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elsakura

中文系在读,日本留学中,读书写作是一生的事业 小说每周三更新,其余时间更新杂谈/书评/日常 约稿:[email protected]

神秘朋友与三个梦境

快一年前被退的稿子,现在看大概属于一种童话风(?)总之在matters存一存。

在陆槿15岁的记忆里,一定会有小花的影子。

她就像一阵香,唐突地飘入她的生活。

“这位是木小花,大家要好好相处哦。”

小花留着瀑布一样的黑色长发,开朗地跟大家打招呼。

“我叫木小花,今天就是大家的同学啦!”

她坐在陆槿旁边,刚一落座,就将手拍到对方的肩膀上。

“很高兴认识你!”

自从跟木小花认识之后,陆槿又开始做梦了。

在升上高中后,肩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就算陆槿现在才高一,但也不得不面对三年后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压力。

生活繁忙,自然没时间做梦。

陆槿并非不怀念以前能自由自在做梦的日子,在那些梦境里,她可以是一头喷吐火焰的恶龙,可以是用万匹丝绸织出华贵衣裳的大裁缝,也可以仅仅只是城外的一朵花,被公主采下,再嗅闻。

而现在这些都回来了。

陆槿身处于无尽宇宙中,脚下是银白的地面。

她是登月的太空人,此时的情景正被摄像机记录下来,全世界转播。

现在应该跟大家挥手吧?陆槿想。

——但有没有更有趣的法子呢?

她看向自己的手杖,脑中冒出一个想法。

说做就做,陆槿将手杖的尖尖刺向月球灰色的沙子里,在上面画上一个大大的笑脸。

至于为什么月球上还有重力,这不是她在梦中考虑的事情。

画完后,陆槿脸上绽开巨大的笑容,对着地球,大幅度挥手。

挥着挥着,就醒了。

陆槿躺在床上,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由于心情好的缘故,在吃早饭的时候,陆槿又一次跟妈妈说出了自己当美术生的想法。

对此,陆妈妈一如既往地皱了皱眉头。

“那种东西,没出息的。”她将一个荷包蛋放进陆槿盘子里,撇了撇嘴。

“我有个朋友就是搞艺术的,你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吗?做起微商了!”

而陆爸爸看着报纸,没说话。

陆槿的心情瞬间低落了下来,没精打彩地“哦”了一声,出了门。

课间的时候她跟木小花说了这件事,果不其然,收到对方的鼓励。

“别管别人怎么说,坚持自己的理想就好!”

木小花说着,将陆槿给她画的漫画人像拿出来。

“我相信你。”

很多人安慰起人来总是轻飘飘的,但木小花不一样,每次都能让陆槿感受到真正的支持。

认识不过才一两个月,二人就结下深厚的友谊。

她好像自己一个好久不见的老朋友啊,陆槿有时会这么想。



在第二个梦里,陆槿变成了一间旅馆的老板娘。

她每天做的,不是将钥匙给客人,就是搞卫生。兴致来了,便烤烤甜点,看看书。

这是一个幻想中的异世界,每天有无数冒险者为了讨伐恶龙而走上征程。

有天,酒吧里开了派对,陆槿将自己烤的甜点送去那里,正好被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勇者看到了,他举起酒杯,调侃起她:

“嘿,老板娘,你难道就甘于被困在这一点点地方吗?”

“什么意思?”陆槿将烤盘放下。

勇者从自己盔甲里面拿出一个钱袋,朝她晃了晃。

“你听听。”

啪一声,钱袋掉到桌子上,里面满满当当,全是沉甸甸的金币,其中还夹着几颗璀璨的钻石。

“我只要出去这么一趟,杀掉几只魔物,就有这些报酬!”

勇者仰头灌了一口酒,打了个巨大的嗝。

“这可是您累死累活半年赚的钱!”

紧接着,陆槿看着金色头发的年轻勇者大笑起来。

可没等他得意太久,酒劲就上来了,青年弓着身子,“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他身边的人看见一摊秽物,一哄而散。而陆槿很快将水桶连带着拖把提了过来。

“这下你懂了吧?”

陆槿把水往地上一泼,握着拖把狠力拖着地,将勇者的脚挪开。

“没有我的话,你今天只能睡在自己的呕吐物里了。”

说完这句话后,陆槿醒了。

她又一次在餐桌上向父母说出自己的想法。

这次妈妈没有反驳陆槿,而轮到爸爸开了口。

“你想学美术的话,我不反对。”他的话中语调平平,却十分严肃,“但我还是希望你考虑一下,小槿,这样对你的前途来说,是否有意义?”

“当然有意义啦!”陆槿反驳道,“我喜欢画画!”

听到她的回答,爸爸只是冷笑一声:

“喜欢,喜欢能飞黄腾达吗?”



