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毛線球

乏善可陳 IG: sacchaphilia

干和五十五歲,他憎恨人類

發布於

干和五十五歲,他憎恨人類。

不論黑人、白人、紅皮膚或黃皮膚,干和都討厭他們,絶無種族歧視。他喜愛世上各種生物,人類除外。「跳虱也不會殺害宿主。人類自私又虛偽,地球先生如今岌岌可危,非常時期應行非常辦法。」

荒謬是瘋子的設定應用程式。干和認為暴殄天物有違參贊化育的天德,因此信奉一種變質的「飛根主義」(Freeganism):干和只吃被車輾斃的動物屍體。

每天早上,他都會駕駛電油混合車在七十號高速公路上來回奔馳。發現疑似「獵物」時,他先慢駛至路肩,戴好塑膠手套後才下車檢視。干和走近屍體時更會大動作揮手向車輛示意繼續前進,此舉反而令不少司機停車詢問是否需要幫忙。

常餐是浣熊或兔子,間中有松鼠或雉鷄。干和不吃貓狗,遇上受傷的流浪貓犬更會帶牠們去附近的獸醫診所。

有一次,他遇見一隻受傷的狐狸。那狐狸被車撞倒,胃腸流瀉在發熨的柏油路面上,內臓閃閃發亮。干和走近探視,狐狸還在輕哼低叫,嘴臉沾滿碎肉塊。自此以後,車廂後座多了一根壘球棒。

屍身發霉變綠不成問題,蛆蟲密佈的傷囗並不令他感到嘔心:「秘訣是選擇恰當的部分,別浪費蛋白質。」他先在花園中把屍體淸洗乾淨,再放在車庫的工作臺上以手術刀切掉皮毛及壞死組織。事成後以保鮮膠袋密封肉塊,那堆四肢僵硬的田鼠,沒頭沒腳的麻雀,大包小袋都放在小屋冷藏櫃之中。

那天好事終於降臨:一顆隕石將要墜落地球。此後半年,干和每晚飽餐燉兔肉及燴浣熊腿,飯後更來杯白蘭地欣賞電視上的末日景象:店舖被㧜、人群扭打在地、哭泣的小孩俯身拾起玩具。無政府狀態下百物騰貴,大家都已逃去高山洞穴內等侯最後的審判,島國上已少有人住在城市中。食物短缺,狐死狗烹,野生動物及家畜都被人偷獵吃光,干和只能吃早前置備的蔬菜罐頭。吃多了白開水煮土豆,他不禁想起在公路上「偷腥」的日子。干和久未服藥,兩頰深陷,蒼白的臉反射出電視節目的藍黃紅綠,血眼從眼眶裡凸出來:「約翰遜博士說得好,英雄都喝白蘭地。」

預計末日的前天,干和走入森林用手挖出那桶偷來的汽油。他拖拉膠筒,蹣跚走到自殺鄰居的旅行車旁。干和找出早前搜掠得來的車匙,打火十多次,爛車終於發動,引擎聲搧動心頭那股吃肉的衝動:「穆罕默德要走向那座山!」他誓要駕車去撞死路上的任何生物。

干和駛出小路,爬上五十四號幹道。柏油路面雜草叢生,滿佈廢車路障,世界恍如一個巨大的廢鐵場,車速因此受限。前往沼澤途中,干和看見路邊有白骨,擋風玻璃骯髒不堪,他瞇眼掃視四周的野草叢,油門隨忐忑心情一放一收。

忽然之間,三十米外的下坡路上有顆毛茸茸的大灰球從廢車間跳入路中。

干和的腎上腺素𣊬間飆升,唾液如泉湧。他使勁踏盡油門,衝向巨兔。

引擎發出怪聲,大灰兔嚇得愣在原地,轉瞬牠以箭步跳向馬路另一頭的大野地。

此時有個小女孩從廢車後竄出,雙手向前追向灰兔,干和才發現煞車器失靈了。

時間恍似慢動作鏡頭:他猛踩失靈的煞車器/旅行車在下坡路上作慣性運動/路面的坑洞令車身起伏不定/女孩繼續向前奔跑/風吹起她的白裙/巨兔沒入草叢中/干和急扭軚盤/樹龫就在眼前/鼻尖碰到爛玻璃/染血的木紋。

小女孩回頭看看冒煙的汽車,轉頭跑入雜草叢中高喊兔子的名字。她東找西尋,不一會後跑回來處,冒煙的汽車已經寂然無聲。拐多少彎,繞過層層廢堆,小女孩終於走回河邊,溪流中的爸媽捲起衣褲,不知在水中找尋甚麼。

「爸爸!阿積不見了!」小女孩身上全是污泥,小手頭髮黏滿芒草。

「誰是阿積?」媽媽撥起額前的一綹紅髮問道。

干和閉起雙眼。小白裙仍在漆黑中隨風飄揚,上面的黃花刺繡亮麗刺眼。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