆形的大眼睛,似乎随着对方的情绪而变化它的颜色,却如彗星般一瞬间冲破他心中的白昼。

尽管从对方口中说出的,并不是太高尚的语言。

——他是个卖身的。

阿什利一时间舌头打结,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而对方看他这个样子,更向前一步,咄咄逼人起来。

“你说怎么办?我今天的钱都赖在这一次上呢,这下好了,全泡汤了……”

男人是个Omega,只是那本该柔软清新的信息素,此时却随着对方的不满,而泛上了有点刺鼻的,烟一样的味道。

“要不这样吧,我在这个巷子里给你口一发,你给我钱,这事儿就算了结了。”

男人指了指巷子漆黑的深处,布满垃圾与尿渍的那面墙,阿什利只瞟了那里一眼,胳膊上汗毛就竖了起来。

他摇了摇头,脑子在一团乱麻中,使劲找寻脱身的办法。

“要不直接给我钱。”

对方抓住阿什利手腕,手劲大得有点超乎他想象,黑眼睛紧紧盯着他不放。

“不然……不然这样吧!”

阿什利开口,声音大到他自己都难以置信。

“我正好要写一部小说,大概就是……街头的故事吧,但是正愁没有素材呢。”

男人稍微松开了一点,有点奇怪地盯着阿什利,但没有回话,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你也许可以接受我的采访,就讲讲你的经历一类的,放心,会有报酬的。”

阿什利滔滔不绝,舌头顺着说了下去,将钱包掏出来,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一样,将里面的钞票给对方看。

看到对方确实有钱,男人后退了一点,转而有点迷茫地看着阿什利。

“你叫什么名字?”

这回轮到阿什利向前了,如同攻城略地,他感觉自己正一点点取回Alpha的主动权。

“……比依。”

大眼睛的比依将看向别处,他周身的信息素随着态度的软化也跟着淡了下去,原来的味道逐渐显露了出来——透着一股淡淡的清香的味道,让阿什利想起了放了很久的干花。

“到我家再说吧。”



一进门,阿什利便看到一个小女孩坐在餐桌旁,晃着脚写作业。

她见到自己,似乎没什么奇怪的,对比依说了声:“你回来啦。”

阿什利有点呆住,而比依也没什么奇怪的,一副早就习惯了的样子,上前亲了亲小女孩的脸颊,柔声对她说了几句话,然后将阿什利领到自己的卧房里。

“她是你的……”阿什利依旧朝餐桌的方向看,“妹妹?”

“女儿。”

比依关上了房门,咚地一声。



阿什利本以为自己找回了主动权,可他错了。

比依拒绝和他坐下来好好说话,相反,似乎是回到了家,在自己的地方给了他底气,无论阿什利说什么,总会被他往“为什么不亲自来一次”上头引。

“哪那么大费周章的,”比依把玩着手上的假阳具,在它头上弹了几下,“身体会告诉你一切。”

然后他把假阳具伸了出来,阿什利接了过去

比依伏趴在床上,裤子退到膝盖的位置,像狗一样撅着屁股,被阿什利用假阳具来回进入着。

润滑剂的味道与信息素湿粘地纠缠在一起,将室内空间沾满了,呼吸间都令阿什利感到不悦。

脑袋更热了,他心烦意乱。

而比依偶尔哼唧了几声,听不出情绪。

“有时候……”他有点嘶哑地开口,“有时候一些Omega或者性无能Alpha也会要求这么做,实际上我更喜欢这样。”

阿什利将假阳具抽了出来,上面的青筋纹路,白色的皮,粉红色的龟头,裹上粘液,尺寸壮观又极尽逼真。

“就是用这种……畸形的东西?”

阿什利感到反胃,下颚发酸,可同时一阵火却从下头同时窜起。

“他们至少只是操,单纯的操,不会突然发癫抓你头发或掐你脖子。”

比依平淡的回答令阿什利紧皱眉头,眼前的对方在他看来与一滩软烂的粘土没有区别。

“你是指性异常?”

“在这种地方你就算死了也没人追究。”

阿什利将假阳具放到一边,意识到对方的缺乏兴致,比依也识趣将裤拉上去,半坐半躺在床上。

看见对方没所谓的态度,阿什利只觉得那火苗烧得更旺了,脑子也跟着一起发热了起来,突突地冒着橘红色的光。

“那个小女孩呢?”

“在隔壁房间睡觉呢。”

“你干活不怕吵到她吗?”

比依耸了耸肩:“她听话,不会进来的。”

“你确定这样对孩子好吗?”

阿什利强压着升腾的怒火,感觉呼吸都在发热,随着下体一起,一触即发。

“你给我钱不是来谈心的,先生。”

而比依不打算将它浇灭。

变本加厉,Omega指了指Alpha的胯下,对那早已勃发的部位勾起嘴角。

“你这里绷得很难受吧,”他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状似无辜,“需要我帮你吗?”

那对眼珠子直视着Alpha脸上的黑云,带着笑意。

“这次免费哦。”

一切就这么爆炸了,阿什利身上的信息素肆意瞬间将比依包裹在其间,令他浑身瞬间脱了力,而Alpha骨节分明的大手抓住Omega黑软的,略长的发,扯动他险些被压下去的头颅,另一只手解开自己的拉链,将勃发的玩意塞进那张刚还出言不逊的嘴里,直堵到喉头,将所有待出口的话堵了回去。

比依下颌发酸,喉咙里只能发出短促的咕噜声,舌头被青筋摩擦,眼角渗出泪来。

阿什利将对方的嘴唇按在自己的睾丸的位置,在一阵灼热的喘气与剧颤后,将怒火随着精液灌在了比依的喉咙里。

随即他拽着对方的头发,将他的嘴巴从自己老二上撤出来。

而比依尽管眼睛里渗着泪花,却还是将那些玩意吞了下去,甚至发出响亮的吞咽声——阿什利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

Omega擦了擦嘴:“这下你满意了吗?”

眼泪从比依颊边落下来,却只是被他眨掉的,对方的表情不见半分软弱,这让阿什利刚被灭下去的火似乎又有了复燃的趋势。

“你没救了。”

最后阿什利撂下这句话,拉上拉链,拿上自己的东西出了房间。

那小女孩依旧坐在餐桌前,用她那对与比依有八分相似的眼睛看了阿什利一眼。

“你把他打了吗?”

不过才六七岁的样子,阿什利却从女孩脸上看到与年龄不符的沉着。

也是,毕竟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刚刚的怒气转而变成了怜悯,阿什利深呼吸了一下,推开最后眼前的大门。

“不。”他生硬地这么回答道,向前跨过门框,走出了比依的家。


因为看到其实很多人拿在penana已经收过打赏的文去参赛了,所以我想,应该没问题吧。

于是就顺带在matters也发了,就和我以前说的一样,虽然在matters也会发,但其他平台一定会同步的。

大纲已于2021年完结,可放心(?)食用

封面是免费素材库的。


PENANA链接

KadoKado链接

投票链接:编号5063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