陆槿没再说什么,咬着个馒头出门了。

放学后她拉着木小花去喝了奶茶,将没说的话全部吐了出来。

“做自己喜欢的有什么不好?”她用习惯拌着奶茶里的珍珠,“难道非要跟那些优等生去争,一定要飞黄腾达吗?可我只想做个普通的美术老师啊……”

而木小花不发一言,只静静倾听着。

最后她指了指奶茶店外的共享单车:“我们去海边吧。”

从奶茶店到海滨公园的路大概有3公里,踩着单车时,陆槿感到柔软的风灌进短袖里,舒爽得她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烦恼。

木小花的长头发也被风扬了起来,就像黑鸟的翅膀。

她好像女巫哦,陆槿想着。

现在正值秋天,海边游客寥寥无几,灰色的海面倒映着暗沉的天空,只有几只海鸥停留在沙滩上。

“我喜欢海,却又害怕它。”木小花将自己的头发拢到耳后,语气中带着点悲伤。

她的话让陆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刚开口想问,一阵强风就吹了过来,让陆槿险些睁不开眼睛。

唰一声,木小花手上赫然多了一把扫帚!

她跨上了它的长柄,在身后留出了一个位子。

“送我回家好吗?”

陆槿也跟着跨上了扫帚,将手放在木小花的腰上。

她们就这么起飞了,脚下的景物急速变小,直到建筑物变成了一个个黑色圆点,海洋变成了一片平常的水,陆槿才感觉上升停了下来。

二人在空中飞着,扫帚的速度慢悠悠的,就像坐在车里一样。就算周围没有任何防护用具,好像一翻身就可以掉下去,可陆槿并没有害怕。

而与此同时,有什么记忆,在她脑海深处复苏了。

木小花,小花……

“你难道是?”

“嗯,好久不见了。”

木小花黑色的长发扫到陆槿脸上,她身上的香味让泪水一瞬间涌上她的眼眶。

“你还活着?”

陆槿抓着木小花的衣服,就像要把它揉皱了一样。

“是啊。”

一阵不稳的气流袭来,让扫帚上下颠簸了几下。

“但是那时候你明明,明明……”

陆槿搂紧了木小花的腰,像是要拼命感受到她的真实存在一样。

“明明死了,是不是?”

被暂时遗忘的记忆又涌了上来,陆槿又回到了小时候。

一具小小的,苍白的尸体躺在岸边,被急救人员围着,黄色警戒线拦了一层又一层。

耳边掠过的风就像哭号,陆槿深呼吸了好几下。

“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对吗?”

“那就看你怎么想了。”

木小花操纵着扫帚从两座高山中间穿过,陆槿看见一座岛,耸立于其上的城市在金红的夕阳中闪着琉璃一样的光华。

扫帚在岛上降落了。

“谢谢你送我回家。”

木小花朝陆槿微笑着道谢,而陆槿呆呆地站在原地,完全无法动弹。

“你心里一定很多疑问吧?比如,为什么我会复活,这座岛又是怎么回事。”

她指了指身后的城市,在天光下,那些高耸的建筑群更给人以雄伟的感觉。

“这些暂时都是秘密哦。”

陆槿看着木小花将手指抵在嘴唇上——就跟小时候一样。

“现在你只要知道,我支持你。”

木小花走上前,将陆槿抱住,抚摸着她的背。

“希望当我们再见的时候,你是满足,幸福的。”

环绕着自己的怀抱松了开,木小花朝陆槿挥了挥手,转身就要离开。

而陆槿终于回过神来,急忙伸出手想挽留,但在凄清的海风中,只抓住了对方的一根头发。

随即,晨光照入窗户,陆槿睁开眼睛。

“小花……小花……”

她摊开手,里面什么都没有。

到学校后,陆槿身边的位子空了下来,一问木小花的名字,大家都说不知道。

她的到来与离去就像一场梦,就此消散了。

小花,小花,陆槿复述着这个名字。

她是自己儿时的玩伴,因为溺水,去世的时候,只有五岁。

小时候她们最喜欢玩角色扮演游戏,陆槿什么都喜欢扮一下——从太空人到恶龙再到旅馆老板娘,而木小花喜欢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女巫。



“欸,你基本功不错哦。”

美术老师走到陆槿旁边,看着她画中的人像。

“没有模特居然还能画得这么传神,不错,是搞艺术的料子。”

“多谢,”陆槿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我是想着我的朋友画的。”

“至于你父母的问题,我试着跟他们说说吧。”

老师安慰地拍了拍陆槿的肩膀。

“老一辈确实会比较死板……”

而陆槿无声地点头答应,眼睛却停在画中的少女——木小花脸上。

我会的,她在心里说。

我会努力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然后,跟你见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